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厅都被淹了……这雨下得也太大了?!?br />
    杨思将下摆的衣角打了个结,露出两条光溜溜的小腿浸泡在积水之中。

    他将竹简文书搬到柜子上,搬了老半天,累得气喘吁吁,老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卫慈坐在两条摞起的桌案上,笑着看他,“靖容啊靖容,你整日吃吃喝喝不劳动,如今可受罪了吧?瞧你才搬了多少竹简,竟然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这般可不行?!?br />
    杨思已经累得额头冒汗了,可恨卫慈还在说风凉话,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这狐狸莫要猖狂,待此间事了,我一定要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见你这黑心狐狸?!?br />
    杨思和书童气喘吁吁搬竹简,卫慈坐在桌案上避水,这都叫什么破事儿啊。

    偏偏卫慈体弱,要是让他做这些苦力,说不定就扑腾进水里了。

    卫慈抬袖掩唇,笑道,“你若能走得掉,再说这话吧?!?br />
    上了陛下的贼船还想下去,天底下哪有那么美的事情?

    杨思火气突突地冒了上来,不知第几次懊悔来成安县。

    早知如此,还不如待在昌寿王帐下。

    为了几顿饭把自己卖给了姜芃姬这个周扒皮,太不划算了。

    “你这狐狸,再不收敛收敛本性,小心旁人被你吓得不敢过来?!?br />
    杨思知道卫慈给不少好友发了书信,意图将人招揽过来。

    但这是个坑啊,跳进来就出不去了。

    卫慈眨眨眼,一脸无辜地道,“这点么,靖容无需担心,算算时日,肥鱼兴许已经上钩了?!?br />
    杨思诡异地沉默了一下,问,“你说肥鱼?”

    合着卫慈结交的朋友,在他眼里就是能被坑的肥鱼?

    卫子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令人心痛的是,自己貌似也是卫慈眼中的“肥鱼”之一。

    若非他自投罗网,说不定也能收到卫慈发来的招揽信件。

    想想那个场景,杨思感觉自己的心态要崩了,恨不得将卫慈扑进水里。

    “你这死狐狸,看我今日不摁死你——替天行道!”

    杨思撸起袖子,作势要跟卫慈决一死战。

    瞧着两位先生斗嘴胡闹,一旁的书童分外心累。

    要说苦力活,自家先生也只是帮了一把手,最重的活还是落在自己身上。

    成安县的排水管道还没有铺好,之前的排水沟又破又旧,两天暴雨下来整个城池都变成了一片汪洋,所幸吃水不深,杨思带着百姓紧急排水,午时刚至,城内的积水已经基本排空。

    其他两县的情况比成安县还要糟糕一些,但跟以前比起来,情况改善不少。

    这场暴雨缓解了北地的干旱,干涸龟裂的农田浸了一层水,干硬的泥也化作了松软的淤泥。

    杨思等人开始忙碌,一边要盯紧城内房屋的修建,一边要盯紧空心管的烧制,烧好之后还要领着人将沟渠挖开,将地里的积水抽干,烘烧干燥,再将空心管埋进去……

    因为成安县是今年屯田的试验县,开垦的荒田数目庞大,百姓仍需日夜劳作。

    除了这些琐事,流民的安置、荒田的分配、人员户籍、粥棚接济……什么琐事都要过手。

    真恨老娘生的时候没多给几双手!

    杨思这些日子忙得眼窝深陷,眼袋青黑,双眼布满了血丝,哪怕政务厅专门给他配了一个私人厨师,他也开心不起来……因为,尼玛累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了,这不是坑呢么!

    杨思颤巍巍地道,“我要去写信,告诉他们……这里是个坑,千万别自投罗网……”

    原本冷静自持的谋士,如今委屈得像是个孩子。

    卫慈笑道,“这话可就不对了,人多了,分摊下去的事务才能少啊?!?br />
    要是没人过来,累得还不是自个儿么?

    杨思一脸的生无可恋,“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便是认识了你,若有下辈子,记得滚远点!”

    卫慈淡淡浅笑,调皮道,“慈滚远了没用啊,重点是要避开主公才行?!?br />
    想想上一世,他为了不拖累杨思,两人私下少有往来,杨思干的活就少了?

    依旧累得天天想罢工好么。

    陛下心太大,要做的事情太多,那架势恨不得将几千年的事情都在几十年做完。

    陛下夜以继日地忙碌,手底下的官员哪个不得苦哈哈地跟上?

    下辈子想要清闲,首先要瞪大了眼睛看清楚陛下在哪里,避开她,才有可能得闲。

    杨思被噎得险些喘不上气。

    半响,他嘟囔道,“你说那条肥鱼是谁,我认识?”

    各人的朋友圈不一样,卫慈的好友未必是杨思的好友。

    卫慈道,“这人你兴许听过。他叫丰真,表字子实,漳州鞍山郡人士?!?br />
    漳州鞍山郡?

    那不是昌寿王的封地么?

    依照昌寿王之前扮演的“贤王”形象,没道理让人才从自己手中溜走。

    “漳州鞍山郡,那地方距离这里可远了。你信件一来一去怎么也要大半年,为何那么快就有回复了?”杨思蹙眉,“这个丰子实,我倒是有所耳闻,品行不是很好?!?br />
    关键是,这个丰真貌似也是个病秧子。

    不同于卫慈的体弱是后天造成的,丰真的体弱却是从娘胎带出来的。

    两个病秧子凑一块儿,这是要整死他杨思么?

    卫慈道,“子实这人生性洒脱,一贯爱说‘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他身子骨不好,天生便有些虚弱,有这般洒脱性格倒也不错,总比郁结于心,年岁不久要好得多?!?br />
    杨思挑眉,貌似卫慈以前也是个爱钻牛角尖的,整日郁结于心,他有脸说这话么?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感兴趣了?!?br />
    卫慈沉默了一下,怜悯地看了一眼杨思。

    这种“兴趣”要不得啊。

    若非丰真的确有本事,卫慈又没法给中诏那些朋友写信,他真不想招揽丰真。

    一个陛下已经够难伺候了,再来一个丰真,这日子当真要鸡飞狗跳。

    丰真,好听了说,他的脾性是洒脱,难听了说,那就是放浪形??!

    卫慈上一世认识的丰真,一个字足以形容他的一生——浪!

    因为大夫总说丰真体弱,命不长久,丰真觉得人生短暂,不及时行乐不行啊,所以这人就各种作死,把寒食散当成饭嗑啊,夜夜眠花宿柳啊,天天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啊,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啊,整天想着怎么作死,怎么作死怎么来,极大破坏了陛下手下团体的风气。

    结果呢?

    上一世,卫慈都跪了,丰真还活蹦乱跳!

    见鬼的命不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