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了?”

    姜芃姬问跪在下方的护卫,眼神带着些淡漠。

    护卫道,“已经执行完毕?!?br />
    “嗯,下去吧?!苯M姬叹了一声,觉得自己也许该增强一下女兵的思想教育,本来是想潜移默化影响的,如今一瞧不行,还是要暴力的办法才行,“让政务厅女部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写出来,张贴在城墙上,尽量选用公正的角度描述,不要掺杂个人的情绪和意见?!?br />
    既然是要杀鸡儆猴,那她就不能轻易放过这次机会,还需要扩大消息范围,让所有有这些阴毒心思的人趁早打消了这些主意,她可不想明天后天又收到类似的消息,简直糟心。

    军者,国之利器,一旦进了军营就该以大局为重,以军法为行事准则。

    奈何如今的社会现状是宗族血缘为重,国家都能靠一边,直播间观众觉得百姓将女儿拉回去结婚,这事太搞笑,事实上很正常,他们将儿女看成了私人所有物,如何处置是父母权利。

    君不见,卖儿鬻女是常态?

    别说她那个社会,哪怕是直播间观众那个社会,哪个父母买卖孩子不算犯法?

    可在这个社会,父母对儿女所有行为都是允许的、合法的,根本不能算犯罪,甚至不算错。

    “怀瑜,帮我写一封告示……”姜芃姬道。

    风瑾问,“关于女兵户籍的事?”

    “嗯,的确就是这事儿。之前也是我昏了头,没有顾虑全面。我给出的承诺和女兵家人相比,她们自然愿意相信家人,不然的话,刚才那个女兵也不会被轻易说动?;榧藁乖?,但是户籍独立可以提上日程。至少让她们看到我的决心吧,免得又生出忧虑,胡思乱想?!?br />
    她不用查都知道,如今的女营内部肯定出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声音,动摇军心的稳定。

    那户人家来闹,其实也算是好事。

    这可是现成的素材,杀鸡儆猴。

    姜芃姬能借着这个借口好好敲打那些有异心的人,顺便安抚女营内部的人心。

    军心若是涣散,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风瑾怔了一下,旋即点头应下,“瑾这便去做?!?br />
    姜芃姬道,“多谢?!?br />
    风瑾以前的态度,显然是不支持女营以及女子当政的,不然的话,他们初期也不会保持单纯的友人关系,若非东庆地震一事,风瑾未必肯真心实意帮助她,谁让她是女子?

    风瑾倏地笑了笑,“主公严重了?!?br />
    女兵姐妹的事情很快就传扬出去,许多没来得及撒泼的人家纷纷寒蝉若惊。

    要是他们动作快一步,想要将女营中的女儿拉去卖个价钱,到时候被打的就是他们了。

    整整一百板子啊,人家家里人多,分摊下去打不死人,但那些人少的,还不出人命?

    有人庆幸,有人嘲讽,有人幸灾乐祸。

    女兵姐姐的事情给女营众人敲响了警钟,也给他们的家人敲响了警钟。

    进了这个军营,不到二十四岁不能婚嫁妊娠,违反者需要承受一百板的惩罚以及数量不等的???,当姜芃姬明确挑明这一条例,自然无人敢闹。

    她深知打一棒给一颗甜枣的道理,为了安抚女营人心,她又宣布着手处理女营户籍独立的事情。如今这个时代,军籍比平民还低一等,好人家女儿是不愿意嫁给那些当兵的。

    不过姜芃姬设立的军籍又有不同,针对战后遗孤和家人的抚恤以及各项安排十分完善,级别不同的兵卒可以领到不同的饷银,甚至在购买田地和房屋方面还有一定的优惠。

    若将士不幸战死,家属遗孤能得到妥善安排,若是因战残疾,官府会给安排谋生的岗位,若伤残过重无法体力劳动,官府还会调拨一定的低保,保证生活,对这样的家庭,家属能得到额外的照顾,例如孩子上学有一定的优惠或者田地税收降低几成……

    姜芃姬将自己能想到的内容全都罗列出来,然后让政务厅众人针对这些条例更改修缮。

    风瑾看着这些,愣怔良久。

    等他回了家,魏静娴抱着长生喂饭,见丈夫一脸惭愧之色,不由得关切两句。

    风瑾道,“为夫只是惭愧,兰亭的魄力和雄心,的确令人羞惭到无地自容的地步?!?br />
    战后抚恤,纵观上下历史,极少有人提及。

    当兵打仗没有依靠,不然的话,为何百姓提及征兵就人心惶惶,视若豺狼虎豹?

    建功立业毕竟只是少数人,多数人还是默默无闻地战死或者留下终身残疾,无人照料。

    稍微有些良心的,给些抚恤银子,但总会被层层剥削,最后拿到手才寥寥几个铜板。

    若是没有良心的,什么都不给,人家辛苦养了十来年的孩子就这么白白死了。

    这才有好男不当兵,好女不嫁丁的俚语。

    魏静娴听着风瑾讲述,半响才呐呐道,“这可是一笔极大的开销,兰亭撑得过来么?”

    风瑾摇摇头,“她说,节衣缩食也得撑着。将士战场流血也就罢了,总不能让他们战后再流泪吧?兰亭这话,话糙理不糙。若能真正推行,她便能彻底拥有军心,组建出天下无人能敌的精锐之军。道理谁都懂,但真正有魄力去做的,仅她一个?!?br />
    如今姜芃姬的地盘不大,她私库又有钱,这些福利都不算什么,但等她日后开始征战天下,地盘人手一日比一日多,负??删椭亓?。战后抚恤,这不是一次性就能解决的。

    一日两日算不上什么,但是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那是多大的负担?

    她有这个胆量提出来,看里面详细的条例,显然不是一时兴起,应该是思虑良久的结果。

    魏静娴叹了一声,倏地低头逗了逗眼巴巴瞧着他们的长生。

    她逗趣道,“兰亭啊兰亭……哪怕知道她是女子,妾身依旧有些心动了……”

    风瑾脸色一黑,心中咕咚咕咚冒着醋意,“夫人!”

    魏静娴扑哧一声,长生也跟着咯咯笑,母女两人俱是笑靥如花,闹得风瑾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