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了孙女,发泄了怒火,头发凌乱、衣衫在地上滚得灰扑扑的老妇人又对着执行的护卫哭诉,“官差老爷,老妇人哪里受得住二十三大板啊……老头子啊,你为什么走得早啊……”

    护卫无奈地摊手,一副“我也无法做主”的表情。

    “主公也说了,可以由你的儿子、女儿、女婿和儿媳妇代为承受?!?br />
    老妇人的儿女纷纷变了脸色,两个儿媳缩了缩脖子,女婿仰头看天。

    他们几人平摊了九十大板,要是再平摊老妇人的二十三大板,这还有命活下来么?

    老妇人被护卫这么一提醒,手指指向一个儿媳,声音尖锐地道,“都是你这贱人生了两个赔钱货,给一家子带了这么大糟心事儿,这板子你来受,不然就让俺儿子休了你!”

    被指着的女人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欲坠。

    这时,被打的女兵终于找回了理智,嗤笑道,“俺娘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她受不得杖刑。奶奶,您前两天不是还高高兴兴说俺娘要给俺再生一个弟弟么,您知道她肚子里有孩子的?!?br />
    护卫诧然,望向那个懦弱、缩着肩膀的女人。

    “若是怀了身孕,的确不能打?!?br />
    换而言之,九十大板少了一个人分摊,老妇人应该承受的二十三大板需要另找人承受。

    老妇人面色涨红,围观百姓的议论声纷纷钻进她耳朵。

    “好恶毒的老虔婆,明知道儿媳有身孕,还让儿媳替自己挨打?!?br />
    “啧啧啧——俺是她邻居,同一个院子的,真没想到这一家子人这么不着调。之前听说他们家两个闺女在女营,一个比一个有出息,每月饷银都补贴家里,院里他们家日子最好,那会儿还羡慕得紧。现在瞧瞧,这一家子是没福气的。女儿向上爬,一家子极品在这里拖后腿?!?br />
    “老泼妇!这么恶毒,她也不怕阎王爷面前跟她算账!”

    “俺家闺女要是那么争气,做梦都得笑醒??上歉霾⊙碜?,哪里能上阵杀敌,建功立业?”

    “有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别人求不来的福气,人家却不知道珍惜……真是不公平?!?br />
    “啧啧,你们这就不懂了。人家这叫目光短浅,眼瞎!只看得到闺女可以高价卖了,换一笔高额聘礼,看不到闺女要是出息了,以后能给家里带来多少好处,目光短浅啊,啧啧!”

    之前攻城之战,不管是拉出去打仗的,还是留守在象阳县内守城的,但凡是表现突出有功劳的女兵,各个得了封赏。有些是地位提高,有些则是得到财物打赏,这家的两个女兵属于二者皆有,消息一出来,不知道多少人家羡慕,偏偏家人作死。

    有些聪明机灵的人家,早早心肝儿宝贝地喊女儿,极力修复血缘关系,希望得到女儿庇护。

    唯有这样脑子不灵光、心还贪婪的,才会做出这样杀鸡取卵的蠢事。

    老妇人听到周围百姓议论纷纷,全都是指摘他们家贪婪愚蠢的话,根本没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顿时一怔,脑子都懵了。再听到旁人说他们目光短浅,更是哭得不能自己。

    “俺们也是猪油蒙了心啊,全都是被黑心的冰人骗的……”

    老妇人嘴巴一张,准备将这件事情推到媒婆身上,这是媒婆怂恿他们害女儿的。

    不过,众人心里清楚,要是这家人不贪婪不黑心,媒婆哪里能说动?

    护卫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周遭百姓更是起哄要看他们被打。

    一家人又怕又慌,女兵的父亲更是扬手要打老婆,谁让这个婆娘生出两个混账女儿?

    女兵一侧脸颊已经肿得老高,手臂全是乌黑发青的掐痕,模样十分狼狈。

    见母亲要被打,她抬手拦住父亲举起的手臂,捏住了手腕要害,这会让人骨子里发疼。

    “母亲分到的几杖,俺来承担。其他人怎么打,按照规矩来?!?br />
    她脑子清醒了几分,做了个不算笨的决定。

    她不能担上不孝的名声,于是主动帮母亲承担杖责,分担下来不过七八板子。

    她要是什么表示都没有,指不定那个老虔婆反应过来,逼迫她承担对方的二十三板子。

    七八板子疼还是二十三板子疼,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老妇人反应过来,手一指,让女兵去承担。

    毕竟是孙女,替奶奶挨几棍子怎么了?

    护卫笑了笑,道,“阿婆,您的孙女很孝顺,已经主动替她的娘承担了八杖,要是再替您承担二十三杖,这条命可就丢在这儿了。您是奶奶,总不想逼死自己孙女儿吧?”

    老妇人脸色涨红,倏地又变青色,最后定格为黑色。

    她的孙女主动替母亲承担罪责,她是孝女,自己当奶奶的继续甩锅,那就是不慈。

    护卫又补刀,“她毕竟是女儿家,年纪还小,打得多了,要是伤到哪里,以后生不了娃可就不好了。阿婆不是还有几个儿子和女婿么,他们大男人的,多挨几板子不碍事儿的?!?br />
    人群纷纷起哄,大老爷们儿还怕打屁股?

    护卫还想说什么,同伴对他使了眼色,示意事情拖得太久了,头上的人会不爽的。

    见此,护卫挥了挥手,让人按照规矩一个一个打过来。

    当众杖责,依照规矩是要脱了裤子,趴在高凳上打的。

    男的还好,轮到那些儿媳和女儿,一个一个哭天喊地。

    护卫幸灾乐祸地道,“都是大老爷们儿,要不就替自家媳妇担下来吧,俺们尽量打轻一些?!?br />
    百姓纷纷笑得前仰后合,起哄怂恿。

    “是啊,大老爷们儿还让自己婆娘脱裤被打?”

    尽量打轻,那也疼??!

    被摁在地上打了八杖的男人心头冒火,对着自己的媳妇呵斥咒骂。

    “臭婆娘,想看着老子死,你好改嫁是吧?挨个几棍能要人命?”

    老妇人再不情愿,最后也被打了十杖,其余十三杖被分担到各个晚辈身上。

    原本晚辈是不愿意的,哪怕是老人家最心疼的小儿子,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躲得老远。

    最后你推我,我推你,勉勉强强分担了十三棍,老妇人还是要挨十棍。

    轮到女兵的时候,护卫道,“终究是女营出来的,大家伙儿也一起守过城,脱裤就不用了?!?br />
    女兵脸色煞白,低声喃喃道,“谢谢?!?br />
    杖责是有门道的,打哪里,力道多少,里面有猫腻。

    女兵被打得惨,但护卫又留了情面,躺着养几天就能好。

    其他人看着没多少事,不躺个一两月,别想活蹦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