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捏了捏下巴,道,“你在琅琊书院的交际圈不是挺广的?想办法多骗几个人过来。你家主公在琅琊书院求学三年,‘同窗之谊’可比其他关系靠谱,帮助他总比帮助黄嵩要好?!?br />
    卫慈苦笑,哪里是他不想“诓骗”?

    分明是八字犯冲,招揽困难。

    前世的程靖,他的主公黄嵩兵败自尽,他也自戕牢狱,打败黄嵩的人是姜芃姬。

    前世的吕徵,他的主公称帝之后御驾亲征,最后被陛下领着数千精锐奇袭,直捣黄龙,砍了首级,几个“皇子”争权夺利,反而被姜芃姬逐一蚕食,吕徵为了城内百姓选择投降,但他却选择了爬上城墙一跃而下,临死之前赌咒发誓,成了姜芃姬难以抹去的一笔血债。

    前世的韩彧虽然也是旧主被杀,但他却接受了招安,本以为能安分养老,只是人到中年,妻子携同妻族暗中谋划宫变,想要改天换日,奈何人蠢,事迹败露,韩彧被牵连,吞金自杀。

    前世的卫慈……不说了,反正他最后也是自戕的结局。

    啊,这么一想,渊镜先生几个徒弟的死跟陛下都脱不开关系。

    至于其他从琅琊书院走出来的学子,更是死的死,伤的伤。

    卫慈是真的想将认识的同窗全部拉过来,好歹能免于一场“血战”不是?

    不过自家主公那个脾气,不是什么谋士都适合她。

    君臣的关系不是单向的,反而是双向的,唯有两者都合适才能造就千古佳话。

    举个栗子,黄嵩也算是未来的雄主,前世距离天下之主仅有一步之遥,程靖也曾被渊镜先生品评为“王佐之才,济世之臣”,这两人碰到一块儿应该是强强联合,结果呢?

    黄嵩和程靖君臣关系破裂,后者被囚禁牢狱两年多,最后自戕殉主。

    最好的人才未必是最好的选择,自家主公只需要选择真正能辅佐她的人就行。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蔽来鹊?。

    他专心致志为姜芃姬考虑,自然要为她选择最好最合适的帮手,那些拖后腿的还是算了。

    重活一世,卫慈看得很开。

    杨思啧了一声,嘲讽地道,“我看,八成是你家主公求学期间人缘不怎么好吧?为何你家主公比黄嵩更加有潜力,程靖却更看好黄嵩?想想你家主公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嘴……啧啧,做个不负责任的假设,莫不是你家主公在书院求学的时候把人家程靖给狠狠得罪了?”

    卫慈哑然,他避重就轻道。

    “友默早已出师,主公在琅琊郡的时候,这俩应该没碰过面?!?br />
    没有碰过面,自然不存在得不得罪的问题。

    只是……

    姜芃姬在琅琊求学,卫慈大半时间都在外头晃荡,但这不意味着他不关心书院的事情。

    要说人缘,自家主公在琅琊书院的人缘还真是不怎么好。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家主公的性格相当随性,书院学子多半是中规中矩、做事一板一眼的“正经”人,后者对姜芃姬随便的举止和作风自然看不上,甚至恨不得掩鼻而过。

    不过,要说朋友,她也是有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只是,大多都是酒肉朋友,一起喝花酒的。

    杨思托着腮道,“唉,那大概是无缘无分吧。不过我听人说程靖之才不亚于前朝皇甫丞相,你就真不担心程靖帮助黄嵩在北方站稳脚跟,到时候,这可是个心腹大患?!?br />
    卫慈道,“巧妇难煮无米之炊?!?br />
    “何意?”

    “他们缺钱?!蔽来刃α诵Φ?,“短时间内发展不快,势头不猛?!?br />
    杨思道,“这可未必。我从昌寿王那里了解过黄嵩的消息,这人家里当真是不缺钱的?;漆缘哪棠瘫臼呛殴丫又?,因容貌姣好被黄覃看中,黄覃纳其为妻,过继了寡妇前夫之子,也就是黄嵩的父亲,待其如亲子,黄嵩更是被黄覃当做亲孙疼宠?;漆灾附柚岂诔械娜寺?,做了不少经营勾当,赚钱不知凡几,身家厚重?;岂ㄊ铺咸?,暗中挪用国库……”

    几辈人的经营,不都是为了子孙后代?

    黄覃、黄嵩之父,这两代人的积蓄最后都是给黄嵩的。

    黄嵩的本家受到黄覃提携,这些年也是起色不少。

    黄嵩缺人,但绝对不会缺钱。

    如今又有风珏和程靖两个重量级人物相助,想来过不了多久也不会缺人了。

    卫慈笑道,“慈的意思是……黄嵩没有主公有钱?!?br />
    前世,黄嵩发展的确迅猛,占据东庆北方大片沃土,如今么……

    卫慈当真不是很担心。

    姜芃姬前世发展起点这么低,依旧能强势上位,如今开局这般好,没道理会阴沟翻船。

    “黄嵩这人聪明得很,没有绝对把握,他不会主动招惹强敌?!蔽来群徒M姬的意见一样,潜心发展自己的力量,这样才能在乱世中占据一席之地,“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上?!?br />
    不仅不会对上,说不定两家还能结盟,合作一阵子。

    卫慈刚有这个念头,那边的程靖也在劝说黄嵩与姜芃姬搞好关系。

    程靖瞧着整个坤舆图,沉着声音道,“北方局势,俨然成型。柳佘占据崇州,浒郡又是他经营多年的老巢,依照他的手段,哪怕让出来了,浒郡实际上还是在柳佘手中……”

    浒郡以前是穷山恶水,不属于任何一州,它的面积比东庆面积最小的一州还要大一些。

    如今已经是东庆的产量大郡!

    崇州、浒郡在加上姜芃姬盘踞的三分之一的丸州,北方势力基本在柳家父子手中。

    “主公若想与柳羲一较长短,气候未成之前莫与其争锋,该将重心放在南边。柳家父子虽然雄踞北方,但北方还有北疆三族虎视眈眈,他们无暇顾及南面势力,这是主公的好机会?!?br />
    黄嵩叹息,道,“可是友默,南边的昌寿王与谌州还在较劲儿,哪个都得罪不起?!?br />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两个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黄嵩还真不是对手。

    程靖浅笑道,“未必?!?br />
    昌寿王与谌州交锋,二者难分胜负,但这也意味着二者都在消耗彼此的实力。

    他们会越来越弱,黄嵩可以见缝插针,妥善经营,越变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