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氏从初代延续至今,已有千年历史,历经数朝数代,看惯了朝代兴衰。

    曾经一统九州的大夏朝,在风氏看来也就那样,更遑论大夏朝灭亡之后才兴起的东庆。

    风氏承认大夏朝是正统,因为大夏国力强大,能令万国来朝,相较之下,东庆算个屁?

    当风瑾听到风杜氏侃侃而谈,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这样见识短浅的女人,真的能当好风氏宗妇?

    风杜氏不满抱怨,“妾身也去查了查河间柳氏,不过是个三流的小士族罢了,哪里值得二叔纡尊降贵前去辅佐?更何况,柳羲如今才是十六七的少年郎,毛头小子一个,相较之下,其父柳佘更有辅佐的意义吧?二叔志愿,妾身一介小妇人是不懂的,不过凡事三思而后行,做事之前也该为家中老小顾虑顾虑。郎君如今被二叔和三叔牵连,窝在家中不得轻易……”

    与其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家人。

    风珪冷冷地瞪了她一眼,眼中带浓重警告。

    “闭嘴!我看你是黄汤喝多了,脑子一时不清醒,说了浑话?!?br />
    风杜氏惊了惊,瑟缩了下肩膀。

    她与风珪成婚四年多,哪里这么凶过她?

    不过,她也没说错啊,要不是风瑾和风珏两小子不顾家族立场,放飞自我,她的丈夫风珪也不至于被“围困”在小小的上阳郡,满腔抱负不能施展,风杜氏觉得这是风瑾两兄弟的锅。

    一向是弟弟跟着哥哥的立场行动,哪里有哥哥被弟弟限制束缚的?

    风珪额头青筋跳了跳,呼吸加重,他深深懊悔,这场家宴就不该让风杜氏出来。

    且不说她这番自作聪明的浑话有多蠢,光是她刚才的指摘,极有可能离间他们兄弟的感情。

    所幸,风瑾又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人,倒是没在意风杜氏话中的指摘和诛心之意。

    风瑾和风珏,两人又不是袭宗的继承人,虽是嫡子,但与风珪受到的教育还是有些不同的,他们的选择能够影响家族的立场,但并不能代表整个风氏的立场,二者之间有很大区别。

    风瑾选择姜芃姬,一来,她对他们一家有救命之恩,他俩又是至交好友,二来,那会儿地动刚结束,暴民多、魏静娴刚生产完,风瑾能怎么办?去谌州,还是逃命还是跟着姜芃姬?

    去谌州继续当质子?

    看看吧,昌寿王围攻谌州一年多了,战火纷飞,那是个好选择?

    带着妻女逃命,趁机赶回上阳郡,回到风氏?

    上京距离上阳郡有不短的路程,一路上暴民极多,他一个文士带着刚生产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一家三口能活着离开上京十里地就不错了,更别说回到风氏。

    风瑾在那般情形下,他做了对他们一家来说最好的选择。

    至于风珏?

    熊孩子一向离经叛道,不会背叛家族,但也别指望他为风氏牺牲自我理想。

    如今情势未明,风珪要是一头脑热选了人,这才是拉着整个风氏玩命好么?

    风珪的选择才是整个风氏的立??!

    风瑾完全不能理解风杜氏的分析。

    不懂没问题,但是不要装懂好么?

    因为风杜氏这么插嘴,整个家宴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和怪异。

    家宴之后,风氏的男人去了书房谈事情。

    纵观北方局势,风瑾在这个要命关头回家探望家人,真正用意不用多说。

    风仁是老狐狸,他自然也懂。

    风瑾来上阳郡探亲,明面上是看望亲人,实际上怕是想要走后门,说服上阳郡归顺。

    针对这个,风仁和风珪也详细分析过其中的利弊,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风氏要以自身家族利益为出发点,风瑾作为姜芃姬的说客,他也要?;そM姬的利益。

    与其说是父子三人商议大事,还不如说是勾心斗角,乱战一通。

    风仁和风珪也赞成姜芃姬过来接手上阳郡,倒不是说风氏看好她,仅仅是因为这么做双赢。

    风氏部曲和上阳郡本土兵卒守卫上阳郡,一年多了,损耗不知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若是姜芃姬接手上阳郡,这些事情便是她的责任,风氏可以借机从中抽身,这是其一。

    其二,风氏不像孟氏那般沾手兵权,一直走清贵路线,乱世中比较吃亏,全族安定需要强有力的依仗。纵观北方局势,姜芃姬这边发展很不错,还有风瑾从旁协助,的确是个好选择。

    不过,风氏虽然答应让出上阳郡,但这么一大片地方也不是白给人家的。

    风瑾面对父兄开出的条件,他内心一边苦笑,一面硬着头皮应付。

    虽是亲父子,但立场不同,该算清的账,还是要算个清楚的。

    风瑾深刻认识到何为——亲兄弟,明算账。

    风氏索要的东西也不多,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不能干扰族人的自由。

    上阳郡成了姜芃姬的地盘,风氏的根基也在上阳郡,但这不意味着风氏便站在她这边了。

    这条件看似没什么,风瑾却觉得如坐针毡。

    后方有个随时能跳槽的家族,想想主公那个脾性,她能轻易咽下这口气?

    他苦笑不止。

    他没有权利替姜芃姬答应下来,只能暂且将此搁置一边,等候她的意见。

    至于其他小条件,风瑾倒是可以当场给回复。

    虽是勾心斗角,但父子三人的气氛还算良好。

    “……如今皇室倾颓,饥荒横行,饿殍遍野。青衣军与红莲教横行北方,朝中宦官专权,外戚干政,二者斗得脸红脖子粗,外有昌寿王狼子野心,觊觎不停,强兵围攻谌州,意图谋夺皇位。生灵有倒悬之急,狼烟四起,诸侯割据之势已经避无可避。为父知晓你的脾性,你选了柳羲,必然有你的理由,但你可有想过,柳佘正值盛年,且他膝下还有庶子?”

    虽然风杜氏满嘴浑话,但她有一句没说错,柳羲还是十六七的少年,但柳佘却已名满东庆,坐拥崇州——柳佘现在没有争夺之心,能保证以后也如此?

    要是风仁不说,风瑾都要忘了柳羲还有个庶弟。

    他神情有些凝重。

    风珪道,“区区庶子而已,如何能与嫡子争锋?纵然柳州牧与柳羲父子相争,但争来争去,最后家业一样还是要给柳羲的。难不成搁着嫡子不给,给个庶出之子?”

    风珪这话没毛病,但柳羲不是嫡子而是嫡女??!

    谁能保证柳佘不会和柳羲争夺?

    后者要是赢了还好,要是输了,以后家业还能不给儿子给女儿?

    看样子……他得回去跟主公商议一番,如何处置这个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