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不知道安伊娜皇子妃的死讯,哪怕知道了,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死了一个皇室成员而已。

    不过,这个消息落到敏感之人的耳朵里,足以搅动整个北方的局势。

    姜芃姬沉着脸色,询问了招募兵卒的情况以及新兵的训练情况。

    因为北方旱灾,很多青衣军或者红莲教底层人员觉得日子过不下去,纷纷脱离组织,变成了流民,奉邑郡对于这些流民来讲便是沙漠之中的绿洲,削减了脑袋想要靠拢过来。

    姜芃姬令人对他们仔细筛查,挑选素质比较高的进入新兵营。

    感谢女营的户籍政策,招募工作相当顺利,很多被生活逼迫的女性也想进来,不过姜芃姬提高了女营的门槛,只挑选身体比较强壮、敏捷、意志坚定的女子,保证女营的战力。

    如今这个时代,人口繁衍只能靠女子生育,可女营规定二十四岁退役之后才能婚嫁生育,若是有太多女子进了女营,她治下领地的人口难免会受到影响,这是姜芃姬不愿意看到的。

    除此之外,打仗也不是看谁人多谁就能赢,整体素质也很重要。

    她宁愿女营人数比男营少一半,但战斗水准一定不能下滑。

    兵贵精不贵多!

    姜芃姬脸色凝重地问,“铁矿挖的怎么样?”

    风瑾道,“之前俘虏过来的青衣军已经打发过去挖矿,铁矿矿脉还算丰富,只是冶炼方面……力有未逮,怕是要仔细物色手艺好的匠人。这都不算难事,瑾能想办法解决?!?br />
    领地有铁矿,这意味着他们不需要高价去外头购买,能省不少钱财呢。

    去年买了几千套简单的步兵装备,可把姜芃姬心疼坏了,花钱如流水啊。

    哪怕那些钱都是北疆的败家娘们儿贡献的,但进了她的库房就是她的钱!

    风瑾又道,“只是……仅仅这样,怕是很难对付北疆的骑兵……”

    对付北疆,他们必然要面对他们的骑兵。

    根据以往的了解,北疆三族的军队一般都由步兵和骑兵组成,二者的比例大概是1:2。

    十几年前,北疆三族发兵偷袭崇州上虞郡,动用了十万兵力,其中骑兵就有六七万!

    一战下来,人家势如破竹,连下六城。

    要不是镇北侯府反应迅速,再迟十几天,恐怕整个崇州都要被他们打下来。

    北疆三族乃是游牧民族,常年跟马儿打交道,说句难听的话,人家七八岁小孩儿都能骑着马飞奔在北疆平地上,东庆的贵族要是没有马镫的帮助,连马背都爬不上去。

    这个时代刚出现马镫,不过并不普及,只有少数贵族才会给自己的马配上简易的马镫,这年头骑马不容易,不过很多骑术高强的人并不喜欢使用马镫,像是李赟那货,经常骑着没有马镫的马,故而才被直播间观众戏谑,夸赞少年腰力无双,以后老婆特性福之类的荤话。

    马镫倒是可以进一步改良,辅助骑兵进行马上作战,哪怕不善骑马的人也能快速学会骑马。

    可是在骑兵方面,哪怕姜芃姬现在开始准备,很难在质量上胜过北疆,更别说数量了。

    除非——

    她一边训练骑兵,一边训练可以克制骑兵的特殊兵种。

    姜芃姬眼神一暗,大脑开始活动,风瑾见她陷入沉思状态,不由自主地将十指相抵,便知道自家主公正在想办法,故而没有出声干扰,只是在一旁等她思考结束。

    “对付骑兵,不是不行——”

    对于姜芃姬来说,没什么兵种是无敌的。

    哪怕是人类联邦组建的基因特战部队,他们也不是无敌的,照样能碰见“天敌”。

    同样,像北疆三族那样简陋的轻骑兵,更加不可能无敌。

    风瑾问道,“不知主公有何办法?”

    姜芃姬说,“我想训练一支专门斩马的军队,东庆的马场都在沧州那边,沧州又是孟氏的地盘,他们与我们不是一道的人。想要通过这个渠道买到足够的战马,怕是要倾家荡产。北疆若是开战,他们也会盯紧了马匹去向,我们现在临时抱佛脚扩展骑兵,这不现实?!?br />
    一旁的张平道,“主公是想扬长避短,避开与骑兵争锋,转而研制克制骑兵的办法?”

    要说马战,整个九州五国,哪怕是国力最强生的中诏也不敢说自己能胜过北疆。

    与其在骑兵方面一争长短,还不如另辟蹊径,研究专门克制骑兵的特殊部队。

    这的确是个思路。

    姜芃姬点头,说道,“战马是骑兵的另一条命,一旦没了战马,骑兵跟剥了壳的蜗牛一样,脆弱不堪。我们现在能自己产铁,可以制长刀,可以制作重盾,若是让不同兵种配合,例如有兵卒专门手持重盾抗住骑兵的第一波冲锋,另有兵卒以长刀或者长枪刺伤、斩杀战马……”

    这只是一个设想,真正执行还需要试验。

    比如骑兵冲锋到底有多强劲,怎样的重盾和力道才能挡住敌方,?;ず蠓秸笮筒宦?。

    姜芃姬又道,“怀瑜之前也是看过床弩的穿透力了吧?”

    床弩?

    用床弩对付骑兵么?

    风瑾点点头,疑惑道,“可床弩笨重,不易移动,对付骑兵的话,怕是力有未逮?!?br />
    张平摇头,对着风瑾道,“怀瑜这可想错了,主公的意思,应该是床弩若能像骑兵那样移动,能对骑兵造成多少的损伤。床弩可以安放在战车上,移动起来自然比较方便。当然,也可以给床弩安放车轮,只是床弩张力极大,一旦箭矢发射,会带动整个车身移动……”

    技术宅的思维比正常人更加敏捷,张平想的方向和风瑾自然不同。

    “这倒是可以一试?!?br />
    风瑾回想床弩的穿透力和射程,心中多了几分底气。

    姜芃姬浇了一盆冷水,她道,“给床弩增加轮子或者将它安放在战车上,的确可以让床弩具备灵活性,但跟骑兵比较起来,依旧太慢。想要依靠这个对付骑兵,天方夜谭,顶多打个出其不意,对第一波冲锋造成威胁。等敌人反应过来了,这一招就不好使了?!?br />
    姜芃姬又补充道,“改良弩的杀伤力虽然比不上床弩,但机动性和灵活性远胜后者。若是建立专门克制骑兵的部队,可以让兵卒使用改良弩,这样的兵卒可以称之为弓弩步兵?!?br />
    风瑾能理解,相当于之前的部曲,将人数放大十数倍。

    姜芃姬的话给他打开了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