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邮胸口急剧起伏,肥胖的脸上簌簌地落着汗水,瞧着油腻,抬手一摸能摸到一把油水。

    “你、你竟敢——本官能害你们家县丞不成?”

    本来就被两列兵卒杀气吓得够呛,督邮现在极其没有安全感,如今左右侍卫又被拿下,缴了兵器,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困难喘息咸鱼,拍打着尾巴想要逃生,汗水流得更厉害了。

    典寅笑着道,“自然是不怕的,仅凭督邮您的本事,能伤害谁呢?”

    督邮诡异地沉默了一下,感觉自己被人小瞧了。

    虽说典寅相信他不会伤害姜芃姬,但为何这话带着一股子鄙视的味道?

    咸鱼就是咸鱼,除了无力挣扎几下,还能干出什么大事?

    典寅伸手,作势请督邮进县府。

    “督邮您请,我家主公在正厅等候您多时了?!?br />
    督邮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里衫已经被汗水打湿,黏巴巴地粘在肌肤上,令他十分不舒服。

    迈开粗壮的腿,督邮跟着典寅进入县府。

    督邮以为象阳县如此繁荣,县府应该极尽奢华才对,事实上并非如此。

    若**寅说这是县府,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跑到落魄士族家中了,园中不见假山花卉,更无亭台楼阁、水榭琅嬛,有的仅仅是一片空地,空地旁放着几个竹制的晾衣架子。

    穿过庭院再往前走几步,绕过石制屏风,门户大开的正厅映入眼前。

    督邮眯了眯眼,费力地想看清正厅内的景象。

    姜芃姬已经在正厅等了一会儿,暗中跟直播间观众聊聊天,猜想督邮是什么形象。

    等典寅将人领了过来,直播间一片哀嚎,大呼眼瞎了,需要优质颜值养养眼。

    督邮穿着一身整齐行头,奈何天气燥热,他的额头、脸颊、堆满肥肉的脖子滋滋冒着汗水,又在马车上坐了大半天,衣裳下摆有些褶皱,衣领稍稍歪斜,形象瞧着十分不好。

    直播间观众见惯了各色古代美男,猛一看到督邮这款男子,纷纷表示眼瞎了。

    【茶靡扉】:主播,你确定自己没有走错片???二师兄扮演者怎么跑来这里了?

    【猫妖君】:哈哈哈——楼上你这么黑二师兄好么?人家二师兄投错猪胎之前也是威风凛凛的天蓬元帅啊,不是猪人好么。这个督邮活脱脱猪妖化形,要真是扮演投错猪胎的二师兄,连猪头和大肚子道具都不用戴了,满脑肥肠,本色出演,活脱脱的二师兄在世……

    【云奁流云】:呼——松口气,终于看到一个不好看的古代男人了。之前追直播,发现主播的手下几乎没有一个丑的,我还以为古代基因更好,现代基因退化了,看到督邮我放心了。

    【笑三天】:你们这些以貌取人的凡人,本宝宝和主播一样更加看重内在,从来不会因为这家伙长得像是猪嘲笑他——玛德,谁拦着本宝宝,没看到这里有一只猪么,别抢我杀猪刀!

    【鬼才郭奉孝】:#鄙视,督邮位轻权重,在古代可是个肥差。能在这个位子上长久坐着的人,一般都不简单。你们看看东庆如今的时节,再看看这位督邮的吨位,你们觉得他简单?

    【丞相诸葛亮】:不简单,不过有一句话叫做“一力降十会”,谅这个督邮再有心计,他能把主播手里三县唬走?他要是什么都不做,还有命活,要是作死,佛祖都保不住他。

    直播间观众插科打诨、卖萌逗趣,倒是让姜芃姬的心情好转了不少,看督邮也顺眼几分。

    督邮迈入正厅,只见上首坐着一名年纪不过十六七的俊朗少年,眉飞入鬓、唇红似血,年轻的脸庞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眼梢微翘,薄厚适中的唇紧抿,给人无端的威压。

    若是面对其他少年人,督邮早早就摆出架势了,但经历典寅的恐吓,他有些怂。

    见了礼,姜芃姬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督邮脸上挂着假笑,说了些好话活络气氛。

    奈何姜芃姬这个人软硬不吃,态度丝毫不见软和。

    不过,她的态度虽然冷,但并没有强烈的攻击性,这让督邮心中稍稍安定。

    他想起自己此次的来意,正色严厉地问,“听闻柳县丞动用私兵,私占三县?”

    按照他的剧本,姜芃姬应该诚惶诚恐地否定,然后双方扯皮,他趁机榨点好处,将这个年轻的县丞好好恐吓一番,义正言辞讲明大意,收点儿贿赂,扭头再将柳羲告到郡守面前。

    这样一来,他既能在柳羲身上炸出油水,又能在郡守面前邀功,两全其美,岂不美滋滋?

    然鹅——

    姜芃姬超级诚实地点头,说道,“是啊,督邮有什么问题么?”

    督邮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她否认了,下意识接口道,“柳县丞莫要慌张,本官奉命巡查象阳县,若这些只是外人的谣传,定然会秉公回禀郡守,你并非用私兵——什么?”

    他说了大半天,终于意识到不对的地方。

    姜芃姬勾唇浅笑,道,“我是动用私兵,占了其他三县,督邮还有什么问题么?”

    督邮肥胖的脸抖了抖,白腻腻肌肤渐渐失去血色。

    前所未有的?;兄背迥悦?。

    “这、这不符合……”他声音颤抖地道,“柳县丞这是想要造反?”

    姜芃姬避开这个问题,反问,“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说我造反,督邮可有证据?”

    督邮想过各种情形,唯独没想过姜芃姬不要脸耍流氓,他该如何应对。

    他强撑着问道,“占据三县不归还,难道不是明摆着的证据?”

    直播间的吃瓜党看出督邮如今是强弩之末,看热闹看得开心。

    【鬼才郭奉孝】:我想,在督邮的剧本里面,主播应该诚惶诚恐,而不是这样理直气壮怼人。唉,发愁啊,柳县丞不按照剧本来,本官该怎么演下去——来自有苦说不出的督邮。

    【阿卡特丽丝】:估计这个督邮还想敲诈主播,想要收受贿赂。

    姜芃姬轻笑,“任由青衣军攻占奉邑郡四县,我能说郡守与青衣军沆瀣一气,卖国通贼么?”

    督邮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