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卫慈这个办法的确很管用,不但没有引起百姓恐慌,甚至让他们更加团结。

    不过,这办法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老天爷一日不给脸面下雨,旱情就会更加严重。

    只是相较于外头旱田千里的景象,奉邑郡的情况已经好太多了。

    姜芃姬的脑域精神已经回到了巅峰状态,探查地下水流不在话下,哪怕没有这个,依照她以前的经验,她也能轻松找出可以开凿水井的地方,有这么粗壮的金大腿,缺水并不严重。

    姜芃姬嘴里叼着一根蜂蜜冰棍,嘴里含糊不清地道,“真热——”

    烧好的白开水掺杂浓浓的蜂蜜,搅拌之后放进特制的凹槽模子,最后再放进“冰箱”,制成了现在可食用的冰棍,纯天然的蜂蜜尝着挺甜,吃起来通体舒畅,驱散了体内热气。

    至于“冰箱”?

    这当然不是直播间观众熟知的冰箱,更加不是姜芃姬从商城买的……那个破烂又辣鸡的商城,连个浴缸都不卖,更别说冰箱这样比较高端的家具,哪怕有,发电机上哪找?

    姜芃姬口中的“冰箱”,实际上是她和张平折腾出来的制冰箱子,简称“冰箱”。

    远古时代的冰,大多是将冬天的冰雪制成冰砖,然后储藏在冰窖,来年夏天拿出来享用。

    姜芃姬知道怎么制作冰,但它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制冰材料叫什么,跟着张平两人琢磨了大半天,她才试出可以做冰的材料,直播间观众说那玩意儿叫硝石,古代制冰的好东西。

    秉持好东西要给下属享用的原则,姜芃姬吃够了蜂蜜冰棍,让人将制造出来的“冰箱”送到了其他三县,犒劳一下劳苦功高的下属,大夏天加班加不停,吃点儿冰棍消消火气。

    “主公,昨儿有三口井眼出水了……只要熬过了这个月,天气应该会慢慢转凉吧?!?br />
    张平就是个技术宅,平生最佩服的人就是自家主公,她寻找井眼的本事比任何经验老道的农人都厉害,说哪里打井能出水,哪里就一定能出水,若非如此,百姓哪里能过得这么惬意?

    “差不多,希望老天爷给点面子,秋收之前多下下雨,这样的话,今年也不能算颗粒无收?!?br />
    象阳县去年开垦了很多荒田,荒田都租借给县城的百姓耕作,哪怕这个夏天如此缺水,百姓都将水省下来照顾农田,几月下来不知耗费多少心血,战战兢兢伺候着田里的农作物。

    要是期间出了什么问题,导致一年心血付诸东流,还不知道农人会哭成什么样子。

    两人坐在廊下悠闲地啃着冰棍,身旁还放着两半西瓜,啃完了冰棍再用勺子挖着吃西瓜。

    等风瑾一身汗水地赶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自家主公一身灰色裋褐,双腿不雅地盘起,裤腿卷到大腿,袖子卷在肩膀,一头鸦青长发高高梳成大马尾,两缕刘海垂在脸颊两侧,怀里抱着半个大西瓜,右手抓着勺子胡吃海喝,张平的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风瑾的脸色瞬间就黑沉下来,直播间见他表情这般,主动给配了心理话。

    日!

    这俩畜生!

    姜芃姬好笑,风瑾出身世家,家教好得很,才不会动不动就骂娘嘞。

    风瑾上前,小心避开丢了一地的西瓜皮,“主公——”

    “有事么,怀瑜?”姜芃姬抬头,嘴角还沾着一片西瓜子,模样很无辜,张平倒是知道形象,借着大袖子遮掩,悄悄擦了嘴,端正坐姿,只是肚子吃得有些饱,挺起来有些撑得慌。

    风瑾深吸一口气,告诉自要忍耐,不要和这样不靠谱的主公发火。

    他道,“方才收到消息,南边儿出了一件大事,二皇子妃安伊娜暴毙,死因不明?!?br />
    姜芃姬脑子动了一下,想起安伊娜是谁。

    浑身一个激灵,神色严肃地问道,“安伊娜死了?”

    安伊娜是谁?

    一些断断续续追更的观众不清楚,但那些?;馐侗冉锨苛业睦瞎壑谌聪肫鹄戳?。

    【外头雷阵雨】:安伊娜?那不是北疆皇庭的公主,后来嫁给东庆二皇子了?

    【房顶在漏雨】:她死了,风瑾少年那么紧张干嘛,死了就死了呗。

    【燊枷】:拜托,有点儿政治意识好么?安伊娜虽然只是北疆公主,但她也是联系北疆和东庆之间的纽带,北疆早有野心,安伊娜就是北疆派过来的奸细,专门搞事儿的。她现在一死,北疆三族就有足够的理由发兵东庆,你们瞧瞧东庆现在的状态,挡得住北疆的铁骑?

    虽然他们都没有见识过北疆铁骑的厉害,但古代战场之中,骑兵的的冲撞能力和杀伤力,一向是十分强势的,骑兵要是没有碰见完全克制他们的兵种,战场之上堪称无敌。

    骑兵机动性强,人家过来打你一波就走,两条腿的普通步兵能赶上?

    不仅如此,古代战场作战很依赖军阵配合,骑兵冲锋可以冲撞阵型,将敌军阵型切割,分成几块几块,让军队收尾无法兼顾,令敌方战斗力得不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只能被切割蚕食。

    按照他们的了解,东庆的地形大多比较平缓,十分适合骑兵作战。

    一旦北疆发兵,冲破了边境防线,东庆腹地任由他们横冲直撞好么!

    更加要命的是,东庆北方一团乱,旱灾兵灾不停歇,南方又打得热火朝天,这种时候北疆要是打着名正言顺的旗帜偷袭,东庆方面真是有口难言,只能将这股憋气咽回肚子。

    直播间大佬给萌新科普。

    安伊娜死不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死了,北疆就有名正言顺的借口发兵。

    姜芃姬神色凝重,若是北疆发兵,她的奉邑郡无法置身事外。

    风瑾问道,“主公,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内忧外患,简直是令人头大。

    姜芃姬道,“原本我是想放慢脚步,一边蚕食一边建设,给百姓修生养息的时间,如今看来时不待我,若是我们不加快脚步,等北疆铁骑过来,怕是难以抵挡——”

    她想要等奉邑郡缓过气来再动兵,争取明年春耕之后收复整个丸州,现在看来不行了。

    他们要做好北疆明年发兵东庆的最坏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