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直播间观众来说,玻璃是他们日常生活中随处能见的东西,对于中诏大小商贾和百姓来讲,他们眼中只看得到玻璃的廉价成本和高昂的售卖价格,根本看不到其他方方面面。

    诚然,玻璃的原材料是分文不值的泥土砂砾,烧好之后能卖数万贯,存在数千万倍的利润差,但这笔钱有这么好赚?没有合格的技术和烧制环境,次品太多,合格的成品太少。

    哪怕是姜芃姬这里,匠头也是经历了上百次的失败,这才一点一点完善,成品率依旧不高。

    她这里经得起挥霍,毕竟砖窑的主职业是烧砖,玻璃只是顺带烧制,能成则成,不成拉倒。

    那些冲着玻璃能赚钱的商贾和投进所有身家的百姓呢?

    他们想要烧出合格的玻璃,需要经历多少次失败?

    砌窑需要钱,烧制需要燃料,很多家庭冬日都烧不起煤炭,又怎么能烧一窑又一窑的玻璃?

    诚然,一万件失败品中,有一件合格成品便能包赚,但他们的身家能经得起这般挥霍?

    等他们烧制出一件合格的玻璃,外头那些大商人已经烧出了数万件,玻璃根本不值钱了。

    姜芃姬能想象中诏国内疯狂烧玻璃的场景,但多少人能从中获利,甚至是回本?

    寥寥无几。

    有人赚钱么?

    肯定有!

    赚钱的人全是第一批烧制出玻璃的,以及后来投入其中的大商贾,前者占据了先机,稳赚不赔,后者有人力资源和财力资源,能在玻璃快速跌价之前售卖出去,免于损失。

    至于那些跟风的百姓以及小商贾,占不了时机优势,又没有足够的财力资源,最后只会亏得倾家荡产,连裤衩都不剩。至于古信见势不好,早早脱身的见识和果决,姜芃姬十分欣慰。

    若是换一个人,稍稍犹豫一番,恐怕赚不来最后的三百多万贯。

    好好安抚了古信,姜芃姬正欲离开,亓官让眼神略略闪烁,起身跟上。

    走至无人走廊,姜芃姬扭头问他,“怎么了?”

    亓官让面色略显迟疑,问道,“主公,玻璃制作之法泄露,当真不是内奸所做?”

    他是个细心如尘的聪明人,别看平日存在感不高,但姜芃姬手底下的人没一个敢轻视他。

    姜芃姬道,“应该不是她,时间上来不及。我倒是倾向于有人同样知道这个制作之法,见我在北疆赚了大钱,一时眼热,跟风照做。只是,那人太蠢,管不好手底下的人,反而被钻了空子,令玻璃制造之法风靡开来。里面的利润太高了,值得人堵上全部身家搏一搏?!?br />
    亓官让不赞成地道,“主公,恕让不赞同。如今您已今非昔比,应当更加小心谨慎。明知道那个内奸对您不利,纵然不将她斩草除根,也该派人时刻盯着,免得她暗中作妖?!?br />
    姜芃姬笑了笑,道,“文证,这个道理我懂。但是,不能这么做?!?br />
    亓官让诧然,“为何?”

    姜芃姬沉默了一会儿,道,“仅仅是因为那不是一个普通的内奸,反而是双面内奸?!?br />
    亓官让面色一变,“双面内奸?”

    她点了点头,肯定地道,“她背后的主人并非真正的主人,另有其人。至于是谁,我目前已经有些头绪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轻易动她。我只是想要知道,那人到底要做什么?!?br />
    亓官让叹息,他算是彻底认可风瑾对姜芃姬的判定——这人的赌徒心理太严重了。

    说得好听是大胆,要是不慎阴沟翻船,那就有好戏看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您若出事,不仅仅关系到您一人的身家性命,还有那些追随您的人?!?br />
    姜芃姬听到这里,蓦地笑了笑,逗趣道,“也许吧……但是文证,留着这个内奸,你家主公我才能安全。若是内奸出了事情,引起了背后主人的警惕,你家主人怕要日日活在暗杀之中。那些杀人的手段,我是不怕的,但若是误伤身边的人……那不是我愿意看到的?!?br />
    她越是这么说,亓官让对踏雪背后的主人越发好奇。

    姜芃姬道,“文证,你附耳过来,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暗中询问一问魏渊先生?!?br />
    魏渊是亓官让的岳父,曾经教过柳羲功课,是柳府高薪聘请的西席先生。

    亓官让遵从听命,姜芃姬以特殊之法,逼音成线,与亓官让悄悄低语。

    不知她跟亓官让说了什么,亓官让的表情先是从疑惑变得迷茫,最后化作了惊骇。

    “主、主公……您……”

    姜芃姬道,“悄悄去办,此事只有你我知道,一定要做得严谨一些?!?br />
    亓官让紧张得咽了咽口水,喉结蠕动,他都快三十而立了,已经好久没这么失态。

    “您是怀疑,内奸背后的凶手……是那人?”

    姜芃姬笑了笑,眉眼带着几分冷色,“我也不想怀疑……只是,走一步看一步吧?!?br />
    两人低声交谈一番,亓官让几乎是飘着离开了长廊。

    姜芃姬侧首望向走廊尽头的拐角,一片衣角从视线中消失。

    直播间的观众更是一脸懵逼,他们特地调大了声音,依旧没听到姜芃姬和亓官让说了什么。

    【人傻网卡】:刚才是直播间出问题了,我没听到主播说话啊。

    【人傻钱多】:……额,毕竟是跨位面直播,信号不好挺正常?

    【主播V】:逼音成线的小技巧而已。

    哪怕她已经将系统囚禁了,但终究只是一个子系统,人家系统本体不知道藏在哪里。

    保险起见,某些内容她不会在直播状态下随意乱说。

    亓官让一面平复狂跳慌乱的心脏,一面想着如何完成姜芃姬的任务。

    “主公,可算找到您了?!?br />
    姜芃姬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徐轲抱着一摞账册过来,面带喜色。

    她问道,“你刚才从那边走来,可有看到面色有异的人?”

    徐轲不解,想了想道,“方才……轲瞧见子孝步履匆忙,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大概是身体不适?!?br />
    姜芃姬眉头一蹙,果然是卫慈。

    也不知道这家伙脑补了什么东西。

    “如今天气也冷下来了,他的身子骨的确令人揪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