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平觉得有些奇怪……”

    姜芃姬笑着取来一双筷子,问他,“有什么奇怪的?”

    她带着张平巡视了象阳县内所有排水点,发现排水管道运行正常,正巧烈日高挂头顶,两人腹中空空,姜芃姬和张平便在一家食肆寻了个位置,打算点几个菜应付一顿。

    巧的是,这家食肆正是官方开的,取名——知客斋。

    她环顾四周,食肆装修简单雅致,环境清幽,的确是个吃饭的好地方。

    嗯,卫慈将这一块弄得不错。

    两人落座没多久,小厢房的门帘被掀开,进来一名断了手掌的店小二。

    对方诧然地看着姜芃姬和张平,愣了一会儿才重重跪下。

    “小的见过主公!”

    食肆是官方开的,里面的员工不是受伤退役的兵卒便是战死兵卒的家人,眼前这个店小二便是因残疾而退役的兵卒,他在食肆谋了个店小二的位置。

    说是店小二,好歹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人家还能客串打手,每月的俸银能养活一家三口。

    直到现在,老兵还坚持每日晨训的习惯,人虽然残疾了,但精气神不错。

    姜芃姬道,“起来吧,我和希衡过来吃个饭而已,别弄这些虚礼?!?br />
    店小二听话起身,还是有些拘束。

    姜芃姬接过一卷竹简,这是食肆的菜单。

    直播间观众提供的点子,每一片竹简上面写了一道菜名,分门别类,瞧着很新颖。

    姜芃姬看了一遍菜名,点了两个三个素菜两个荤菜,然后将菜单给张平,趁着这个时间问了一些问题,基本是问老兵残疾退役之后的日子如何,老兵慢慢放开了胆子,没那么拘束。

    她问一个问题,老兵就老老实实回答一个问题。

    “回禀主公的话,小的这日子过得还行。几个月前冰人说媒,娶了一房媳妇儿,现在有三个月身孕啦。食肆工作不重,小的每日卯时过来清扫,准备开店,亥时关店打烊,每月能拿到两份俸银,一家人吃穿嚼用,每月都能剩下不少私房。小的媳妇也勤劳,在家打毛衣……”

    姜芃姬问得详细,老兵也有说不完的话,脸上带着些许兴奋的红晕,丝毫没有晦暗之色。

    张平默默将菜单来来回回看了十七八遍,给自家主公“拖延”时间。

    【努力存稿】:卯时上班,亥时打烊……算了算,那就是早上五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会不会太累了?看他是断了左手,生活会不会很不方便?要是现代,估计手还能接上……古代……唉,一辈子残疾。

    【争取下月爆发】:仔细听他们对话,这老兵能领到三年的伤残补贴,加起来也不少了,充当着店小二和打手护卫的角色,上班拿两个人的工资……生活应该不错?

    看直播间看久了,观众多少也了解姜芃姬这里的情况,老兵如今的日子不算差。

    【半夜修仙】:话说,为什么是陆陆续续给三年的伤残补贴,一次性给不好么?

    【我欲成仙】:依照我的分析,大概有两个原因吧。一次性给,主播这里负担很大,毕竟不是一个兵死伤。第二,要是没克制花光了,以后怎么办?我想这三年补贴,应该是给老兵缓冲时间,三年时间,耐心一些都能学会一门谋生手艺,到时候没了补贴也能养活自己?

    直播间的观众虽然没有全猜对,但与姜芃姬的用意也相差不远。

    老兵勤奋,娶来的媳妇也能干,一家子的生活还是有盼头的。

    姜芃姬点了点头,张平很有眼色地将菜单递还给老兵。

    等老兵走了,张平道,“知客斋的生意不错?!?br />
    食肆的菜品味道极好,每到饭点总是宾朋满座,哪怕这里的价格比寻常食肆贵了四五倍,依旧有百姓来这里捧场。当然,百姓也没这个经济常来吃,偶尔吃个一回还是吃得起的。

    姜芃姬道,“等食肆生意稳定下来,我打算让庖子将寻常菜品的菜谱教给县城其他食肆?!?br />
    张平怔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主公突然说这个做什么?

    姜芃姬道,“官不与民争利,民也争不起,知客斋的生意够好了。继续壮大下去,绝对会挤压其他百姓的食肆,这与我的初衷违背。让庖子将普通菜谱公开,百姓也能吃到廉价而美味的食物,知客斋继续走价格比较高昂的路线,二者互不干扰?!?br />
    食肆的名字,姜芃姬想了很久,最后采纳观众的建议,取名“知客斋”。

    说白了就是顾客群受众问题,平民百姓的食肆招待普通百姓,一顿饭花不了几个钱,知客斋做的菜比较贵,招待有经济能力的顾客,走中高端路线,尽量分开二者的顾客群。

    姜芃姬不差钱,补贴伤残兵卒她还撑得起,没必要疯狂抢夺普通百姓的生意。

    张平明白过来,不由得感慨万分。

    不靠谱的时候,自家主公是真的一点儿不靠谱,可主公要是靠谱了,明君也不过如此。

    多少上位者吃相难看地收敛百姓钱财,唯独主公看得明白,做得滴水不漏。

    两人谈话的时候,隔壁食厢传来一阵阵令人心惊的咳嗽声。

    张平倏地想起什么,道,“主公,平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br />
    一路上都有咳嗽声音??!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张平总能听到这个咳嗽声,之前还嘀咕谁啊,病得这么厉害还出来瞎逛,现在么……他神色一肃,抬手抽出腰间短匕,眼神危险地看向咳嗽传来的方向。

    他们被人跟踪了一路!

    姜芃姬笑了笑,对他摆了摆手,“收起来,吃个饭而已?!?br />
    张平是个武艺不咋地的宅男文人,姜芃姬可不是,她老早就知道有人跟着他们一路。

    张平诧然,在店小二上菜之前将匕首收回刀鞘。

    “主公,您早就知道了?”张平问。

    “不然呢?”姜芃姬笑着侧了一下身子,方便店小二摆好食案,“这张脸在象阳县,谁不认识?我也不是香饽饽,要是有人看我不顺眼,趁着我落单的时候害我怎么办?你家主公要是连这点警惕都没有,哪里敢带着一个战五渣满县城跑?吃饭,吃饱了再会一会隔壁那位?!?br />
    她话音刚落,那个咳嗽声越发惨烈了。

    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