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

    父子三人正谈着,风瑾耳尖听到长生的哭声从院外传来,当下便坐不住了。

    “长生怎么哭了——”

    他脸色煞白,踉跄着从席上起身。

    风仁见状,不由得叹息道,“不愧是当了父亲的人了,终于知道为人父母的不易了?!?br />
    风仁与风珪相继起身,前去看看消息。

    他们以为小孩儿哭泣很正常,殊不知长生这小孩儿脾气傲得很,哪怕是哭也不会嚎啕大哭,顶多委屈巴巴地睁着泪眼,轻易不肯泄露丝毫动静,越是这样倔强傲气,越是让人心疼不已。

    正因为了解,风瑾才会在这般焦急。

    自从长生出生,别说嚎啕大哭,连委屈巴巴装哭都屈指可数。

    他急忙寻声赶去,只见长生蹲在地上,蜷成一颗球,周遭仆人想上前抱她,被她用手挥开。

    “长生——长生——”

    风瑾上前抱住长生,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哭得越发厉害。

    他这才发现长生脸上多了几道血红印子,淌着血珠,分明是尖锐的物件划出来的。

    “爹爹——哇哇——痛痛——”

    长生哭得凄惨,不停伸手想要环住风瑾的脖子,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眼泪是咸的,流进伤口,疼死疼得厉害。

    风瑾看清她脸上的指甲血印,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周遭仆人瑟瑟跪下,风瑾忍了忍,忍住暴怒的冲动,“孙小娘子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将郎中请来,若是孙小姐容颜有损,你们谁能扛得起?”

    有人过去请郎中来风府,其他仆妇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风仁和风珪赶来,本以为是小事,看到长生脸上的印子,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发生了何事?谁将孙小娘子的脸弄成这般?”

    风仁平日气势内敛,此时却显得骇人而沉重,仆妇哆哆嗦嗦地道,“两位孙小郎君与孙小娘子玩耍,三人玩闹之时,不慎被孙小郎君的指甲所伤,孙小娘子哭闹着要找二郎君?!?br />
    听到长生脸上的伤势和两个儿子有关,风珪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二弟,此事为兄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那两个孽子这般不悌……”

    要说孩子年纪小,不懂事,打打闹闹难免伤到,这话能圆过去。

    可是长了那么长的指甲,能在人脸上划出血印,这便严重了。

    风珪不仅要好好教育两个幼子,还要将他们身边的仆妇一并收拾了。

    “大哥!”风瑾打断风珪的话,忍着怒气,道,“此事先查清再说……长生这孩子被小弟惯坏了,平日里最喜胡闹,脾性又任性倔强,兴许是长生欺负了两位小侄儿也说不定——”

    呵呵,风瑾这话也就是客气,给风珪面子,真要计较那就笑话了。

    风珪两个孩子,一个三岁一个快两岁,长生满打满算一岁半,谁欺负谁呢?

    长生哭得委屈极了,拍着风瑾的肩膀,一边哭一边蹬着腿喊冤。

    “……没有欺负……他们抓我……痛痛……好痛……”

    风瑾安慰地拍了拍闺女的发顶,等郎中过来看看。

    所幸小孩儿肌肤嫩,伤口也不深,敷点外伤的药就能好。

    不过,正因为小孩儿伤势好得快,伤口愈合会比较痒,仆妇还需注意,不要让长生抓伤口。

    后院的魏静娴听到消息,一路疾步赶来,看到长生脸上鲜红鲜红的伤口,险些没站稳。

    此时,来龙去脉也已经查清楚了。

    长生的脸的确是两个孩子抓的,风珪满脸怒气地查看儿子的指甲,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毕竟是宗妇,风珪对这个妻子再怎么不满意,该有的面子和尊重还是要给的。

    若是将两个嫡子从她身边抱走,这跟打脸也没什么区别了。

    前些年还好,风杜氏的表现不算优秀,但也算得上合格,认认真真跟着母亲学习掌管中馈。

    但是,等嫡次子出生之后,她的脾性越来越阴沉,原形毕露,整日疑神疑鬼,甚至连已经婚配出去的婢女的醋都吃,无缘无故令人掌掴她,自持身边有两个嫡子傍身,越发无理取闹。

    现在更好了,她已经陷入魔障,连两个儿子的生活都不尽心了。

    “爹——爹爹——”

    风珪的两个孩子缩着脖子,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未等风珪开口,风杜氏已经将两个孩子,一只手一只肩膀,将他们拉到身后。

    看着风杜氏这般粗鲁的举动,风珪忍了又忍,眼神饱含凶戾之色。

    风杜氏一脸不忿地看着风瑾怀中的长生。

    不等魏静娴开口,风杜氏先发制人,她道,“弟妹虽说出身小族,但也是士族贵女,闺中之时,长辈没教导你要相夫教子么?瞧瞧你养的贱、种,别的本事不会,告状的本事——”

    啪——

    几乎是同一时刻,风瑾抬手阻拦风珪抬起的右手,魏静娴已经箭步上前甩了她一巴掌。

    风瑾见状,心中暗暗无奈。

    这个风杜氏也是厉害,能让大哥二十多年修养破裂。

    他一人只能拦住风珪,拦不住自家媳妇儿啊。

    静娴刚才那一巴掌,风瑾看了都觉得脸疼。

    “你刚才……说了什么?”风夫人在仆妇拥簇下匆匆赶来,正好听到风杜氏的话,简直气得发抖,这般毒妇当真能当风氏宗妇?她千挑万选,选来的女子竟然是这么个货色?

    别的小毛病,她这个当婆婆的忍了就忍了,细心调教几年,未必没得救。

    可是现在?

    分明是烂到根子了。

    宗妇不仅是娘家好就能胜任,最重要的还是教养学识,她有么?

    风珪被风瑾拦了一下,他忍了忍,将涌起的怒火压下。

    他道,“将你们大夫人送回房中?!?br />
    风杜氏也是一时嘴秃噜,把平日里的怨咒都给秃噜出来了。

    她心下懊悔,但见风珪的态度,还以为他是想维护保全自己,颤抖的心脏微微平复。

    等回了房间,虚软的双腿才勉强有了踩在实地上的感觉。

    她却没发现,两个儿子并没有一道送回来,反而是被仆妇抱着去了后堂,仔细剪了指甲,查了身子有无暗伤,然后送去风仁夫妇居住的主院……风珪脾性再好,终究是有忍耐限度的。

    他的底线很清楚,一是家族,二是家人。

    “去布置笔墨?!狈绔暤?,“怀瑜,这件事情为兄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