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战马的特殊性,大多数公马都会被阉割,骟过的战马更加温顺容易驯服,掌控方便。

    少数优良品种的公马会被留下来当做繁衍的种马,保证孕育出最优质的下一代。

    这一代的北疆皇庭大王算不上多么英明神武之人,但他有野心,还能听得进旁人的谏言,在“智者”建议下,他整合商业联盟,将马场资源紧紧掌控在皇庭手中,不得轻易贩卖战马。

    前者避免了外来的商业冲击,加强本土的商业竞争能力,后者则增加了北疆的战力以及皇庭的威严和统治。以前只要有钱就能从北疆马场手里买到足够多、足够好的战马,如今不行。

    为了给北疆战士提供更好的战马,提高整体战斗力,北疆皇庭每年都会拨出一笔钱购买刹澜国的汗血宝马,然后再将这些汗血宝马租借给各大马场,培育出来的二代战马不得外售。

    北疆三族本就以骑兵为主要战力,靠着这个办法,战力急速飙升。

    大夏朝覆灭之前,北疆三族以大夏为宗主国,自己为附属国,年年朝贡,岁岁称臣。

    如今大夏覆灭,九州分为五国。

    曾经和北疆三族一样的附属国——南蛮四部,一年前灭了南盛国皇室,占了南盛国半壁江山,从曾经的附属国翻身占了宗主国的地盘,这让北疆三族信心倍增,野心越发壮大。

    南蛮四部那些蛮人都能做到的事情,他们北疆三族为何做不到?

    东庆不争气,内乱不断,正是北疆挥兵中原,逐鹿天下的大好时机!

    北疆皇庭为了培育更多的战斗力,每年购买的刹澜国汗血宝马数量都在增加。

    最初也才一两匹试试水,如今动辄十几匹,二十几匹。

    今年预定购买三十五匹的,奈何汗血宝马娇气,路上水土不服死了一些。

    纵然如此,北疆还是买了十九匹汗血宝马,按照马场规模大小,全部借了出去。

    然后——

    马场按照往年的惯例给公马和母马配种,因为马场管理极好,北疆气候也不错,母马长年发、、/情,刹澜国送来的汗血宝马都在四岁左右,正是配种的黄金年龄。

    北疆皇庭租借的汗血宝马是有时间限制的,马场方面也不敢浪费时间。

    每年这个时候,几乎是马场最为繁忙热闹的时节。

    当然,忙碌的都是照顾马场马匹的奴隶。

    只有极少数的时间,他们才能忙里偷闲,三五奴隶聚在一起细细低语。

    “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今年这些汗血宝马怎么感觉格外没劲儿?”

    另一名奴隶道,“水土不服呗,再者说了,往年都是春夏送来的,今年晚,自然没劲儿?!?br />
    “这倒也是——”

    种马不好当,适龄适孕的母马成百上千,但马场就分到那么一两匹汗血宝马,可不累着了。

    大约过了小半月,照顾汗血宝马的奴隶惊恐地发现有一匹汗血宝马毫无预兆地倒在地上。

    喊来了兽医,这才发现这匹汗血宝马生了重病。

    “之前还好好的呀,怎么会——”

    奴隶急得冷汗直流,吓得牙齿都在打哆嗦。

    作为马场的奴隶,他们捆成一捆,价值还不如汗血宝马一根马鬃重要。

    如今珍贵的汗血宝马生病了,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更加令他们揪心的事情发生了,这匹病重的汗血宝马还呕血,皮肤总浮现青紫淤血。

    马场以为奴隶暗中打伤汗血宝马,暴怒不已,第一时间处置了一批奴隶。

    兽医想尽办法治疗,这匹马还是病死了。

    尸体很快就腐烂发臭,气味极重,惹来不少昆虫蚊蝇。

    一匹汗血宝马的价值高达四五十万贯,死了一匹便是损失了那么多钱,搁谁谁不心疼?

    因为这些汗血宝马是从北疆皇庭那边租借的,马场方面还要全权负责,赔偿损失。

    最后追究下去,照顾汗血宝马的奴隶一个都逃不掉,纷纷被残忍杀害,给马儿陪葬。

    北疆三族有天葬的习俗,汗血宝马经过兽医鉴定是生了怪病,不是别的,所以也天葬了。

    这好似一个开端,这匹汗血宝马死亡刚半月,另一个马场又传来汗血宝马生重病的消息。

    第二匹生病的症状与第一匹一模一样。

    北疆从未有过马瘟,自然没将这两匹病马的症状往这方面想,哪怕想了,也会否定。

    据他们所知,得了马瘟的马,顶多七八日便会病发,急性一些一两日就出现病重特征。

    马瘟也只从刹澜国的马贩子那边听过,北疆等地根本没有马瘟这回事。

    这些汗血宝马从刹澜国千里迢迢而来,走了快一年,到了北疆三族之后又在马场配种半多月,根本没有生病的迹象,顶多有些精神不振,要是马瘟,早就死一片了好么。

    殊不知,马瘟也有不同种类。

    刹澜国的马瘟,发病急,染病半月之内必然出现症状,死亡率高达九成以上。

    这次马瘟的源头却不在刹澜国,而在路途,连刹澜国的马贩子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染上的。

    潜伏期极长,根据马匹身体素质和抵抗能力,潜伏期从一月到四月不等。

    当然,一旦病发,这意味着病情已经严重得无力回天,难以救治。

    好比第一匹病死的汗血宝马,内脏几乎充斥着淤血和浓水,肌肤皮表泛着大片的淤血。

    因此,马场的主人才怀疑是奴隶暗中用汗血宝马泄愤,将宝马打得内伤病重。

    更加重要的是,这种病马的尸体需要火葬处理,不然昆虫蚊蝇便会将病源传染到其他宿主。

    诸如,马、骡、驴都是易感染的宿主,其中以孕期的母马和体质较弱的幼马最容易感染。

    有了第二匹,自然会有第三匹和第四匹,几乎没有相隔太远的时间。

    此时此刻,马场的配种基本已经接近尾声。

    汗血宝马连续死亡,这引起了北疆皇庭的高度重视,皇庭大王下令让人彻查此事。

    此时,众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刹澜国的马贩子,只是人家收了钱早就启程离开两个月了。

    没等他们查明,马场又接连传来种种噩耗,高价收买的十九匹尽数死亡,不留活口。

    十九匹汗血宝马,每一匹的价格都在四十五万贯到六十万贯之间,为了它们,皇庭拨出至少一千万贯的金银珠宝,如今刚配种一轮便死光了,这个损失谁来赔偿?

    面对这个损失,北疆皇庭的大王愤怒咆哮。

    刹澜国这是将十九匹病马当成好马卖给他们,坑他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