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该怎么办……”

    眼看着价值连城的“天宫琉璃”一套一套卖出去了,但收回的银两却寥寥无几,账目漏洞越来越大,小管事几乎欲哭无泪,那些贵妇什么德行,谁不知道???、

    商行联盟属于半公半私性质,但对于这些娘家势力雄厚的贵妇来讲,那是完完全全的私人财产,意思意思给点儿银钱或者打个欠条,这还算客气,不客气的直接过来要。

    东西进了这些败家娘们儿手里,小管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些欠条是没办法化为银钱。

    小管事发愁不已,将这件事情跟总管事说了。

    总管事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正为难呢。

    他的妹子也在商行赊债买了几套“天宫琉璃”的头面,他暗中跟妹子讲了一下,对方浑然不在意,总管事拿她没办法。北疆贵妇颇受宠爱,哪怕是嫁了人,在娘家的地位依旧高。

    这些败家娘们儿花钱丝毫不手软,拿自家东西更是伸手勤快,商行财政漏洞越来越大。

    小管事几乎要愁白头发,嘟囔着抱怨,“这些娘们儿给古信掏钱倒是爽快,以前也没见她们打欠条赊债……怎么到了现在,一个一个打算白拿白用……当真是不客气……”

    总管事没好气地道,“古信是东庆来的生意人,做买卖都是银货两讫的规矩。不给钱拿不到货,商行却是这些败家娘们儿的娘家。朝自家那东西,你见她们什么时候正经付过账了?”

    小管事缩了缩脖子,惊恐地道,“可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

    “天宫琉璃”被这些贵妇瓜分干净的话,商行要赔一大笔钱。

    若是不将这个财政漏洞堵上,等上面的人查账查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不得已,总管事只能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们表面上说“天宫琉璃”已经售卖完了,私底下以低于平均价格卖个地位稍低一些的贵族妇人,这些贵妇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她们的娘家没有涉及商行生意,或者在商行地位不高。

    纵然是“低价抛售”,他们定的价格也比当初“收购”的价格高了一倍多。

    北疆有钱贵妇多了去了,以前“天宫琉璃”几乎被一等贵妇垄断,其他人想用钱买也买不到,如今却有“黑货”送上门,价格也合适,远远低于她们内心的最高值,大手一挥便买了。

    如此偷偷摸摸贩卖,商行顺利卖出一批“天宫琉璃”,日进斗金。

    若是进行顺利,等库存全部卖出去了,财政漏洞也能抹平。

    奈何天不遂人愿,眼瞧着形势大好,偏偏家里的败家娘们儿出了问题。

    事情起因在于一次宴会。

    “天宫琉璃”几乎成了北疆高等贵妇的标配,象征着强大的财富和权势,每次出门会客必然佩戴一套。当她们知道商行也有不少“天宫琉璃”,更是喜不自禁,一日换一套。

    这次宴会也不例外。

    北疆三族有严格的人种划分,彼此之间阶级分明,三六九等不容僭越。

    兀力拔的夫人无疑是所有贵妇中的佼佼者。

    作为大妇,她最讨厌的便是那些矫揉造作的中原女子以及那些以色侍人的女奴。

    谁也没想到,她竟然会不顾仪态,直接动手抓破了某个大贵族爱妾如花似玉的脸。

    那个小妾原本坐在偏僻的角落与人交流,当兀力拔的夫人上来打她,她都没反应过来。

    “谁让一个下贱的女奴也佩戴‘天宫琉璃’!一身下贱的皮囊,你也配!”

    兀力拔的夫人将小妾头上的首饰全部抓下来,狠狠掷在地上,玻璃碴子摔了一地,离得近的人还被弹到了,吓得她们下意识远离。听了兀力拔夫人的话,众贵妇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个女奴上来的小妾,竟然敢跟她们佩戴同样珍贵的“天宫琉璃”?

    众贵妇心中恼火,不过兀力拔的夫人已经上前用鞭子抽人了,她们便没有横插一脚。

    那个小妾也是被打懵了,被兀力拔的夫人抓着长发摁在地上,生嫩的脸颊抵在地上,磨出了血珠子。她心中懊悔不跌,早知道便不戴着那套珍贵的头面出来炫耀招摇了。

    谁知道北疆的女人如此泼辣不讲理,连长公主开设的宴会,她们都敢动手打人。

    动手的人是兀力拔的夫人,人家娘家强大,夫家权势滔天,这件事情打哈哈便搪塞过去了。

    至于那个被暴打一顿的小妾?

    实在是对不住,白白被打,连小妾的丈夫都没吭声呢。

    不过,这件事情却没那么简单结束。

    那群贵妇哪里肯消停。

    一个女奴出身的小妾有这个财力佩戴昂贵的“天宫琉璃”?

    特别是小妾丈夫的正妻,人家回家之后差点没把整个家掀翻了。

    查来查去,她们查到这些“天宫琉璃”比正常价格低了近一半,全部都是商行卖出去的。

    这下子,这些贵妇彻底炸了锅。

    刚刚有起色生意,瞬间又被断了财路,商行总管事气得牙痒痒。

    无奈,他们只能另谋出路,预备天宫琉璃贩卖给东庆,北疆这块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

    只是,今年的北疆似乎连走背运,商行刚谈拢一笔生意,人家走私东庆的贩子不干了。

    “商有商道,这般出尔反尔……”

    总管事忍着吐血的冲动,耐心和商业伙伴交涉。

    对方冷冷一笑,嘲讽道,“北疆商贾常常嘲讽中原商贾心眼多,做生意不老实,夸自己信奉商道,可依照小的来看,似乎也不怎么样。这什么‘天宫琉璃’,不过是一些砂砾制成的廉价品。若非小的及时收到消息……等这笔生意谈成了,小的一家老小也该被逼入绝境了?!?br />
    什么?

    砂砾制成的廉价品?

    总管事气急败坏,他手中的“天宫琉璃”可是货真价实的。

    生意谈崩了,总管事回头一想不对劲,连忙派人去查探虚实,得回来的情报令他眼前昏昏暗暗,脑子有一瞬的缺血,眼前一黑……脑子一栽,直接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所谓“天宫琉璃”,在中诏不过是十分普通的玻璃制品!

    那个该死的古信,他骗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