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珍贵的雨整整下了两天两夜,直到第三天清晨雨势才渐渐小了下来。

    等金色的晨光刺破了迷蒙晨雾,空气中泛着水气和泥土的芬芳。

    见此,姜芃姬才渐渐安心下来。

    以防万一,她带着张平和木工坊的匠人巡视水渠和蓄水池,确定引水通畅,这才稍稍松气。

    若是干旱之后又来水涝,这日子真是无法过了。

    干涸的山涧重新有了潺潺水声,蔫了一个夏季的树叶舒展身肢,渐渐有了精神。

    “雨停了——”

    庭院内的水塘重新蓄满了干净澄澈的水,侍女在踏雪的指挥下几条养在水缸的金鱼放了进去,添了水草,腰肢纤细、模样清隽的侍女脸上也挂上了欢喜之色,带着一股子的天真。

    一场雨之后,天气渐凉。

    空气也褪去了之前的沉闷和燥热,深吸一口气,脾肺也多了些许湿润。

    姜芃姬换上了侍女新做的秋衣,料子比夏天穿的面料稍稍厚了一点点。

    因为融合武力的影响,这具身体的基因得到了改善,十七岁的年纪,个头已经比一些成年男子还要高挑,换算成直播间观众习惯的长度单位,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

    看这个长势,估计还能再长个几厘米。

    以这个时代男女平均身高来讲,她的个头已经相当稀罕了。

    “郎君,您醒啦?!?br />
    踏雪第一个发现她的目光,笑语盈盈地褔身问安,其他几名侍女纷纷行礼。

    清一水的娇艳少女,直播间的绅士嗷嗷直叫,姜芃姬的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嗯?!彼愕阃?,道,“我去政务厅了?!?br />
    雨水挂着枝头,滴答滴答向下滴落,一直为旱情愁眉不展的风瑾,此时也是神清气爽。

    “主公,晨安?!?br />
    风瑾打了一声招呼,得到回复之后继续忙手头的事情。

    姜芃姬翻了翻自己桌案上的竹简,问道,“希衡今天还没来政务厅么?”

    风瑾问,“主公寻他有事?”

    张平政务不行,加上他又痴迷各种木工活,十天半个月未必会来政务厅点卯一次。

    若是去木工坊抓人,张平肯定在那儿,一抓一个准。

    姜芃姬道,“前两日雨势大得吓人,我都怕发洪涝……打算带着希衡再看看……”

    很多洪涝积水并非雨势太大,反而是城市底下的排水系统不够好,不能及时将水流引出去,致使过量的水堆积在一处。姜芃姬重建象阳县的时候也考虑了下水道的建设,不过象阳县地方又不大,建造的下水道也没有多么复杂,象阳县竣工的时候,这部分也弄完了。

    前两天的雨势大得吓人,她还以为象阳县要被淹了,所幸新旧两条下水道排水系统都给力,加上夏季之前修建的几条水渠,愣是稳住了水势,连农田也没怎么遭殃。

    风瑾哑然失笑,不由得想起前两日姜芃姬穿着蓑衣,带人去巡视的场景,心头微热。

    “主公体恤民情,大善?!?br />
    两人还没说几句话,宅男手工达人张平就过来了,一身裋褐,脑袋上戴着一顶斗笠,瞧着十分接地气,哪里有半点儿名士风范?姜芃姬放下手头的事情,带着张平一块儿出去。

    这个时代的下水道和直播间观众所知的下水道有很大的区别。

    现代的下水道更像是一条地下通道,排除城市生活污水和暴雨洪水,不过这个工程对于如今这个时代的人力来讲,工程量浩大,弊病还多,谁去修建这样的下水道,谁就是煞笔。

    为何这么讲?

    第一,性价比太低,远古时代的材料也无法满足这么高难度的建筑结构,哪怕能修建,最后的人工成本和材料成本也太过庞大,根本不现实,所以姜芃姬根本没考虑过这个。

    第二,这个时代的战争形态也决定了那种下水道不现实。若是敌军借着下水道摸进城内,将城内守将打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候该怪谁?这已经不是坑爹了,这是要坑整个城的百姓。

    事实上,现在所谓的下水道只是遍布整座城市的水沟,排水能力相当差。

    到了雨水比较多的季节,经常发生积水,要是再惨一些,那就是滔滔洪水将整座城市淹没。

    姜芃姬弄了砖窑之后,她还特地令匠人去烧制直径粗壮的空心管,每一条长筒形状的空心管都能彼此镶嵌,灵感来源于房梁卯榫,然后令人在象阳县的主要街道挖沟渠,最后将这些烧制好的空心管埋入其中,彼此串联,联通排水口……这样的排水管道遍布整个象阳县。

    若是以前下这么大的雨,象阳县早被过膝的雨水淹没了,今大不同,路面依旧无恙。

    两人寻了一间茶肆小坐。

    姜芃姬想到昨日紧急收到的信件,哑然笑道,“……我已经让其他三县就地取材,烧制这种空心管。等真正竣工,三县百姓也不用担心自个儿睡觉的时候,自家被雨水淹没了……”

    除了象阳县,角平县、茂林县和成安县,三县都被大雨浇灌,足有膝盖那么深。

    所幸这场雨没有下太久,再过个大半天就能退下去。

    张平道,“主公思虑周全,此事宜早不宜迟。今年夏季滴水未下,如今只是来了一场暴雨,这已经十分不错了。若是换成往年,雨水丰沛,怕是奉邑郡都要被雨水淹没,田野遭殃?!?br />
    自从跟着姜芃姬,张平没有一天得闲,不过他甘之如饴。

    从未想过墨家那点儿匠人伎俩能发挥出这么大的作用。

    若能专攻此处,令墨家技艺渗入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后的地位也不比儒家低到哪儿去。

    为了明年雨季能顺利度过,排水系统一定要弄好。

    排水管道不是打仗要用的,但它关系到百姓生活质量,姜芃姬自然很重视。

    两人低声交谈,茶肆其他百姓也是下意识收敛声量,不敢打搅两人。

    因为姜芃姬经常性出现在大街小巷,不摆县丞的架子,闲暇无聊还会帮着年纪大的农人做农活,象阳县的百姓就没有不认识她的,像这样带着下属逛街压马路,谈论政事,实属平常。

    角落中,身穿灰旧旧衣的青年眉头微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