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道,“你回想一下寒食散发作的滋味,你摸着良心跟我说没有危害?”

    丰真脸色一僵。

    正如姜芃姬之前说的,他距离初次服用寒食散,如今已经快四年半了,一开始只是一两个月服用一次,偶尔为之,助助兴的小玩意儿,近一年却是半个月一次,直到现在七八天一次。

    每一次服散,心加开朗,体力转强,浑身飘飘然,脑子更是舒畅万分。

    一旦服散瘾头上来,他没有及时服用寒食散,周身骸骨便有千虫万蚁啃咬,难受欲死。

    不过他还算有节操,对于寒食散的依赖并不是十分严重,若是换成了旁人断断续续服用寒食散四年半,估计已经失去理智,耽于声色,头疼心闷,坐卧不安,日日癫狂不停。

    只是,按照他目前的情况,若是继续服用寒食散,以后服用间隔会越来越短,小命难保。

    姜芃姬摇头道,“你也发现了,从你最初服用寒食散到现在,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若是一到时间没有准时服散,周身骸骨便有千虫万蚁啃噬,那般钻心之苦,你能忍受得了?”

    这就是个死循环,不戒寒食散,以后对寒食散的依赖就会越来越厉害,两次服散的间隔缩短,脑子清醒的时间减少,恶心循环之后便是死路一条,丰真难以反驳。

    可是,要戒除寒食散,必须撑过散瘾发作的过程,这又谈何容易?

    丰真与很多士族的想法一样,家中有钱又不缺寒食散,散瘾发作就服用呗,何苦折磨自己?

    他想了想散瘾发作时候的痛苦,摇头如拨浪鼓,“不可不可,散瘾上来令人欲死,何苦去戒?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钭挪还迨?,人生苦短,享乐即可,何苦折磨自己?”

    直播间的观众听了他们的对话,这才清楚意识到眼前这个病弱放浪的家伙是个瘾、、/君子。

    【今天护士节】:这小哥儿厉害了,服用四年多的寒食散,现在还活着,命真大。

    【节日快乐】:唉,活着不好么?为什么不要命呢?

    【后天母亲节】:挠墙,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小哥儿说的话还挺有道理?糟了糟了,我的三观都被颠覆了。虽然寒食散不是毒、、/品吧,但服用多了一样能上瘾,这辈子也就毁了呀。

    【不要忘记哦】:楼上大惊小怪的观众,肯定没有长时间追主播的直播间,寒食散这玩意儿老早之前就出场过了。貌似跟我们华国魏晋时期有些相似,士族高门十分追捧这玩意儿。

    他们真不知寒食散有害?

    未必!

    跟丰真所想一样,很多人知道寒食散这玩意儿一旦上瘾,戒掉会十分难受,但他们又不是买不起寒食散,难受的时候服散就行了,何必折腾自己,忍受戒散时候的痛苦?

    如今这个时代,美貌是当官入仕,走向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重要条件之一,寒食散服用之后感官舒适,还能使人精神爽朗,气色红润,肤白貌美,在他们看来这是好东西啊。

    故而,追捧者甚多。

    丰真服用寒食散自然不是为了美貌,单纯是为了享受为了浪,反正命不长久,啥东西都尝试一遍才不枉此生啊。现在姜芃姬劝他戒掉寒食散,丰真表示这是不可能的,死也不戒。

    姜芃姬同样表示,本宝宝这里不收脑子不清楚的制杖。

    张平在一旁看得叹气,自家主公这样作死都没把人气得拂袖走人,可见丰真也有受虐癖啊。

    丰真也是奇怪了,人才好用就行,为何要插手人家的私事?

    卫慈认定的明主,虽有明君之相,但这性格着实不讨喜。

    丰真讥诮地问她,“追捧寒食散者众多,莫非你以后碰见一个劝一个,让人去戒寒食散?”

    小心以后无人可用。

    年纪小小,闲事管的不少。

    姜芃姬诧然道,“怎么会?又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让我去劝说。寒食散成瘾,若是不下定决心戒除,这等废人我是万万不会用的。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散瘾上来,耽误了正事?这天下这么大,总有洁身自好,脑子清醒的,我何必在这种无用之人身上耗费精力?”

    丰真不知道自己该感到荣幸还是生气。

    这样的主公吃枣药丸,要是不完,他丰真二字就倒过来念。

    “你吃了知客斋的菜品,觉得味道如何?”姜芃姬问他。

    丰真道,“人间美味,从不知菜肴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花样?!?br />
    姜芃姬冷冷道,“等你死了,佳肴美味就吃不到了,它们都在别人的食案上?!?br />
    丰真:“……”

    她问,“你喜欢眠花宿柳,一醉至天明?”

    丰真哂笑道,“圣人也道,食、色,性也。我好这一口又如何?”

    他自知命不长久,嫡妻死后,未曾续弦也不曾纳妾。

    眠花宿柳,自在逍遥。

    “等你死了,美人会别人怀中,美酒也在别人酒杯?!?br />
    丰真:“……”

    姜芃姬又道,“你还擅赌?”

    丰真忍了忍,道,“小赌怡情,有何不可?”

    姜芃姬叹息道,“等你死了,还未来得及败光的家业就是别人的了?!?br />
    丰真:“……”

    “你还有一个儿子,年纪不过五岁,家中有刻薄亲戚?”

    丰真心中诧然,不知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嘴上应道,“是有如何?”

    “等你死了,你的亲戚就会用你的遗产,欺你的儿子,你说可不可怜?”

    丰真忍无可忍:“……”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等你死了——”

    等他真的死了——

    不是,他现在还活着好不好。

    姜芃姬说,“我赞成你说‘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但是人活着才能享受万丈红尘,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如果你戒了寒食散,还能再逍遥七八年。如果不戒,保你活不过七八月。这样想想,你是不是觉得很亏?本来能畅快几年,现在几个月就要死了?!?br />
    丰真:“……”

    “美人不是你的,美食不是你的,美酒不是你的,赌银也不是你的……你说说,这还不亏?”

    好好活着才有力气浪啊,死了就只是一条咸鱼。

    所以说,真的不打算戒掉寒食散么?

    “戒——”

    他一定要好好活着,看这小子怎么把自己作死。

    谁让他左一句“你要死了”,右一句“不是你的”,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等他戒了寒食散,头一个就想办法整死这小毛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