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观众看得一脸懵逼,他们原本还想围观姜芃姬打猎烤野味呢,不知道情节怎么发展成这样了,为何突然说要骟公马?倒是有个家住北方草原的小伙伴有经验,道出了缘由。

    【汉美我的嫁】:噫,难不成是大白姑娘要当妈妈了?

    这条弹幕发出来,众人纷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炸了锅。

    【牧牛流奶】:握草!拿来洒家四十米大刀,哪个不要脸的公马让我家大白闺女怀孕的,经过洒家的允许了吗?主播,不用你动手,本宝宝就能阉了那个不要脸的公马。

    【琵琶吃枇杷】:不是!等一等——我们家大白是闺女?不是帅小伙么?

    【女娲不是女祸】:嘎嘎?大白那么帅的马,不是帅小伙么?我超级喜欢它和主播配合作战,扬起马蹄踹人的狠度,一蹄子就把人的胸骨给踢碎啊,那么猛的马,竟然是姑娘?

    【油爆香菇】:#鄙视,主播那么猛的家伙,那还是个妹子呢,大白怎么就不能是姑娘了?

    姜芃姬一面安抚对她亲热的大白,一面疾言厉色地质问马夫。

    大白可是她的坐骑,现在也不是春天,怎么将没有骟过的公马放在她家大白的马厩?

    她家大白独有的VIP马厩是什么马都能待的?

    马夫抬头,面色露出些许诧然之色,结结巴巴地道,“确实有那么一匹……”

    “牵出来,看我不亲自骟了它!”

    姜芃姬一面发火,一面扭脸避开大白亲热的舌头。

    难以消受美人恩啊。

    不过几个来回,她感觉自己发髻都要被大白舔掉了。

    马夫不肯挪动脚步,姜芃姬眉梢一蹙,严厉问道,“怎么了?我的命令不好使?”

    见姜芃姬是真的生气了,马夫诚惶诚恐地道,“主公恕罪,只是那匹马……那匹马是难得的骏马良驹,小的以为主公让小的将它与大白放在一个马厩,这是为了撮合它俩啊……”

    姜芃姬一脸懵逼,“???”

    便是怔神的一瞬间,大白的舌头已经在她的脸颊舔了一圈。

    这个马夫也是爱马之人,近两年更是将最威武雄壮的大白当成亲闺女看待,每日割最新鲜最上等的马草给大白吃,让它保持油光水滑的美丽外表,维持最健康的状态。

    一个多月前,商队进贡了一匹混血的北疆骏马,小伙子贼漂亮。

    马夫也战战兢兢询问过这匹公马如何处置,这个年纪还没有骟,明显就是留下当种马用于繁衍更加优良的后嗣,姜芃姬给的回答是直接放在大白的马厩,于是马夫就这么照做了。

    听了马夫委委屈屈的讲述,姜芃姬终于从脑海翻找出那段时间的记忆。

    姜芃姬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两岁左右的战马都是骟过的,聚宝斋管事献马之前只说那是一匹血统优良的北疆战马,父一辈是刹澜国的汗血宝马,可没说这匹马没骟过。

    没骟过的战马脾性爆裂,极难驯服,若是到了春日发、、/情季节,更是难以控制。

    姜芃姬原本还想等李赟回来了,将这匹好马送给他,如今一看却是不能了。

    她不清楚李赟的骑术如何,也不想让他冒着风险去驯服一匹野性未驯的烈马。

    马夫战战兢兢地问道,“主公,小的还要将小白牵过来么?”

    小白?

    姜芃姬嘴角神经略有失控。

    “牵过来!”

    马夫照做,等她看到那匹从头到脚写着“乖”的马,姜芃姬终于明白对方为何叫小白了。

    大白看到小白,上前两步蹭了蹭,对方温温和和地回应,连步子都走得秀气万分。

    “这马……真的没有骟过?”

    她就没见过这么秀气听话的公马,小白的体型比大白稍稍壮硕一些,毛色也是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站在大白身边看着像亲姐妹,看看大白主动的模样,她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她说不出话,直播间的观众却能帮她吐槽。

    【想不出艾迪了】:啊,我家大白闺女果然是女王,肯定是它驯服了小白。

    【随便取一个】:肯定啊,其实大白现在的年纪,搁在马群之中也算是剩女啦。小白似乎才两岁多,正是小鲜肉一枚,这俩生的宝宝,血统肯定好得没话说,主播就别棒打鸳鸯了。

    【还算好听吧】:一般来讲,古代的战马都是骟过的,易于驯服和管理,他们会留下血统最好、状态最佳的公马作为种马,孕育强大的后代。小白虽然秀气了一些,但好歹也是汗血宝马和北疆战马的后代,不说纯血,但也是血统二代啊,主播就别骟了它了。

    姜芃姬拧了拧眉头,问马夫北疆那边马场的种马一匹多少钱。

    马夫不知道北疆的情况,但他听说过沧州马场的种马价格,血统优良的种马,一匹十万贯上下。这是外头寻来的好马,要是自家马场产的种马,价格肯定没有那么贵。

    姜芃姬怔了一下,眼神在小白身上瞟了一眼,这匹马似乎有些怕生,缩在大白身后。

    姜芃姬:“那么这一匹呢?”

    马夫道,“小的向商队打听过,小白似乎是花了十五万贯买来的?!?br />
    十五万贯的种马?

    这么一个害怕胆小的怂样?

    姜芃姬深吸一口气,道,“算了,不骟了?!?br />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你养马经验丰富,你看小白身体如何?可有生???”

    哪有种马会这么害羞胆???

    秀气得像是马中的大家闺秀。

    她家的大白反而像是霸道总裁。

    北疆来的马,姜芃姬还真是有些不放心,不过她感知了一番,对方的身体状态很不错。

    马夫连忙道,“并无,小白身体状态极好?!?br />
    姜芃姬沉默了一下,嗤笑道,“我倒是没见过脾气这么怂的战马?!?br />
    大白怀孕了,姜芃姬也不好骑着它去打猎,干脆让人给小白披了马鞍和马镫。

    马夫惊慌道,“主公不可,这匹马还未驯服,要是不慎惊到了主公……”

    姜芃姬道,“没事,它有本事将我甩下马背,我倒是对它另眼相看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