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在家的时候并不受重视,大哥是袭宗的宗子,幼弟讨人喜欢,父亲忙于政务,母亲还要主持中馈,他夹在中间经常被忽视,所幸风珪这个大哥挺靠谱,兄弟三人感情还是不错的。

    他离家数年,原本想借这个机会,探一探口风,没想到风珪一句话便将他的话头截住了。

    只谈家事,不谈公事。

    这让风瑾不得不将涌到喉咙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长生是个小奶娃,她可不知道父亲和大伯之间的暗流,笑嘻嘻地抓着风珪的胡须不肯撒手。

    风珪为人稳重守成,但对于家中亲人却不吝啬表情。

    一手稳稳托着长生的膝盖窝,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另一手环住她的肩膀,免得闹腾摔着。

    两只手都占着,自然没办法让这位小祖宗饶过他刚蓄没几月的胡子。

    “这孩子,手劲儿倒是大——”

    风珪想起自家两个儿子,看向长生的眼神带着些许羡慕。

    风瑾暗暗头疼,这熊孩子,平日在家中欺负他这老父亲也就罢了,怎么出门还欺负大伯了?

    “爹爹——”

    风瑾刚刚有点儿怒意,自家闺女甜甜一句“爹爹”,什么火气都被浇灭了。

    风珪带着风瑾一家三口回了风氏主宅。

    风氏传承了近千年,上阳郡但凡是姓风的,回家里翻一翻族谱,祖上和风氏都有血缘关系。

    这么显赫清贵的家族,祖宅却相当素净,不似外头那些金碧辉煌的暴发富,反而处处低调。

    去年地动,风氏祖宅也坍塌了一些,但房屋坚固,建房使用的木材号称万年不腐,一场地动令上京城毁于一旦,风氏祖宅却只是倒了几间少有人使用的老屋子,仅有几人受伤。

    “爹爹?”

    长生缩在大伯风珪怀中,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到处乱转,陌生又略显阴沉肃穆的建筑让她不安,迫切想要找到熟悉的人,见风瑾就在一旁,她下巴搁在风珪肩膀,直直看着老爹。

    “等会儿就能看到爷爷和奶奶了,记得要乖乖问安,不能失礼胡闹,懂么?”

    “爷爷奶奶?”长生疑惑地歪脑袋。

    风瑾叹息一声,内心暗暗懊悔。

    像是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被奶娘和丫鬟婆子板着教导礼仪,不能胡乱或者失礼。

    世家之中,哪怕是一两岁的小孩儿也要知礼懂礼,年纪不是犯错或者胡闹的免死金牌。

    只是长生……

    还未出生便跟随他们夫妻困在上京,出身之时又碰到地动,一路颠沛流离去了象阳县安顿下来,风瑾对这个来之不易、活着更不容易的闺女格外疼爱,甚至有些纵容。

    本该从小教的礼仪,他是半点儿没教。

    现在临时抱佛脚,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风瑾心中有些惴惴,生怕长生关键时刻掉链子。

    只是他不知道,别看长生年纪小,趋利避害的本能却是一等一的。

    用姜芃姬的话来说,这丫头天生便有着成了精一般的判断力,直觉十分可怕。

    举个栗子,别的小孩儿都害怕姜芃姬,长生却对她格外亲昵,偶尔来政务厅玩耍,不小心闯了祸,若是姜芃姬在场,这丫头第一反应是什么?绝对是踉跄跑向她,抱她的大腿躲风瑾。

    若是姜芃姬不在,长生便去抱其他人的大腿,躲得比兔子还快。

    这样机灵的闺女,还怕她不会见风使舵?

    得知风瑾归来,风氏祖宅今日格外热闹。

    不过,这种热闹指的是人多了,而是不是声音嘈杂了。

    仆妇来往不停,但丫鬟婆子连走路都不带响声的。

    风瑾进入正厅,多年未见的父母已经高座上首,他拉着魏静娴给二老请安。

    长生见了,蹬着双脚也要下地,风珪笑着将她放下,她似模似样地照着风瑾的动作。

    只是,她衣裳穿得厚实,又是三头身,平衡很难把握,刚跪下行礼,整个人向前栽了过去。

    咕噜咕噜滚了两圈,大概是滚得有些疼,眼眶迅速红起来。

    原本严肃中带着温情的画面,画风陡然一变。

    风仁也端不住大家长的气势,风夫人直接让身边的婆子将长生抱过来。

    风夫人感慨,“怀瑜和静娴的孩子,如今都这么大了……”

    当初选择风瑾夫妇作为质子前往上京,她心中是千万个不愿意。

    听到魏静娴在半路诊出身孕,她提起的心更是没落下。

    更别说后来上京地动,百姓九死一生,风夫人更是以泪洗面,险些哭瞎眼睛。

    风瑾道,“母亲,长生这孩子有些皮,您别被她闹着了?!?br />
    风夫人接过长生,这孩子乖乖窝在她怀中,乖巧得不像话。

    “孩子皮,至少说明身子骨健壮?!狈绶蛉送芬膊惶У氐?,逗着长生道,“知道喊我什么吗?”

    长生脆生生地开口,略显疑惑地问。

    “爷爷?”

    身边没有可参照的人物,长生分不清二者不同。

    风瑾已经不敢抬头了。

    风夫人忍俊不禁,指着身边的风仁道,“这才是爷爷?!?br />
    长生聪明地改口,喊道,“奶奶!”

    “唉!长生真聪明?!?br />
    风夫人摘下那串戴了十数年的佛珠,给长生戴上,脸上笑意浓郁。

    看到这个动作,风瑾心中暗松一口气,第一关算是过了。

    魏静娴知道婆婆这串佛珠的重要性,心中也是满意得不行。

    唯独一人,目光中带着些许阴鸷之色,拢在袖中的手紧紧攥起,在手心留下几个指甲印。

    风珪眸色一冷,暗中拉了一下妻子,让她清醒清醒。

    风珪的妻子察觉到丈夫严厉的目光,略略瑟缩,垂下头,暗中绞着手指和帕子。

    风瑾意识到略带恶意的目光,顺势望去,眉头轻皱。

    那是他的大嫂?

    他憋了一肚子的话,等风珪夫妇退下,他才问了一声。

    “大嫂方才……”

    若是以往,为了大哥他也就忍了,但因为一串佛珠便对长生释放恶意,他却是无法忍耐。

    风夫人脸上带着些许讪讪之色,低声道,“家宅不幸?!?br />
    风瑾诧异了,这两年发生了何事,令母亲对千般满意的大嫂如此不喜?

    隐约的,他觉得这次回家,怕不会那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