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管事气愤晕厥,殊不知古信也想原地爆炸。

    他满目愧疚地跪在姜芃姬面前,身后负着荆条,向她负荆请罪。

    姜芃姬强势将他扶起来,面色如常,“古叔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莫不是想让我折寿?”

    古信好似一夜之间苍老了不少,他拗不过姜芃姬,只能面带愧疚地坐下。

    风瑾等人尽数到场,他们大多见过古信,知道此人对襄阳县做了多大的贡献,十分尊敬。

    “古先生,路上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您会……”

    直接负荆请罪,整个人也像是多日不曾梳洗,瞧着十分狼狈,哪有之前的沉稳气度?

    古信道,“奴辜负东家信任,不慎将东家嘱咐下来的事情办砸了?!?br />
    办砸了?

    姜芃姬拧着眉头,沉着声道,“古叔,到底发生了何事?”

    古信压着眉头道,“依照东家嘱咐,奴带着各色琉璃物件去了中诏,寻求新的生意。起初还算好,但过了一阵子,中诏像是刮了一阵妖风,各色玻璃摆满了大小街道。原先也是售卖极高价格,后来因为贩卖的商贾过多,价格一路从数万贯落到了数百文……”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脸色陡然变化,徐轲更是惊得咬着自己舌头。

    奉邑郡能有这么大的家当,不就是依赖“稀有”的玻璃?

    如今玻璃从数万贯下滑到数百文,还有继续跌价的意思,他们便没了赚头啊。

    徐轲管着姜芃姬的私库,对此最为清楚,其他人也知道奉邑郡如此有钱,离不开玻璃。

    直播间的观众更是炸开了锅,根据古信的描述,这里面有很大猫腻啊。

    【小天使最萌啦】:握草——这是什么路数?

    【五二零】:#抠鼻,还能是什么路数,出了内奸的路数呗。至今只有主播这里有完善的烧制玻璃的手艺,中诏那边天高水远,怎么可能心有灵犀冒出这么多玻璃制品?

    【我爱你们】:出内奸?可是,你们也看到了,主播对玻璃制造技术的?;ざ嘌厦?。里里外外,严严实实,主播还有一双火眼金睛。安安稳稳买了一整年的玻璃,怎么突然就泄密了?

    【今天双更】:出内奸的可能性很大,不过我觉得有另一个穿越女的可能性更大。你们也看到了,又是中诏!中诏之前冒出了女四书,跟我们古代华国的女四书一模一样,文抄公抄得666。现在又弄出了玻璃,要说没有穿越女的痕迹,打死我也不信。

    【鬼才郭奉孝】:依照嘉的分析,除了内奸,穿越女,还有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兴许有人无意间烧陶烧出了玻璃。只是这个可能性太低,哪怕烧出来了,技术也没那么成熟。

    【音乐家诸葛琴魔】:楼上你要不要脸,还自称“嘉”,你咋不自称“操”呢!

    直播间议论纷纷,他们不仅好奇这件事背后的真相,也担心姜芃姬。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姜芃姬靠着玻璃制品在北疆手中坑了两千多万贯,若是没有这档子事情,说不定也能在中诏坑个几千万贯,以后打天下就不用愁钱财的事情,如今被人断了财路,她能不冒火?

    事实上,姜芃姬还真没怎么发货。

    相较于他们的失态,她却是一副“原来如此”的镇定表情。

    她笑了笑,无奈地开口。

    “这事情不赖古叔。莫非你以为玻璃制作法子泄露,因为你的缘故?”

    古信诧然,在座众人纷纷想到一个可能——内奸!

    玻璃太赚钱了,谁不眼红?

    一把沙子烧一烧,摇身一变就能捞钱数万贯,利益大得惊人。

    古信一面思索着谁是内奸,一面羞愧万分。

    “内奸也许有,不过应该不是她做的?!?br />
    因为时间对不上。

    姜芃姬十分笃定,倒是没往这方面怀疑。

    纵然没有证据,但她内心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世上有能耐弄出玻璃的,不仅仅只有姜芃姬一人。

    她?

    众人面面相觑,主公这意思,人家早知道有一个内奸,只是装作不知道?

    “那主公……”

    没了玻璃生意,他们该怎么办?

    “无妨,从此事也能看出背后之人脑子有多蠢,何足惧哉?”

    姜芃姬轻蔑地笑了笑,丝毫不将所谓的敌人放在眼中。

    古信是个商贾,他冷静下来想了想中诏境内玻璃泛滥的事情,不由得摇摇头,的确很蠢。

    “东家说的是,玻璃成本廉价,但物以稀为贵,世间少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制作的,若是严格控制制作和销售,哪怕只有一座烧窑,亦能轻松成为天下首富,富可敌国不是痴人说梦。那人眼光短浅,没有好好护住玻璃烧制之法,反而令烧窑遍地开花……实在是愚不可及?!?br />
    古信亲眼见证中诏的玻璃价格从数万贯直线跌落。

    可想而知,最初烧制的人也是想借此赚钱,但人家没有远见,亦不知商贾贪婪本性。

    那么大的利润,足够令人赌上身家性命搏一搏。

    也正是利益驱使,使得中诏的玻璃遍地开花,泛滥成灾。

    所幸,古信一见苗头不好,早早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将手里的玻璃全部抛售出去,带着钱匆忙赶回象阳县,别看他回来狼狈,实际上也赚了三百多万贯,专坑中诏的大商人。

    跟古信这样的商贾大佬相比,那些投机倒把的商贾哪里是他对手?

    古信见状不好就抛售走人,赚了最后一笔,接盘的商贾以为赚大发了,回头就懵逼了。

    徐轲等人钦佩地看着姜芃姬。

    扪心自问,若是他们有这样的财路被人硬生生断了,不说晕厥过去,但也会暴跳如雷。

    自家主公倒是好,气定神闲,反而还有空嘲讽背后的敌人。

    “可是主公,失了这条财路……”

    徐轲作为管家婆,他是最心疼的一个。

    “无妨,反正私库银钱足够,公库若是缺,只管领就是?!惫饷欢嗌偾?,一向是她掏私人腰包添补的,姜芃姬笑着说道,“反倒是中诏,经此折腾,怕是气数将尽了?!?br />
    全国性的烧制玻璃,疯狂想要捞钱。

    玻璃数量越多,价格越是低廉。

    最先吃这个蛋糕的人赚饱了肚子,但后面那些跟风的可就倒大霉了。

    中诏局势本就不稳定,党锢之乱闹得凶残,民间百姓生活越发困顿。

    不少人将玻璃视为发家致富、脱贫的良方,自然会疯狂跟风。

    别看玻璃烧制简单,成本低廉,但烧制的砖窑是有温度要求的,燃料也要耗费钱财,普通百姓跟风乱来,最后的结果肯定是积蓄投进去,赚不来半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