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怂恿者?

    谁敢站出来承认,那可是一百大板,打在身上还不打废了?

    废了还好,怕就怕小命也没了。

    一时间,底下跪着的百姓血色尽褪,除了那个七岁男童神色还有些懵懂,其他人俱是冷汗直下,两股战战,那个老妇人更是眼皮子一翻,软倒在地,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

    风瑾面色诧异,若是这个老妇人真的被吓死了,到时候肯定会给主公声誉造成影响。

    老妇人的儿子、女儿、女婿和媳妇纷纷一脸哀痛惊慌之色,整个厅堂吵吵闹闹。

    姜芃姬依靠在凭几上,冷漠地看着这些人倾情演出。

    直播间的观众还在义愤填膺,只是老妇人被吓晕之后,又有人跳出来指摘姜芃姬冷血。

    【萝莉万岁】:我的天,要出人命了。虽说这一家人的确有些极品,但主播你这样做也有不对的地方吧?要是真的把人给吓死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一群冷血动物。

    【三年血赚】:这个直播间三观这么不正,还有暴力血腥因素,国家怎么还不将它封了?

    【散排输到炸】:封不了,全网络平台直播呢,跟病毒一样无孔不入。除非将所有直播平台全部封闭,将网络掐断,说不定就能彻彻底底封了这个直播间了。不过,你觉得这有可能?

    【死刑不亏】:啧啧,这个直播间那么血腥,未成年看了都把持不住跑去犯罪了好么?三观不正还想教坏小孩儿,要是哪天有人真的照着直播间的做法去犯罪了,到时候就晚了。

    姜芃姬也不是一天两天被这些观众问候祖宗十八代了,她也不在意,嘴巴长别人身上,对方要说什么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要真能和她的祖宗面对面,这些人哪个敢张嘴说一句?

    她哂笑一句,反问这些人。

    【主播V】:我看@死刑不亏,这位科普过如何写萝莉小黄文啊,怎么,你去奸银女童了?

    在她的直播间开车说黄话,哪个ID什么时候说过什么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姜芃姬毫不留情地将这位观众的老底翻出来。

    想跟她玩双标?

    先确定自己身上干干净净再说。

    直播间观众有讨伐她的,不过大多数还是支持姜芃姬的,毕竟都是追随多年的老观众了,他们知道姜芃姬不会无的放矢,更何况这件事情还关系到女营的威严。

    若是处理不好,不按照军营规矩执行,谁家看女儿出息了,还不过来将人拉走结婚?

    更加重要的是,这个结婚真是为了女儿好而不是将她卖出一个好价钱?

    一句话,姜芃姬组建的是女营,不是婚前闺中女子培训班。

    想占她的便宜,先看看自己身板能不能挨过一百大板再说。

    底下的百姓扑在老妇人身边痛哭流涕,涕泗横流。年长的女兵心中骇然,被驱逐兵籍的恐惧和担忧也被压下了,她更加担心老妇人的安危,要是奶奶因此出事,一家人还不怨她?

    正如父母所言,他们是自己的血亲,肯定会为了她好,怎么会害她?

    风瑾为难地看着姜芃姬,年幼一些的女兵起初也很慌乱,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她见惯这位奶奶撒泼打诨,闹不过就装昏的戏码,一句“不孝”能将人脊梁骨都打断。

    看她面色,红润干净,哪里有昏厥者该有的苍白和虚弱?

    “主公——这——”

    姜芃姬嗤了一声,“看样子是无人站出来承认自己是怂恿者了,那我来判定吧。这个男童不过七岁,想来也怂恿不了长姐,免除杖则。这个年老的妇人着实可恨,教育子女不严,十杖,其他人分摊剩下的九十杖,拖下去打了。那个女兵驱逐兵籍,永不录用?!?br />
    在她跟前装昏,当她眼睛瞎!

    老妇人还是不醒来,她道,“之前这个老妇人还试图袭击兵卒,应该再添上三杖……另外,她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佯装晕倒,又是一罪,该添十杖,统共二十三杖??醋胖葱?,别省了?!?br />
    风瑾道了一声,“是,主公?!?br />
    他唤来门外护卫,将这些百姓拉下去执行杖责。

    年长的女兵下意识反抗,幸好护卫早有准备,最先对付的便是她。

    饶是如此,依旧有个护卫被伤了手臂。

    姜芃姬见状,嘲讽地嗤了一声。

    “身手再强又有何用,心性已经懦弱至此,也难怪谁都能踩上一脚?!?br />
    年长女兵的武力不低,至少能对付寻常三五大汉,可面对家人挟迫,强硬要将她嫁给能当爹的男人当填房,给年纪比自己还大的人当后娘的时候,她依旧凄凄惨惨地答应了。

    姜芃姬也没有多善良。

    她给了一次机会,对方不领情,那么不管以后下场如何,千万别怨她。

    那个老妇人被护卫往外拖动,她终于装不下去了,蹬着腿哭嚎,在地上打滚儿。

    那些还帮老妇人说话的观众纷纷觉得脸红,不是羞的,分明是被打脸打红的。

    年长的女兵试图跪下来求情,安抚老妇人,反而被她一巴掌扇到脸上,留下五道血印。

    之前说过,老妇人留着厚厚的长指甲,常年做农活,力气比很多青壮男子还要大,这一巴掌下来,饶是女兵饱经训练,一时不察也被扇得滚在地上,右脸颊很快就高高肿了起来,连牙齿都松动了。

    “你这个扫把星——挨天杀的呦,要出人命了——”

    “千人骑,万人草的,早知道是这么一个烂货,刚出生就该摔死——哎呦——”

    “老头子啊,你怎么去的那么早,让俺一个人被这些良心被狗吃的畜牲和破鞋欺负——”

    年长的女兵错愕地睁圆了眼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亲奶奶口中说出来的。

    老妇人死命不肯起来,嘴里骂着十分难听的话,众人听了只觉得污耳。

    姜芃姬抬手抚了抚额头,冷漠地道,“拉下去,别留情,该打几个板子打几个?!?br />
    一群护卫听出姜芃姬语气中的怒意,暗暗骂了一声老虔婆,没事找事,然后一人架着一边,将人给强行拖了出去。老妇人还试图用指甲抓护卫的手臂,很快就留下几个渗血的血印子。

    护卫疼得龇牙咧嘴,他们都不知道一个快五十的老女人,哪里来这么大力气。

    姜芃姬垂眸,不安好心地道,“念在这个老人年纪大了,二十三板子可以让儿子、女儿、女婿和儿媳替代。当然,这得当事人愿意帮她承担才行,若他们不愿意,她还是要自己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