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好似铁桶的聚宝斋不也被他砸出了一个洞,得到事关聚宝斋命脉的消息?

    聚宝斋管事脸色灰败,北疆商行头子拍拍他的肩膀,道,“莫要灰心,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按照之前商议的,你将那些‘天宫琉璃’偷出来,折价三成卖给我,这钱都归你……”

    聚宝斋管事有些犹豫,“这次背叛了掌柜,他怕是容不下小的了……才三成……”

    商行头子道,“古信那边还有近两千件‘天宫琉璃’,你知道全部三成卖出,那是多么庞大的数字?除了我们商行联盟,谁能一次性吃下?你拿到的钱,远比古信赚的钱更多。这些钱,以后全都归你!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你一人独吞,以后富可敌国!”

    聚宝斋管事心动了,脸上闪过犹豫和浓郁的贪婪之色,这让商行头子十分满意。

    半响之后,聚宝斋管事咬牙道,“好,小的答应了。不过,这么多钱,小的估计没命享受……”

    商行头子笑了笑,道,“我倒是能借给你人,护送你安全离开北疆。不过你想要买奴隶和马匹,这可不行。最近上头对这两项生意管得严。只能卖给北疆的人,他国人都不行?!?br />
    聚宝斋管事道,“那——能不能收购羊皮?”

    商行头子听说古信经常性收购各家的羊皮,每次买的不是很多,但数次加起来十分庞大。

    他故作不解地套话,“羊皮那味道多冲,也不能裁制衣裳,里头有什么生意可做的?”

    聚宝斋管事冷笑着道,“古信将那些羊皮高价卖给南盛国的人以及南蛮四部的蛮人,靠着这些羊皮,去年一个冬天,他可是猛赚了一笔钱……这等发国难财的畜生,不足与谋?!?br />
    商行头子挑了挑眉,嗤笑一声。

    “在商言商,做生意有钱赚就行,管他是不是国难财……”

    聚宝斋管事被商行头子说服了,脸色灰败得点点头。

    商行头子道,“羊皮的事情你放心,保管给你安排妥当。羊皮么,哪家哪户不攒了百八十张,随便搜一搜都有数万张,定个时间,到时候都给你弄来,要多少有多少?!?br />
    北疆牧马放羊,家家户户都养了不少牛羊和马匹。

    那些羊一到冬天就疯狂长毛,修剪下来的羊毛根本没用,拿来烧火还嫌弃味道太臭。

    现在有人收购,哪怕价格很低,但聊胜于无,勉强算是给北疆子民创造外快收入。

    北疆皇庭为了对抗外来的商业,按照“智者”的建议组建了各个商行,每个商行又彼此结盟。想要一次性吞下古信手中的“天宫琉璃”,仅凭一家商行是做不到的,也没那么多钱。

    所以,他必须要将商行联合起来,一起吃下这批货。

    北疆土地不适合耕作,但含矿量丰富,盛产各种宝石、金银玉石、香料。

    这些玩意儿的价值不足东庆那边的一半高,相较之下,铜和铁比金银珠宝更加受人看重。

    如果以金银珠宝换取“天宫琉璃”,北疆商行将会大赚特赚,最终利润达到了九倍以上!

    面对这么大的诱惑,自然是宜早不宜迟。

    趁着古信去别国做生意,无力看顾北疆的机会,聚宝斋管事分批次将这些“天宫琉璃”偷了出来,以三成的低价卖给了北疆商行,换取了大量的金银珠宝以及羊皮羊毛。

    聚宝斋管事也是有心眼儿的人,做事滴水不漏,让商行头子感慨,不愧是古信调教出来的管事,作风像他……只可惜了,不知道古信回来看到人去楼空的聚宝斋,会不会气吐血。

    想到那个美妙的场景,商行头子忍不住笑眯了眼。

    最后,聚宝斋管事造假古信的手令,遣散了聚宝斋以及聚宝斋在北疆的分部生意,带着聚宝斋老人、换来的金银珠宝以及数十万张羊皮羊毛离开了北疆,向南盛国方向去了。

    临行之前,聚宝斋管事还暗中询问商行头子,能不能暗中卖一些马匹给他。

    商行头子道,“之前不是说过了,上头对这方面的生意管得很严格,马匹不能卖?!?br />
    聚宝斋管事道,“您也说在商言商,这生意有钱赚,为何不做呢?”

    商行头子但笑不语。

    聚宝斋管事又不死心地询问了北疆有名的良驹骏马,商行头子被问得烦了。

    他道,“你要是想要买马,可以去问一问刹澜国的马商,他们刚向皇庭敬献了十数匹汗血宝马。听说那些宝马精贵得很,比北疆最好的骏马还要厉害。不过很可惜,一路行来,病死了四匹宝马……他们那边的马虽然贵,但的的确确是稍有的神马……”

    聚宝斋管事诧然问道,“刹澜国是什么地方?”

    商行头子道,“我也不知,不过那地方很远很远,听说一年四季仅有春夏,燥热得很。那边的人一个一个晒得跟黑炭一样,要是天黑了,连个人都看不到。脑子笨,四肢发达?!?br />
    聚宝斋管事哦了一声,似乎有些心动。

    商行头子也不介意给双方牵个线。

    聚宝斋管事借着机会去看了看来自刹澜国的汗血宝马,的确神骏非凡。

    只是……

    “怎么……它们瞧着有些不太精神……”

    商行头子表情无所谓地道,“听说他们赶了大半年的路,人都受不了,更何况马。休息一阵就好了,你要是想要买马,可以跟刹澜国的商贾头子交谈,价格合适,也许能卖你一匹?!?br />
    人也有水土不服的毛病,马也是一样的,稍微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以往都是这样的,商行头子也没在意。

    聚宝斋管事问了一下价格,然后被吓退了。

    马是好马,一匹极品汗血宝马就要五六十万贯,谁买得起啊。

    北疆每年都会向刹澜国买马,自然不是为了给人骑,而是为了用刹澜国汗血宝马和本地马场的优良战马结合,培养品质优良的战马。若是这么考虑,这个价格其实并不贵。

    瞧聚宝斋管事被吓退了,商行头子暗暗笑了一声。

    “你还差着点儿钱?极品的汗血宝马可是不好弄,过了这村没有这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