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三族原本就是以多民族、多部落的形势散居,逐水牧马,每个部落之间总有纷争和打斗,后来有一支部落在大夏朝末帝的支持下异军突起,耗费数十年统一了北疆各大部落势力。

    这支强势的部落便是“羌族”,据说是羌巫族的残余后裔,如今也是北疆三族中势力最大、人口最多、财富最盛的一族。北疆三族皇庭与中原不同,其中的势力组成更是错综复杂。

    若是在中原皇室,皇帝昏庸无德,百姓多半会选择忍耐,大臣劝不动,多半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顺着皇帝心意胡作非为,但在北疆这块地方,情况却是不一样的。

    皇庭大王若是没有能力,三族长老院有资格动用各自的力量将他废除,推举新王!

    兀力拔早早建议皇庭大王宰杀与刹澜国汗血宝马接触过的母马,皇庭大王却抱着侥幸心理,以至于马瘟有足够时间蔓延传播,给各大马场造成了无可估计的损失,这笔账算谁的?

    在北疆大王整合马场之前,各大马场都是北疆显赫贵族所有的。

    贵族们愿意让马场接收皇庭的管束,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如今皇庭大王的错误决策让他们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这些有权有势的贵族能轻易咽下这口气?

    当柳佘的消息传到象阳县,北疆三族内部已经斗得鸡飞狗跳,皇庭的威信遭受极大打击。

    姜芃姬穿着略厚一些的麻衣裋褐,坐在田埂旁,头上戴着遮阳的斗笠。

    今年虽有旱灾,但田间收成还是不错的,去年收复象阳县,一口气开垦了大量的荒田,几乎每家每户都分到十来亩,经历丰收的喜悦,如今百姓们正在烧秸秆铺田,增加田地肥力。

    姜芃姬安静地听了密报,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会儿已经接近深秋了,按照往年惯例,第一场初雪也该下了。

    姜芃姬平静地道,“无须担心,等初雪落下,北疆那边的马瘟就能得到抑制了,只是已经产生的损失无法挽回。跟父亲说一下,若是有能力的话,尽量挑唆北疆内部的矛盾。北疆皇庭大王政策严重失误,给诸多贵族马场造成了巨量损失,想来他现在也是满头包吧?”

    这段时间,姜芃姬不是在木工坊忙碌便是在田间干活,闹得直播间观众还以为她要转职了。

    现在来了个柳佘的密使,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一念曲终】:哈哈哈哈——这个笑话我能笑一年,北疆三族还想入侵东庆呢,谁知老天爷不赏脸,冷漠地丢了一个“马瘟”,现在可好了,估计连皇庭大王都要被人赶下来了。

    【油爆香菇】:天时地利人和,唉,北疆三族连天时都没有,还有勇气攻打东庆,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么?现在可好了,马瘟来了,战马死了一匹又一匹。本宝宝找度娘查过了,哈哈哈,古代战马真不是一般的贵,北疆马场几乎全军覆没啊,这得损失多少钱?

    【落日印苍穹】:不不不——他们的确损失了很多战马,折算成银钱很昂贵,但是你们要知道,战马不是通货货币,不是流动资金,北疆三族亏损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庞大。

    假设北疆的战马可以贩卖,卖给其他人的价钱肯定是虚高的,但不能说战马就值这个钱。

    北疆三族拥有大大小小的马场,价格他们说了算,外人又不知道一匹战马的实际成本。

    【今天抢盒子】:这倒是,我们是按照战马贩卖的价格计算他们的亏损,如果是以成本价格计算的话,损失肯定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吧,反正都是血亏。

    【贼踏马刺激】:只有我一个人担心主播以后要是攻打北疆,马瘟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姜芃姬扫了一眼直播弹幕,密使已经退下,她看似神游天外,实则在直播间发了条弹幕。

    【主播V】:我听了密使回禀的内容,多少能猜出马瘟是怎么传播的,多半和蚊蝇昆虫有关。马瘟病源来自刹澜国附近,那里气候湿润炎热,一年四季不见霜雪,多为春夏。若蚊蝇昆虫便是传播源,那么等天气彻底寒冷下来,霜雪覆盖大地,马瘟自然而然便会得到抑制。

    病源传播的途径无非那么几种,姜芃姬排除各种传播途径之后,将目标对准了草原比较常见的蚊蝇昆虫。尽管这个猜测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但她比较相信自己的判断。

    空气传播的话,哪怕病源有着超长的潜伏期,马瘟也会集中在几天内爆发开来,蔓延整个北疆草原,结果却证明不是,马瘟是以辐射感染状向四周蔓延的,传染速度不快,但也不慢。

    直播间的观众惶然大悟。

    【绯色星空】:感觉这马瘟有点像非洲马瘟,不过潜伏期比非洲马瘟更长,致死率也更高。

    【风暴英雄】:总之,主播心里有数就好啦,我们还是安静吃瓜看戏。

    此时,突然有观众提及一个问题。

    【暖铃】:啊啊啊啊啊——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小白也是来自北疆啊,会不会有马瘟病源?

    想到那么英俊帅气又乖巧的明星马会暴毙而亡,各个都焦心了。

    【主播V】:小白情况很好,它没事。

    聚宝斋管事跟姜芃姬说,他买了一匹雪白的优良战马,想要敬献给她,那会儿姜芃姬便仔细询问了一些细节,确定小白无事之后才让马夫把小白丢到大白的VIP马厩的。

    聚宝斋管事带着小白离开北疆,故意绕了一圈路才到象阳县,中途耗费了一个多月。

    若是小白有病,早就病死在路上了,哪里会平平安安到象阳县?

    田野间到处是燃烧的秸秆,姜芃姬起身套上木屐。

    这时候,李赟也巡查回来了,脸上带着淳朴的笑意,倒是惹来不少大姑娘的秋波。

    “主公——”

    姜芃姬点了点头,示意该走了。

    李赟喜得露出一口白牙,“本以为今年大旱,会颗粒无收呢,没想到竟然是个小丰收年?!?br />
    他查了查各家各户田地的收割情况,这些粮食足够养活整个奉邑郡的百姓了。

    再算上成安县那边的屯田,明年秋收,不仅一郡百姓有足够的口粮,两万大军也不缺饷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