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这一年来北疆什么东西最流行,莫过于出尽风头的天宫琉璃。

    何为天宫琉璃?

    说白了就是玻璃,还是颜色不透明,略微有些五彩光芒的杂质玻璃。

    因为古信给玻璃捏造了一个高大上的出身,说玻璃是伴随金凤落地的仙品,每一件俱是美轮美奂,所以玻璃又有了一个高大上的称呼——天宫琉璃,寓意为天宫而来的珍品。

    第一位买下天宫琉璃首饰的夫人一度成了北疆贵妇圈的焦点。

    她走到哪里,旁人的视线就追随到哪里,纷纷为她鬓角的龙凤簪而着迷,她也成了许多贵妇嫉妒的对象,那些贵妇不停催家奴找聚宝斋询问消息,非要一模一样甚至更好的琉璃簪。

    那支簪子全身剔透,一龙一凤交缠在一块儿,龙鳞凤羽根根细密、栩栩如生,凤凰展翅欲飞,俊龙作势翱翔九天,凤嘴和龙嘴各自叼着一串透明珠子串成的流苏,光线下璀璨生辉。

    女子最抗拒不了这般美好闪亮的事物,偏偏聚宝斋又迟迟没有消息,面对这么多嫉妒羡慕恨的目光,那位夫人十分享受。感谢她的无偿宣传,天宫琉璃在北疆贵妇圈迅速火热起来。

    作为生意人,古信将众人的胃口高高吊起,然后寻了一个机会推出新的玻璃制品。

    玻璃茶器卖的很不错,但最抢手的还是首饰,每一件都卖出了极高的价格。

    近一年下来,古信的聚宝斋这里已经陆陆续续卖出了上百件,利润之大惹人眼红。

    北疆的商人也想赚这笔钱,奈何没有门路,根本得不到这样的好东西,只能看着古信赚钱。

    可以说,这一年下来,玻璃已经成了北疆贵族身价的体现,谁家没有收藏一套以上,根本显现不出豪气,哪位贵妇人没有戴一两件玻璃首饰,似乎就没脸出门,不敢宴客。

    其中最豪气的贵妇人还是兀力拔的夫人,她娘家是经营商行的,丈夫又是北疆皇庭大王倚重的“智者”,聚宝斋每次得到新品,她总是第一个得到消息,贡献了不少消费。

    所有北疆贵妇,唯有她集齐了数套玻璃首饰头面,每次出去宴客都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视。

    豪气十足!

    所谓上行下效,这话不仅在东庆适用,在北疆这边也是适用的。

    兀力拔的夫人在贵妇圈中的地位很高,她们推崇这些“天宫琉璃”,那些地位稍低一些的贵妇自然也眼馋,奈何家产没有人家丰厚,等她们接到聚宝斋进货的消息,东西早被买走了。

    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更加能体现尊贵的身份。

    为了满足这些贵妇人的需求,古信苦笑着答应帮忙搜寻,她们才堪堪罢休。

    等啊等,等啊等——等得望眼欲穿,她们终于等来聚宝斋的消息。

    这次可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整整有二十套保存相对完美的“天宫琉璃”头面。

    这个消息在北疆贵妇圈掀起了一阵阵涟漪,聚宝斋前聚满了各府的马车和仆人。

    兀力拔的夫人依旧是先锋军,豪气十足地出了六十七万贯买下两套最华丽最漂亮的头面。

    其他夫人有心想要争抢,但她们掂量掂量自己的家产,怎么也抵不过人家娘家的商行。

    于是乎,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其他首饰头面。

    聚宝斋十分“有眼力劲儿”地敬献一套,送去了北疆皇庭后宫,给了最尊贵的女人。

    那位皇后也十分有趣,拿到之后就盛装打扮,办了一次宴会,好好出了一番风头。

    一时间,从上到下,北疆贵族皆以“天宫琉璃”为贵。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玩意儿易碎,娇气得很。

    不过想想美玉摔地上也会碎,“天宫琉璃”应该也是天上的玉石,不慎摔碎也正常。

    这般风气之下,诸多商人对这玩意儿眼馋到了极点,恨不得将聚宝斋取而代之。

    北疆黑市中的“天宫琉璃”更是被炒得有市无价。

    做一笔生意,动不动就是上百万贯的收益,谁不眼馋??!

    很快,他们的机会来了。

    他们用钱财试图收买聚宝斋的小厮和管事,钱财美人齐上,墨迹了近一年,人家终于松口。

    “什么——”北疆某商行头子手一颤,手中的酒险些漾出来,他诧然道,“梅郡出土的天宫琉璃不是两百余件,竟是……两千余件?大部分都在古信那个老狐狸的手中?”

    聚宝斋被“策反”的管事点点头,旋即又露出愤恨的表情。

    “那个古信倒是赚足了钱,偏偏贪婪得很,只顾着中饱私囊,半点儿不顾念老伙计!这次,要不是您好心,小的怕是要家破人亡——”聚宝斋管事叹了一声,面露愁苦之色。

    北疆商行头子心中暗笑,若非他使用了计谋,陷害了管事家人,令其欠下巨额债务,恐怕这条肥鱼不会上钩,他也无法得知这么惊人的消息……这个古信,倒真是一条老狐狸。

    商行头子故作诧然地问,“既然有那么多货,他为何一直隐瞒说没货?”

    聚宝斋管事苦笑着反问,“您也是做生意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物以稀为贵?东西越是少,别人越是想要,给的价格也越高,天宫琉璃才能卖出好价钱。要是一下子都摆出来,哪里能卖得这么好?这法子,古信都用烂了,偏偏还有那么多人抢着给他送钱,唉——”

    聚宝斋管事叹息,商行头子捻着胡须笑了笑,“在商言商,要说这商人,我挺钦佩古信。一个东庆来的商贾,能在北疆站稳脚跟,做了那么多年生意,的确值得同行学习他的手段?!?br />
    同行是冤家,看着古信大赚特赚,谁不眼馋呢?

    商行头子想了想,若他有那么多“天宫琉璃”,估计会尽快出手,哪里会像古信这样有耐心地运营,将它的价值炒到巅峰?诚然,古信卖的不多,但人家赚的钱的确多。

    不过,很可惜,古信做生意不错,御下的本事也不错,但防范家贼的本事么……

    啧啧啧。

    这世上没有撬不了的墙角,只有不努力挥舞的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