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瘟病源是通过昆虫蚊蝇传播的,宿主身体体质直接影响潜伏期长短。

    北疆推崇天葬,任由汗血宝马的尸体在地上腐烂,被蚊蝇昆虫或者飞禽走兽当做食物。

    马场又不是干净无尘的地方,奴隶们也不会对那些小小的蚊蝇昆虫有什么防备。

    可想而知,这场马瘟真正扩散开来,会有多可怕。

    北疆皇庭被刹澜国的马贩子坑了一千万贯的巨财,所幸所有母马已经配种完了,陆陆续续发现千余母马顺利怀孕,勉强挽回了一些损失,不然北疆皇庭这次真是要亏本亏得掉裤裆。

    只是,厄运并没有就此结束。

    大约半月之后,之前怀孕的母马高烧不退,整个身体好似肿了一圈,呼吸似牛喘,偶尔还会剧烈咳嗽,鼻孔大开,流淌出大量含着泡沫样液体的“鼻涕”,这明显是生了重病啊。

    照顾孕马的奴隶吓得三步并作两步,急忙将这个事情上报上去。

    奴隶哆哆嗦嗦,身子抖得像是筛糠,嘴里不住地求饶,生怕自己也被暗中处理了。

    “难道说,母马身上的病是之前那些汗血宝马惹来的?”

    马场主人面色阴沉,母马躺在马厩的地上,气息粗重,身子却像是灌了水一样,肿了一大圈,病态严重,瞎子都能瞧得出来,这匹孕马是生了重病,“它还能救么?”

    马场兽医苦着脸,无力地摇了摇头。

    寻常小病还能治,但像这样病入膏肓的,实在是无力回天。

    马场主人暗中咬紧了后槽牙,目光似乎能迸射出见血封喉的毒液。

    之前的汗血宝马已经损失了太多的钱财,幸好母马受孕几率还算高,若顺利分娩,北疆这边的损失便能扯平,再配种繁衍个三五年,训练成强大的战马,之前的损失都能成倍赚回来。

    现在呢?

    被当成金子一样精心照顾的孕马生病了,病情严重,兽医都无力回天。

    母马死了,肚子里的胎儿也保不住,一次便损失了血统优良的母马和更加有潜力的马驹。

    想到这一笔损失,马场主人的心都要碎了。

    还未等他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另一片区域的奴隶过来回禀,又有孕马病重。

    “什么——”

    天旋地转,马场主人的声音都变形了。

    他半响才忍住咆哮摔东西的冲动,连忙对兽医道,“过去看看!”

    又是一样的病症!

    看到第二匹生病的母马,马场主人心中一沉,连忙道,“给所有孕马都检查检查?!?br />
    很显然,汗血宝马身上的病已经传染到这些母马身上了,若是趁早发现,说不定还能救。

    只是,这种马瘟潜伏期内的症状轻微,顶多有些精神不济,孕马的情绪本身就不高,实在是不好判断。最后,兽医还是找出五匹有些病症症状的病马,被人紧急从马场隔离出去。

    这件事情又一次惊动了整个北疆皇庭,北疆皇庭大王咆哮着、愤怒着,底下的人默默承受对方的口水攻击,“智者”兀力拔前段时间因为反对奢靡风气被北疆大王冷藏了近一年。

    北疆大王的确能听得进谏言,又有野心,但骨子里依旧是北疆汉子,更加崇尚武力。

    他对兀力拔挂在嘴边的之乎者也和大道理分外不屑,嘴皮子有什么厉害的,加上他又是喜欢享受、喜欢奢靡的脾性,兀力拔反对北疆贵族的奢靡风气,不就是在管束他平日里的行为?

    近一年来,兀力拔已经被北疆大王冷待了,时不时还会被呵斥两句。

    不过北疆大王脑子还在,并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只是让兀力拔工作清闲下来而已。

    如今面对这些?;?,他又想起这位好帮手了。

    “爱卿可有计策?”

    兀力拔想了想,沉声道,“大王,臣以为,不如狠心一些,舍弃了那些孕马!”

    北疆大王一听,险些气得仰倒过去。

    他诚心诚意地问,对方就给这么一个馊主意?

    放弃所有的孕马?

    踏马怎么不上天呢!

    刹澜国买来的汗血宝马已经损失了一千万贯,那些母马也是北疆血统最好的战马,一匹价格比不上汗血宝马,但也值个三五万贯甚至更贵,成功受孕的母马总数超过一千五,没有怀孕的母马也有两三千,要是将这些被汗血宝马碰过的母马都宰了,损失之大,简直挖心!

    “滚——”

    喘过气来,北疆大王气得抓起手边的东西掷向兀力拔。

    这都什么馊主意?

    十九匹汗血宝马已经让他们损失千万贯巨财,那些母马的价格也有四五千万贯,加上它们肚子里的汗血宝马的马驹,若是全部舍弃了,北疆三族这次便要损失七八千万贯!

    能留下来当配种的母马,哪一匹不是个中翘楚?

    如今都杀了,北疆的战马会损失多少精锐?

    兀力拔被砸了个正着,梳得整齐的小细辫变得乱糟糟,他不发一语,沉默得躬身退下。

    他也知道皇庭大王为何如此生气,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但他有种预感,若是不这么做,也许以后的损失会更大。

    只是,皇庭大王不会答应他的建议,各大马场的马场主更加不会答应。

    北疆大王让马场封锁这个消息,免得动摇北疆勇士的作战决心,一面令人抓紧排除病马,治疗病马,能挽回多少损失便挽回多少损失……一阵子下来,他的头发都白了不少。

    只是,之前啃食病马尸体的昆虫蚊蝇已经扩散开来,再想抑制可就困难了。

    病马之中,十匹就九匹病死,剩下的一匹活下来了,肚子里的马驹也已经死于腹中。

    这个噩耗远未结束,不仅仅是孕马出现发病痕迹,连马场的小马驹也出问题了。

    那几日,北疆马场风声鹤唳,北疆皇庭充斥着大王各种咆哮愤怒的吼声。

    马场守卫森严,半点儿风声都没流出来。

    姜芃姬派遣的探子并没有查到马场内的具体情况,但对她而言,这点消息已经够了。

    “北疆皇庭这次可是亏大了?!苯M姬笑着将那卷竹简递给卫慈,让他看过传递给其他人,“不仅要将裤裆输掉,说不定连祖上积累的家当都要赔进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