风瑾意识到不好,生怕风珪是要写休书。

    虽然他对这个大嫂没什么好感,但若是休妻,这便涉及到大哥的家事了……风珪休不休妻,风瑾并不在意,但风珪休妻的理由若是因为长生这件事情,风瑾却不能坐视不管。

    风珪看出风瑾的担心,叹息道,“莫要多想,与长生无关?!?br />
    说完这话,他对着风仁夫妇请罪。

    风杜氏是宗妇,休妻不单纯是夫妻两人的事情,说大了,还是整个风氏的大事。

    风珪还不是族长呢,这件事情肯定会给风仁带来一些麻烦。

    风夫人将他扶起,“苦了我儿,说到底还是为娘不好,选来选去竟然选了这么个不着调的?!?br />
    风杜氏在中诏的名声很好,家世也强,由此推断,学识教养和德行肯定不弱,风夫人也是看中了这点,才将风杜氏纳入重点考量对象,几番查探,风杜氏的确很优秀。

    谁知道,中诏和东庆的国情差距这么大,连世家贵女的标准都天差地别。

    风珪忙道,“此事是儿子不孝,内帏不修,反而多次劳累母亲……如今,该有个了断?!?br />
    风杜氏的小毛病,风珪能忍受。不过是贪财、嗜权、善妒、小心眼,风氏有财,她又是宗妇,族中中馈到最后肯定是她掌管,风珪对于男女之色看得很淡,风杜氏入门之前没个通房,入门之后更不曾纳妾,时间久了她也能明白,至于小心眼……只要不影响正事就行。

    几次暗示明示,对方权当耳旁风。

    当风珪不想纠正?

    风珪试了几次,对方故作眼瞎或者屡次犯错,他能如何?

    直接不给她脸面,当着外人的面义正言辞指出来?

    夫妻本一体,不给风杜氏该有的尊敬和脸面,这跟当众自我掌掴有什么区别?

    风珪私底下说了无用,请了母亲指点也无用,这般费心体谅反而让她越发嚣张。

    他不介意风杜氏出身和容貌,但谈吐、教养和学识一定要达标。

    若是连这些都做不到,宗妇这个位置让她继续坐着,祸害的便是风氏下一代!

    风珪以为,哪怕她做不好宗妇,总能当好一个母亲吧?

    结果嘞?

    两个儿子十指的指甲多久没修剪了,指甲缝里全是黑渍,窥一斑而知全豹,风珪甚至能想象出风杜氏一边咒骂不停,一边忽视两个年幼的儿子。也别将这个锅甩到仆妇身上,连亲娘都不尽心,指望一群仆妇能面面周道?御下不行,为母不慈,当真让风珪失望透顶。

    他提笔写了和离书而非休书,算是保全两家脸面。

    风瑾唇瓣翕动,劝了两句,奈何大哥心意已决,他再劝也无用。

    长生敏锐察觉出大人们的气氛不太对劲,低低抽泣,窝在魏静娴怀中,不敢大哭。

    落下最后一笔,风珪面色已经阴沉如墨。

    “**?”也不知什么时候,长生脱离魏静娴的怀抱,下地蹭到风珪身旁,抬手拉了拉他的衣袖,一副犯错事的表情,风珪叹息地抚了抚长生发顶的小辫子。

    在孩子这件事情上,风杜氏有错,他也有。

    长子今年三岁,幼子虚岁两岁,全都是嫡子,年纪也比长生大,但都没有长生壮实。

    “伯伯替两位小堂兄给长生道个歉,莫要气他们好么?”风珪温和道,“他们比长生年长,但都没有尽到兄长的职责,伯伯回去会好好罚他们。等他们知错了,再让他们给长生道歉?!?br />
    长生一边点头,一边嗯了一声,挂着泪痕的脸上又露出傻傻的笑容。

    见状,风珪心中更是感慨万千。

    弟妹是个好的,将孩子和家庭照顾得很周全。

    风瑾倒是有些担心,生怕这件事情成为他们横隔在他们兄弟间的一根刺。

    风杜氏在房间等了良久,终于等到风珪披着暗沉的月色归来。

    “郎、郎君……”

    想到之前的事情,风杜氏底气略显不足。

    风珪道,“坐下,我们谈一谈吧?!?br />
    风珪经受的教育便是尊重妻子,只要不出意外,夫妻俩肯定要捆绑一辈子的,为了家庭和睦,充分的交流很重要。刚成婚那会儿,他经常抽空与风杜氏找话题,多多了解她。

    结果呢?

    风杜氏一开口就把天给聊死了。

    次数一多,一头热的风珪也冷静下来,夫妻俩仅是面上交情。

    风杜氏与他对坐,心中惴惴不安,一边暗中观察风珪的脸色,一边嘴上道歉。

    “郎君,今日的事情,的确是妾身的错……”

    风珪道,“长生满打满算一岁半,你当大伯母的,身为长者却对晚辈不慈,这话可有错?”

    风杜氏面色一白,好似刷了一层白漆。

    之前是她把天聊死了,这次换成了风珪。

    “这、这不是弟妹教养女儿无方的过错?长生年纪是小,但正因为小,才需要教养板正?!?br />
    风珪冷着面道,“你说的板正教养,便是唆使儿子去欺负她?”

    风杜氏惊讶地睁大眼睛,一副被惊吓到的模样。

    风珪冷笑道,“这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别说是人多嘴杂的风宅。你身为宗妇,御下不严,被你收买的仆妇稍用手段便全数招供了。四年多了,你怎么就没有半点儿长进?”

    风杜氏讪讪不言,内心惶恐而紧张,“妾身、妾身……”

    “你掌掴翠云,我可曾训斥你了?”

    翠云,服侍风珪的贴身侍女,一两年前已经婚配出去了。

    因为面容姣好而被面容平淡的风杜氏嫉恨,当众掌掴二十巴掌,险些打死。

    提及翠云,风杜氏似乎有了底气。

    “郎君未曾训斥妾身,但也说了两句,而且郎君对那个狐媚子的维护可是假的?”

    风珪反问,“那是照顾我整整十五年的侍女,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希望我是冷情绝义的人?”

    人都已经婚配出去了,婚配对象还是风珪比较倚重的人,风杜氏的嫉妒当真没有理由。

    算了……谈话实在是累心。

    聊着聊着,还是把天给聊死了。

    风珪从袖中取出一卷竹筒,上面染了香,“拿着吧?!?br />
    风杜氏心下一怔,颤巍巍接过来,打开一瞧,直接软倒在地上,头上珠翠洒满一地。

    “这是放妻书,我们和离,你好我也好?!?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