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家族内部和谐,风瑾和风珏二人自小便受到特殊的教育,时时刻刻要记住一件事情——大哥才是袭宗的宗子,两个弟弟哪怕再优秀,他们也不能去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管是什么家庭,最忌讳兄弟阋墙。

    与其给每个孩子竞争的希望,还不如一开始就让他们明白差别。

    所以,若非特殊情况,风瑾和风珏极少会去和风珪竞争什么。

    三兄弟的区别,从很多地方都能看得出来,例如成婚娶妻。

    风珪妻子是经过层层精挑细选的,不拘于一个东庆,复杂细心程度连皇帝娶妻都没这么精细,主要考察女方的家世、才学、气度、品行、样貌……各项条件都要慎重考虑。

    因为这个原因,风珪直到二十一岁才成家娶妻。

    风瑾的妻子——魏静娴的条件呢?

    河间士族出身,家世中等,有才有貌脾性又好,唯二的污点便是进过匪窝又安然出来、曾经与柳羲订了娃娃亲,最后又悔婚了。条件比魏静娴好的,东庆这片地方一抓一大把。

    若非柳佘保媒,魏静娴这个条件是当不了风二夫人的。

    风瑾无意和风珪争夺,魏静娴各方面又够不上风氏宗妇的位置。

    可以说,他们夫妇根本不可能和风珪夫妇有利益冲突。

    风瑾实在是想不通,自家大嫂为何要对长生露出那么恶意的眼神,还丝毫不懂掩饰?

    风瑾一个外男,不适合打听长嫂的八卦,只能让自家妻子出马,套套八卦。

    开玩笑,一个对长生有恶意的宗妇,风瑾能安心?

    魏静娴与婆母到后堂歇息,风瑾则和风仁在正厅交谈。

    父子俩几年没见,要说的话挺多。

    魏静娴一面逗着长生,一面与婆母交谈后院的琐事,婆媳两人有说有笑,中间又有一个逗趣的长生,气氛相当融洽,直到风瑾的长嫂带着两个儿子给风夫人请安,气氛略显凝滞。

    相较于风珪宽和端正的气质,他的两个儿子则略显呆愣,瞧着有些瑟缩,小家子气。

    她与这位嫂子见面才两三次,对人不了解,不过她听过这位大嫂的背景,觉得有些古怪。

    先前还笑盈盈的风夫人,面对刻意讨好她的大儿媳,全程保持僵硬的笑脸,气氛一度尴尬。

    风珪的妻子心下也是不愉,匆匆道了一声,身姿摇曳地带着两个儿子告退。

    冷场因素终于走了,魏静娴暗暗松了口气,脑子倏地闪过一道灵光,她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身姿摇曳?

    世族贵女的教养自然是严格的,坐立行走都有一套规矩。

    一言一行都不能失礼,虽不刻板,但也没有这般轻浮吧?

    瞧着大嫂一扭一扭的姿势,魏静娴的表情有些开裂。

    风夫人叹息,低声道,“可算是走了?!?br />
    “母亲,以前大嫂可不是这般……”

    风夫人道,“你过门没多久,见过她几面?”

    魏静娴以为婆母是不喜她多嘴,将肚里的话咽了回去。

    风夫人又道,“我也当她是个好的,没想到竟是这么个……总之,静娴你莫学她的作态?!?br />
    魏静娴应声道,“知晓了,母亲?!?br />
    风夫人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说了这些年家中的事情,令魏静娴脸色越发不好。

    半响之后——

    “……大伯便这么忍了?”她道。

    风夫人蹙眉,“不忍还能怎么办?好歹是明媒正娶的,总不能因此休弃。我是琢磨着好好再教养教养……啧,也不知道杜氏是怎么教养女儿的,这般小家子气的,也敢自称大家闺秀?!?br />
    风珪妻子,风杜氏,出身中诏大族杜氏,家中行五,杜氏嫡长女乃是中诏皇后。

    风夫人千挑万选,看中了杜氏嫡五女。

    中诏与东庆相隔太远,风夫人也不能亲眼看看未来儿媳的面,只是各方面传递回来的信息都表明风杜氏的风评很好,家世、才学、样貌、涵养、品行……各方面都没得挑剔。

    两家从定下婚期到真正举行婚礼,耗费了近两年时间。

    风夫人对这个长媳宗妇的期许有多高,最后便有多失望。

    贪财、善妒、嗜权、嘴碎、心思阴毒!

    除了这些,令风夫人最不能忍受的是,这人身有恶疾!

    风瑾回到自己婚前的院子住下,自家妻子抱着长生在仆妇围绕下走来。

    夫妻二人在房中说悄悄话,风瑾听了一耳朵,表情都裂了。

    “大嫂身有恶疾?”

    这怎么可能?

    身有恶疾的贵女,根本不可能纳入母亲挑选宗妇的名单。

    魏静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你难道没发现大嫂行路姿势略显……轻???”

    风瑾义正言辞地咬了她的耳垂,“静娴,你都说大嫂了,我当二叔的能盯着她乱瞧?”

    “少没正经的!”魏静娴浑身不自在,抱着长生坐远了些,“据母亲说,大嫂是折了脚?!?br />
    风瑾蹙眉,“天生的?”

    “怎么可能,后天的?!蔽壕叉档?。

    “后天的?家中仆妇这般不经心?”

    风瑾小时候摔跤跌破牙齿,伺候的仆妇没少被罚。

    魏静娴叹息,揪了揪长生脑袋上梳着的小发辫,“是后天的,不过不是意外反而是人为?!?br />
    风瑾面颊抽了抽,人为折脚?

    “大嫂出身中诏名门杜氏,她前头有一个嫡姐,乃是中诏皇后?!?br />
    风瑾道,“这事儿,我知道?!?br />
    魏静娴没好气地强调了一番,“写出女四书,教育天下女子,自称典范的那个?!?br />
    听到“女四书”三个字,风瑾瞬间提起了神经。

    “这、这……竟这么巧……”风瑾讪讪地道。

    魏静娴说,“杜氏前些年衰微,全靠这位皇后扶持娘家。她写的女四书,备受各位大儒推崇,慢慢有了女子典范的贤后称号,杜氏在中诏的声望更进一步。杜氏大夫人以皇后为模板,教养族中女子。你猜怎么着……这位皇后有裹足习惯,脚掌还没成人手掌大,甚为美丽……”

    风瑾脸色一红,“方才还说为夫不正经,你怎么也说这些浑话了……”

    魏静娴嗤了一声,道,“污者见污,你敢说自己没想什么不该想的?我们家这位大嫂,十五六岁的时候,为效仿贤后,双足也是……如今走路不便,心性越发阴沉刻薄……”

    这些话,可不是魏静娴的意思,她的婆婆亲口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