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啊,俺儿媳这一胎没事儿吧……”

    自从姜芃姬颁布了新的律令,百姓一面心里纳闷儿,一面喜不自禁。

    说纳闷儿,他们无法理解为何主公要让二十五到三十岁的老女人生孩子,孩子生下来跟孙子孙女一样大,不觉得脸上臊得慌?

    可坐堂郎中说了,主公这话没说错。

    百姓都是盲从的,更加容易被舆论声音带动。

    在生育治病这方面,还有谁能比郎中更加有话语权?

    郎中都说年纪太小的孕妇生了孩子,孩子身体孱弱,孕妇身体也不好,百姓开始回忆。

    他们都是很早就结婚生娃的,哪家哪户的媳妇儿不是怀了好几胎,生了七八个孩子?

    结果呢?

    养大的孩子有几个?

    抛开人为因素、饥饿因素,单单说体弱自然夭折的,仔细一想,细思恐极!

    这年代可没有有效的避孕措施,怀了孩子就得生,管你两胎之间隔了多久。

    按这方向一想,百姓们不寒而栗,哪家哪户的媳妇儿不是从十几岁开始生,要是没有难产死掉,孩子那是一个接一个往外蹦,生了七八个,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两三个。

    要是碰见其他灾难,估计只剩下一棵独苗苗,有的连个孩子都留不下来。

    他们发现,的确是越靠后生下的孩子,身子骨越健壮,那时候还以为是生活好了才这样。

    家里媳妇怀了孕的人家坐不住了,医馆门前排满了孕妇。

    像眼前这样担心没出生孙子的婆婆,郎中一天能碰见上百个。

    内心暗暗叹一声,坐堂大夫感觉今天运气差,为何偏偏轮到自己坐堂值班?

    “令媳身子骨健壮,若是好生安胎,放开心思,定然能生下健康麟儿?!?br />
    妇人道,“可是,俺家儿媳今年才十六岁啊?!?br />
    坐堂大夫内心撇了撇嘴,别说十六岁,哪怕只有十三岁,怀了孩子还能打掉不成?

    哪个学医的不知道过早生育,孩子容易先天不足?

    不过,这话说不出来啊,娶媳妇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这些眼睛里只有孙子的婆婆哪里会顾虑这个?反正是别人家的女儿,生不出儿子是错,生了儿子养不活也是错。

    谁都有错,反正唯独当婆婆的没错。

    坐堂大夫内心烦躁,面上却温和地回应,“生儿育女,这也分先天和后天。哪怕先天略有不足,但后天好好照养,这也是能补回来的,不过更加耗费心思。观令媳面色,颇有难色,再看脉搏,晦涩沉闷,这是郁结于心。老夫人莫要太担忧,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孕妇身心舒畅,身体健康,心情良好,这样才能生出更好的的孩子,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坐堂大夫得了指令,他们必须要坚持早生孩子容易夭折,但也不能将话说死,早生孩子虽然先天不足,但后天仔细照料也能健康活泼,只是需要大人精心照看,不能马虎。

    姜芃姬开设的医馆是个很吸粉的机构。

    里面的药材以及坐堂大夫的薪水,政务厅都有专门的补贴,这样一来百姓看病的消耗也就更少了,坐堂大夫能更加专心的对待病患,不需要考虑其他杂事。

    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能过来看病,耗费也不多,抓药也不贵,为了照顾女病患,医馆之中还有轮休过来学医的女性医疗兵,将近一年,象阳县医馆将百姓的好感度几乎刷爆。

    坐堂大夫都这么说,百姓茫然地想了一会,对姜芃姬颁布的律令也能接受了。

    二十几岁的孕妇,年纪大是大了些,但生孩子容易,生下的孩子还健康,这是优势!

    奉邑郡迎来了一波生育小高峰,多少冲淡了沉闷的气氛,带来了些许喜色。

    今年北方大旱,田地颗粒无收不说,烈阳高挂天空,处处干旱少水。

    没有食物,顶多饿个肚子,饿极了,泥巴树皮树根草根都能吃,可是没有水,三四天就抗不下去。青衣军最先溃败,因为他们只会破坏不会生产和治理,为了活命,逃兵越来越多。

    逃兵越来越多,意味着暴民流民也越来越多。

    相较之下,红莲教的情况还算好,人家靠着信仰打仗,靠着信仰治理百姓,北方全境大旱,他们更是领着百姓向神灵祈祷,虽说没有什么卵用,但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百姓的恐慌情绪。

    这种情形下,奉邑郡的建设已经进入正轨,原本残破的茂林县、成安县和角平县,纷纷展露勃勃生机,一些逃回来的难民都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这还是以前的老家?

    每日都有逃窜的流民涌入奉邑郡,城外遍地可见等待检查安置的百姓。

    虽然还很穷,但只要有了足够多的人,还怕发展不起来?

    “如今天气正热,水井的水位一直在下降,山涧也有干涸的痕?!毖钏伎梢员燃缏碌牧骋丫莸妹俺隽思庀掳?,黑黝黝的胡须茬没来得及修剪,瞧着十分狼狈,“水渠有青砖遮盖,但水一直在减少,想来其他三县也是一样的情况……这该如何是好?”

    书童已经不跟着庖子学厨艺,被他家先生拉过来整理文书,当半个劳动力使唤。

    他道,“要不,限制百姓的日常用水?”

    卫慈摇头,“不可!若这么做,容易引起百姓恐慌,家家户户抢着蓄水,这才要糟?!?br />
    每日都有新的流民聚集过来,若是此时传出城内缺水,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

    书童苦着脸,“那该怎么办呀?”

    卫慈想了想,“倒不如换一种方式?!?br />
    同样都是节制用水,宣传方式不同,引起的效果也是天壤之别。

    杨思诧然道,“换一种方式?”

    卫慈道,“如今城外流民这么多,北方大片干旱,多少百姓用不上水,严重一些还会活生生渴死。既然如此,我们便告知城内城外百姓,讲明北方的严峻情势,告诉他们,县城内虽然不缺水,但各家各户应该珍惜如今的现状,节约用水,减少不必要的水源浪费……”

    想想其他百姓用不上水,各家各户的百姓若是浪费,良心不会痛么?

    书童和卫慈的目的是一样的,显而易见,前者会引发恐慌,造成民乱,后者却能让百姓心生愧疚,自发节约用水,甚至还能增加百姓对姜芃姬的感激。

    要是没有她,会有如今的一切?

    杨思想了想,笑骂道,“你这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