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你真是……”

    调皮!

    风瑾哑然,但又无可奈何,毕竟主公开心了,手底下的人才能过得顺心如意。

    “我知道人言可畏,杖打老人会惹来非议。不过军营规矩如此,若是今日手下留情,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闹一回?年老长者更要明白事理,像这般老不羞的,我难道要纵着?”

    风瑾自然知道杀鸡儆猴的重要性,如果不将这个出头的椽子弄下去,以后可就难收拾了。

    姜芃姬视线扫了一眼那个年幼一些的女兵,见她面上有些许担忧,心下越发满意。

    她道,“你该庆幸,你和你姐姐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决定,不然你们姐妹后半辈子可就完了?!?br />
    女兵见姜芃姬和她说话,连忙收敛对姐姐的担忧,对着主公低垂头,一副聆听的姿态。

    直播间的观众这才回过神来,明白姜芃姬这番话的另一层含义。

    【躲猫猫宝贝】:现在才想起来,这一家人明显是不将这一对姐妹当成亲人的,更像是对待货物。想想刚才那个老虔婆骂人的话,说是仇人也不为过了。正如主播说的,有武力值又怎么样,刚才那个女兵反抗护卫的身手真是漂亮,但她的心是坍塌的,根本站不起来。现在被革除了兵籍,永不录用,那家人还不知道怎么磋磨她。幸好她妹妹聪明,没有犯傻……

    【虚幻之城】:讲真,我挺不爽这个女兵的作为。主播说给她撑腰了,她应该知道家人是什么德行,偏偏还是选择逆来顺受,依照这个发展,我觉得她回家嫁人,结局好不了。

    怎么可能好得了?

    夫家就是看准了她在军营中的位置,娶回家有用处,如今被革除了军籍,她就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这门婚事准保要告吹。哪怕不告吹,嫁入人家家里,也要被磋磨到死。

    【暮色夕阳】:所以主播才说妹妹聪明,没有和她姐姐一样犯傻。妹妹还在军营,大小还是个百夫长,虽然不算什么大官,但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已经很厉害了。有妹妹在军营给姐姐撑腰,姐姐在家里的日子再怎么难过,应该不至于活不下去,要是妹妹也犯傻的话……呵呵。

    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出来,直播间的观众也知道对方要说什么。

    要是妹妹也犯傻,被革除了军籍,没了百夫长的位置,回到家中她们就只是旁人眼中应该无条件孝顺家人的乖女儿,家人对她们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包括买卖。

    再回想刚才那个老虔婆如何骂孙女的?

    直接说孙女是千人骑,万人草的破鞋啊,她们回家能有什么好下???

    年幼的女兵这才明白姜芃姬话语中的深意,双眸微微发红,为姐姐的未来感到忧虑。

    姜芃姬看穿她的心情,说道,“如果真是担心你姐姐,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只有你越来越强,她在家里才会过得越好。如果你没有强到令你家人谄媚攀附的程度,她只会被作践?!?br />
    女兵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想给姐姐求情。

    “主公,姐姐她其实……”

    姜芃姬打断她的话,说道,“面对这种情况,最聪明的做法就是保持缄默,这对你姐姐来说才是最好的。女营对于如今这个世道来讲,的确有些离经叛道,不被世俗所容?!?br />
    女兵听了,脑袋垂得更低。

    作为第一批女营的女兵,她也是经历过那段被人戳着脊梁骨误解的日子。

    姜芃姬好似没看到她的反应,“想要真正立起来,让女营被所有人接受,行差踏错一步都不行。若是我偏袒了你姐姐,女营其他人该怎么办?军营是说一不二的地方,若是朝令夕改,那成了什么?不要以为世上只有你的家人最精明,跟他们打着一样盘算的,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知道什么叫杀鸡儆猴?你姐姐和你的家人,便是要被宰杀给猴看的鸡!”

    换而言之,姜芃姬要是不能完美处理这件事情,以后女营可就真的成了婚前培训班了。

    “当然……”她倏地笑了一声,语气中的寒意令人毛骨悚然,“若是你没有把持住,脑子也昏了,被宰杀的鸡里面也会有你。天底下的人才多了去了,可机会就只有那么几个,僧多粥少。你姐姐不想把握,自然会有其他人想要眼馋……你说我这话正不正确?”

    女兵听得冷汗涔涔,明明还是久不下雨的盛夏,她却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与此同时,内心也升起一股庆幸。

    依照她对那些亲人的了解,若是两姐妹没了任何依仗,恐怕真的要被逼死。

    只是,想到本该意气风发的姐姐,她又忍不住伤心。

    另一边,那一家子更是上演了一出好戏。

    老妇人需要承受二十三杖,但她一看到执行杖责的木棍,差点儿真的吓晕过去。

    因为是当众执行杖责,围观的百姓自然不少。

    听说是女兵的家属要将孩子拉回去结婚,但碍于当初签订的文书,想要这么做,怂恿者需要当众承受一百大板,女兵也会被革除军籍,这让不少百姓心肝儿一颤。

    正如姜芃姬所说,世上精明的人家可不止女兵的家属,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开始打女儿主意了,进了女营又怎么样,还是他们家的孩子,当父母的要求女儿嫁人,她们还敢反了天?

    只是,听到杖责一百,女孩儿也会被革除军籍,不少人纷纷熄了这个心思。

    被革除了军籍,那就是个赔钱货,倒贴钱都不够,哪里能帮衬家里?

    更别说那一百大板,十几棍下来就能去见阎王了,大家伙儿都是惜命的,谁敢顶风作案?

    围观者歇了坑女儿的心思,但并没有歇看热闹的心思,甚至有些人还自诩聪明,洋洋得意。

    要是他们没忍住心中的贪念,说不定被扒了裤子搁在地上打屁股的,可就是他们了。

    老妇人看到这个阵仗,知道今天是逃不过去了,又哭又闹又喊,右手拧着孙女的手臂,几乎要将她那块肉拧下来,旁人看到那块地方迅速青紫得发黑,纷纷忍不住摩挲手臂。

    哎呀妈,这个力道,这是仇人吧?

    “你这个千人骑、万人草的贱货,害了俺们一家子,怎么不去死,你想害死你奶奶啊……”老妇人对着孙女拳打脚踢,那个女兵已经懵在了原地,被打也不敢还手,众人看了纷纷诧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