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下手为强?

    如今姜芃姬占据奉邑郡全境,手中有两万精心训练的兵卒,等明年开春便能横扫丸州,将整个丸州纳入名下。到时候直接奏折一封,强迫东庆皇室封其为丸州州牧,亦无不可。

    若此时为了将劲敌掐灭在萌芽之时,派遣重兵横跨半个北方去打黄嵩,明年便拿不下丸州。

    但是……任由黄嵩在南方北方交界处做大,他们也不爽。

    风瑾道,“此事还是与主公商议为好?!?br />
    到底是任由一个劲敌成长起来,还是先顾着自己发展壮大?

    这个问题对于姜芃姬来说,闭着眼睛用脚趾头都能选对。

    “那么着急做什么?”她笑着道,“程靖这人我听说过,渊镜先生的关门四徒之一。来历挺大,可是你们别忘了,咱们家子孝也是渊镜先生的徒弟啊?;漆缘玫匠叹父ㄗ粲秩绾?,还能日天不成?我也在琅琊书院求学过几年,对程靖这人有一定了解。他?不足为惧!”

    听到诸如“日天日地”之类的话,风瑾和徐轲一脸正经,听不懂,很污的丰真却是秒懂。

    “程靖若是无才无能,如何能被渊镜先生看重?”

    丰真听到姜芃姬说程靖“不足为惧”,不由得蹙了蹙眉,对这个通过卫慈认识的好友,丰真一直挺欣赏的,对程靖也报以了高度的肯定,姜芃姬轻视的态度令他有些不悦。

    “我不是说程靖无才无能,而是说他和黄嵩搭档,怕是互相拖后腿?!苯M姬道,“黄嵩这人我认识,程靖这人也从琅琊书院诸多学子口中了解过一些。他们在一起能共患难,未必能共享福。程靖这人比怀瑜龟毛多了,他不仅以君子标准衡量自身,也喜欢以此标准衡量旁人?;漆哉馊嗣?,大节无过,小错满身……啧啧……这两人性格不合适,除非有一个退让改正?!?br />
    姜芃姬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道,“简单来说,程靖这个性格需要一个有包容性的主公,不介意他的些许指摘,黄嵩则需要无视他那些小毛病的下属,不然的话,简直是一场灾难?!?br />
    当然,凡事都有蜜月期,黄嵩和程靖此时还处于浓情蜜意的状态,情、、/人眼里出西施,看哪儿都觉得满意?;漆阅壳笆菩?,自然会谨慎收敛,程靖也会一心辅佐,全力相助。

    不过,等黄嵩实力强大了,他身边人手众多的时候,程靖这些规劝也许会很碍眼。

    说完,她总结一番,“我们顾好自己的事情就行,站稳脚跟远比什么事情重要?!?br />
    丰真道,“任由黄嵩做大,必然是主公头号劲敌?!?br />
    姜芃姬嗤笑一声,“我的劲敌?他再修炼个十年八载也没资格。纵然能与我分庭抗礼,他也一样赢不了我。若是顾着这么一个劲敌而忽略了更加重要的事情,那才是本末颠倒?!?br />
    按照姜芃姬最初的计划,她的战场在北疆和东庆北方,南方那块地方她暂时无暇顾及。

    “没有黄松也会有绿嵩或者黑嵩,强大自身才能无所畏惧?!?br />
    所以,姜芃姬依旧坚持自己的主见,明年开春收复丸州!

    只要占据了丸州,加上附近的崇州以及暗中掌控在柳佘手里的浒郡,三地串联成一片,到时候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人有人,要兵有兵,再加强对骑兵的克制,未必不能赢过北疆。

    赢了北疆有什么好处?

    不仅有丰富的矿藏、无数金银珠宝、广阔的地域和商业区域,还有无数马场和精锐的战马。

    东庆境内的马场集中在沧州,拿不下沧州或者得不到沧州孟氏的支持,骑兵根本不成气候。

    如果能蚕食北疆,有了马场和精锐的战马,还愁骑兵组建不起来?

    有了骑兵,再扭头攻打东庆境内的势力,几乎易如反掌。

    丰真眼神认真地看着姜芃姬,内心感慨,此子心性坚定,不为外物所动,却有明主之相。

    “这个冬日,还是要辛苦你们了??褐蟊刚酵柚?,诸位没什么意见吧?”

    风瑾和徐轲脸色巨变,似乎想起去年冬日被加班支配的恐惧。

    唯独不了解情况的丰真笑着应道,“主公所托,岂敢推辞。只是,主公莫要忘了先前约定?!?br />
    吃喝玩乐的报销大腿,一定要抱好,这可是以后的饭票啊。

    姜芃姬同样回以轻笑,“自然,允诺子实的事情,我怎么会忘记?!?br />
    徐轲对风瑾使了个眼色,询问情况。

    主公和丰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勾当?

    风瑾暗中叹息,嘀咕着说了,徐轲险些没笑岔气。

    “主公讲的话,如何能当真?”徐轲一边笑一面吐槽,“主公常常将这些话挂在嘴边,殊不知政务厅永远忙碌,一年到头只忙一阵子,一阵子便是一年……哪有时间让他吃喝玩乐?”

    风瑾道,“可不是?一年到头,唯有过年前后有七日休沐,可这七日,食肆、赌坊、青楼、南院……家家闭户,准备着过年与家人相聚。店都关了,不知道他要上哪里享乐。唉,又是一个被主公糊弄的,不知他何时能知道真相……怕是不会太迟?!?br />
    两人相视一笑,看到彼此眼中的幸灾乐祸。

    成安县,卫慈也收到程靖归顺黄嵩的消息,对此他只能感慨一句命运。

    杨思这人眼光老辣,对黄嵩和程靖的评价与姜芃姬说言没有多大出入。

    卫慈沉默以对。

    杨思道,“你与程靖乃是同门师兄弟,以后打起来,怕是难做?!?br />
    卫慈不甚在意地道,“要说难做,还能比得过怀瑜和风珏这对亲兄弟?”

    不只是风瑾和风珏,这俩兄弟的大兄可是辅佐了另一人,分明是三兄弟彼此扎心才对。

    “那你怎么一副难过的表情?”

    卫慈未曾对答。

    他如何回答?

    难道告诉杨思,他沉默以对,仅仅是因为前世的程靖也是效力黄嵩手下?

    程靖在黄嵩势力最巅峰的时候被囚,因为君臣意见相左,矛盾愈发尖锐。多年矛盾爆发开来,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程靖被囚,关了两年多,等黄嵩兵败自尽,程靖听闻消息,最后自戕牢狱。

    他修书一封给程靖,试图招揽对方,奈何程靖还是去了黄嵩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