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丰真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柔软透气的轻便衣裳——因为常年服用寒食散,他的肌肤十分娇嫩,稍稍磨一磨都能露出明显的红印子,疼痛不已,所以他只能穿破旧的旧衣裳。

    洗了个澡,长发还沾着湿气,他坐着喝了一杯姜芃姬酿的酒。

    一口下肚,酒水所经之处**无比,暖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微醺酒意直冲大脑。

    “世间竟有如此烈酒?美哉!”

    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过后便回味无穷,那种微醺的酒意令他全身轻飘飘的。

    爽——

    感觉比寒食散还要爽。

    姜芃姬眼角微抽,直播间的观众更是表示担忧。

    【书中自有颜如玉】:主播,你确定这家伙戒了寒食散够?要不把酒也戒了。

    【江湖蹉跎】:不止要戒酒,还要戒赌戒色,直播间都应该传递正能量,像是丰真这样放浪形骸的家伙就应该接受改造。干脆让他出家当和尚吧,五蕴皆空算了。

    【落地花生糖】:哈哈哈,虽然应该同情,不过真的忍不住,心疼一把丰真。

    【小天使】:如果没有碰见主播,丰真想怎么浪怎么浪,想怎么作死就能怎么作死,现在么……唉,身不由己……碰见主播,也许是丰真这辈子最大的劫难。

    姜芃姬道,“酒易伤肝,不宜多喝,今天喝这么小半瓶就行?!?br />
    她把剩下来大半的酒都倒到自己的碗里,脖子一仰全喝光了。

    “我的酒——”

    他刚伸出手阻拦,她碗中的酒液已经不剩几滴,速度快得丰真反应不及。

    姜芃姬冷嗤道,“那是我的?!?br />
    丰真咬牙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可恶!”

    他还没喝够。

    姜芃姬道,“还想喝么?撑过下一次瘾头吧?!?br />
    丰真:“……”

    吾有一句‘汝甚叼,令尊知否’,不知当讲不当讲。

    柳羲你给老子回来!

    一如姜芃姬所言,戒散初期十分痛苦,发作频繁,一旦撑过这段时间,便是海阔天空。

    从一开始的一两日一次发作,一次发作大半天,慢慢变成三五日发作,发作半个时辰。

    两个月之后,丰真的精气神慢慢好转,脸颊多了些健康的红晕,双唇的青色退去,连消瘦的脸颊都胖了两圈。他还未彻底戒除寒食散,但瘾头发作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姜芃姬特地照看,仅凭他自己的毅力就能扛过戒断反应,忍住服用寒食散的念头,这算得上莫大进步。

    当然,以直播间观众的吐槽来讲,也许美酒对丰真的吸引力远大于寒食散。

    戒散的好处无疑是明显的,这点丰真最有感触。

    之前的大脑类似蒙上难除污垢的玻璃,如今污垢尽除,阳光可以毫无阻碍地穿透玻璃。

    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思考速度也比曾经快了很多,甚至连记忆力都恢复不少。

    要知道他服用寒食散,脑子便有些迟钝,记忆弱,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总是过耳既忘。

    姜芃姬见他恢复得不错,直接将人提拎到了政务厅,派遣典寅当他的临时护卫,哪怕对方跑去如厕了,典寅也要在茅厕外等候,不得轻易离开……这让丰真忍不住炸毛。

    姜芃姬道,“这不是怕你瘾头突然发作么?有典寅瞧着,我比较放心?!?br />
    丰真道,“你这话谁信?”

    确定是关心他?

    他身上带着的寒食散都被清剿干净,想用寒食散也用不了。偶尔酒瘾上来,他想喝点酒或者偷摸出去找姐儿玩玩,饮酒作乐,没多久典寅就瞪着一双眼睛,幽幽地出现,不发一语地看着他,什么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他。饶是丰真脸皮厚,他也不好意思继续搂着姐儿。

    这叫关心?

    一来二去,他都要被吓痿了!

    姜芃姬正色道,“秋收刚结束,奉邑郡又要忙碌过冬的事宜,不管是百姓民生还是军队练兵,一件接着一件,忙得人头都大了。这种时候,你一人享乐,这让旁人怎么想?先忙完这阵子,随你怎么玩闹,酒色美人,一应花销,我给你报销。如何?”

    这么好?

    丰真心中怀疑,但姜芃姬说得太诚恳了,他忍不住选择了相信。

    风瑾啧了一声,主公画大饼的画技更加精湛了,丰真还不知何为加班的恐惧。

    不过,他暗中见过丰真瘾头发作的模样,如今还未彻底戒除便让他接触正事,不会出纰漏?

    姜芃姬道,“无妨,别看这人病怏怏的,实则精力过剩。一旦闲下来,脑子里不知想什么东西,瘾头发作起来也凶险。让他在政务厅好好干着,耗一耗精力,保证他连寒食散是什么都没力气去想。说白了,以前散瘾发作就是闲得,忙碌起来,情况就会好转?!?br />
    她一本正经地胡诌,风瑾却不敢苟同。

    他怎么不知道繁重的工作量可以戒除散瘾的?

    分明是自家主公胡编乱造。

    十一月下旬,古信心腹带着商队来到象阳县,这次带来的东西远比之前总和还要庞大。

    “奴见过东家?!?br />
    心腹还是初次见姜芃姬,但他面上的恭敬却不是作假的。

    “这次计划如何?”

    姜芃姬跟这位心腹在书房详谈,周遭护卫和婢女都被清场了,她还把直播间暂时关闭。

    古信的心腹便是聚宝斋的管事,他道,“一切顺利,所有‘天宫琉璃’已经以三成的价格卖给北疆商行联盟,换来钱财珠宝全部登记在此,还请东家过目?!?br />
    姜芃姬伸手接过那一册厚重的账目,上面记载果然详细无比,数目没有分文出入。

    “这次辛苦你了,我打算拨二十万贯用以嘉奖运送的商队?!?br />
    虽然只有三成,但收益无疑是恐怖的。

    二十套玻璃首饰头面以正常价格售卖,总计一百八十三万贯。

    剩余两千套则以三成价格卖给北疆商行联盟,总计一千七百三十六万贯。

    两者总计一千九百一十九万贯,这些都换成了等价的金银珠宝,上下浮动不大。

    聚宝斋管事还用了十数万贯去收购大量的羊皮羊毛,几乎要将北疆农家积蓄的存货搬光。

    管事笑道,“这都是奴等应该做的?!?br />
    姜芃姬笑着收起账目,温和道,“不,嘉奖才是你应该得到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