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氏和柳氏没有仇?

    当然有,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当年孟悢惨死,孟湛白发人送黑发人,几度吐血,隆重丧礼过后,他大病一场,缠绵病榻。

    好不容易好利索了,他觉得孟悢之死十分蹊跷。

    孟浑这人他了解,虽然得到提拔成孟郡都尉,但孟浑不改草根脾性,性格老实本分,没这个本事缜密布局,更别说几次出言挑衅、话里话外透露着一个“贱”字。

    不仅如此,截粮埋伏也需要大量人手,孟浑逃离孟郡的时候带了不少人,但那都是残兵败将,一路上死的死,伤的伤,有什么能力歼灭孟氏精锐,过程之中还多次戏耍羞辱?

    孟湛养病的时候反复推敲,觉得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孟浑背后肯定有主谋。

    堪堪养好病,他便派人去河间郡仔细查探消息。

    奈何沧州孟郡距离河间郡十分遥远,快马加鞭,一月一来回,信息传递太慢。

    等孟湛将怀疑的方向挪到柳佘身上,人家早已经在上京当总考评官,卸下浒郡郡守之职,荣升崇州牧,考评刚结束便走马上任,去了东庆边境,一南一北,横跨了整个东庆版图。

    至于孟浑?

    孟浑那会儿也已经带着千余部曲去了崇州避风头,正好错开了孟氏的奸细。

    孟湛原想对柳氏下手,试探一下柳佘的反应,毕竟他手里没有证据证明柳佘便是指使孟浑杀害孟悢的元凶,不过河间柳氏仅有普通族人,最重要的柳佘在崇州,小的在琅琊郡求学。

    正巧,那时候皇帝已经将镇北侯府彻底打压下去,空出来的兵权总要有个心腹。

    孟氏便成了最好的选择,这多少也转移了孟湛的注意力。

    直到大半年前,孟湛收到消息,说是奉邑郡境内有一员猛将名为孟浑,领兵攻克茂林县!

    孟浑?他竟然还没死?

    孟湛活像是打了鸡血,连忙遣人去调查,一来一回又是好些日子,终于查到干货。

    孟浑还是那个孟浑,曾经的孟郡都尉,如今成了柳羲手下的先锋营校尉。

    柳羲是谁?

    柳佘唯一的儿子。

    孟浑又是谁?

    杀害孟悢、戏耍沧州、骗取粮食的罪魁祸首。

    这两人凑到一块儿,孟湛不需要什么证据,他便能断定当年残害孟悢的背后元凶就是柳佘!

    四五年了,杀子之仇片刻不敢忘,一想到珍爱的儿子被人放血之死,带着尸臭的尸体躺在冰冷的棺材里,他仇恨难平……虽然他与柳佘有龌龊,但这人怎么敢下狠手,要了孟悢的命?

    孟悢之于孟湛,不亚于柳羲之于柳佘??!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孟湛原想远离皇帝和昌寿王之间的战争,如今却横插一脚,预备以此为筹码,帮助其中一方赢得胜利,到时候向柳佘满门发难,谁知皇帝面上答应得好好的,背地里却被奸妃蛊惑。

    不得已,孟湛只能调转目标,舍弃皇帝,转头与昌寿王合作。

    柳佘杀他一子,他便要灭了柳氏满门!

    无辜的柳佘替姜芃姬背了锅,然而被姜芃姬坑害的人家,岂止是一个孟氏?

    在遥远的北疆,另一场风暴还在酝酿。

    皇庭大王毕竟是皇庭大王,他从普通皇室杀出一条血路,成了北疆的王,还是有点手段的。

    马场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大批量死亡的战马更是令人心尖流血,但目前之际,最要紧的还是想办法稳住局势,减少各个部落、各个牧民的损失,提到弥补损失,自然少不了钱财。

    提到钱财,北疆商行的管事纷纷青了脸色。

    为了抵抗外国的商贾,保证北疆的利益,皇庭大王在“智者”兀力拔的建议下整合了各行各业,组建了商业联盟,既能互惠互助,又能增加本土商业的竞争力。

    不过,商行联盟有联盟的好处,自然也有一定的坏处。

    他们看到“天宫琉璃”的价值,观望一阵子之后联合吞并了古信聚宝斋的囤货,预备学着古信“待估而沽”、“饥饿营销”的手段,将“天宫琉璃”物以稀为贵的特质发挥到最大。

    只是,他们还没赚几个钱,马瘟就发生了,然后又是轰轰烈烈的战马死亡,马场损失……

    如今需要真金白银添补漏洞,他们愕然发现,流动储存的金银铜钱不到平日的四分之一。

    北疆商行的确有钱,但人家的钱多为各个商铺生意、马场、战马、种马、马驹商队、珍惜货品……这些东西折合成金银珠宝,北疆商行当然富可敌国,但要说到手的真金白银么……

    啪啪啪——

    “钱呢?莫不是谁私自挪用了?”

    总管事将桌子拍得噼里啪啦响,气得胡子都要飞了。

    小管事战战兢兢地嚅嗫道,“给小的十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

    总管事气急,一把夺过对方递来的账目,一目十行看完。

    账目全部对得上,但是他们商行的钱去哪里了?

    看到后面,总管事脸色一青,无奈道,“想办法将‘天宫琉璃’都卖出去吧……”

    小管事急忙道,“可是——”

    总管事打断他的话,“没什么可是,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拿出一笔钱,上头的人要用?!?br />
    谁都知道“天宫琉璃”珍贵无比,黄金宝石不敢与它争锋,若是再过个几年,兴许还能更贵。毕竟他们是用三成价格坑了古信,哪怕按照市场的原价抛售,这也是稳赚不赔。

    不仅不赔,还能饱赚一笔。

    道理谁都懂,奈何时间不够,他们等不起了。

    无奈,只能将“天宫琉璃”抛售出去,换取真金白银。

    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

    大部分北疆贵妇都是贵族出身,商行也多由这些贵妇的娘家开设。

    她们买“天宫琉璃”,根本不给金银珠宝,反而是“记账”、“先欠着”、“直接拿”……更有甚者,说是用钱买,直接是用商行的钱付账,这跟左口袋的钱放进右口袋有什么区别?

    其中,兀力拔的夫人最是豪气,一口气扫了十套头面。

    然而,商行却没有拿到一分钱,反而是一叠欠条。

    对于贵妇来讲,商行就是她们娘家开的,就是她们自家的钱袋子,买个东西还需要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