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兵是一对姐妹,大的年纪十七,小的十五,家中除了她们之外还有一个七岁的弟弟。

    去年地动刚过,象阳县也是百废俱兴,一家人为了省一口口粮,本想将两个年长的女儿卖入窑子,不过姜芃姬那会儿正在整修这些,风头很紧,他们想卖也没地方卖。

    后来听说将女儿送入女营,每人能得半两银子的补偿,便将女儿都“卖进去”了。

    两个女儿一两银子,家里还能省了两张吃饭的嘴。

    至于她们的未来如何,哪怕当母亲的有些担心,但身旁有个婆婆盯着,她也不敢露出异样。

    后来,两个孝顺的女儿偷偷将每月的饷银送给了母亲,希望她能藏起来当私房钱,在家里说话也有些底气,只是这个母亲一贯喜欢讨好丈夫和婆婆,嘴巴一秃噜什么都招出来。

    如今,两个女儿一个升任百夫长,一个成了医疗兵的小头目,饷银也比以前翻了两倍!

    一家人到处宣扬炫耀,很快就有媒人上门提亲,给出的聘礼很高。

    订下的丈夫年岁三十出头,死过两任老婆,膝下有四个儿女,家里有些小钱。

    他对上战场的女子十分鄙视,但又看上女兵在女营的地位,觉得军中有人好说话。

    只要能帮上家里,娶回去就当财神爷供着也行。

    两家一拍即合,然后就闹到女营,撒泼打诨想要将女儿拉走回去结婚。

    姜弄琴将他们拦了下来,同时给姜芃姬发去了急信。

    也许是姜弄琴还算良好的态度让这些刁民有了底气,面对姜芃姬的时候也是撒泼无礼。

    不过,姜芃姬可没有那么好说话,直接一顿喷了回去,光是身上的杀气也够吓人了。

    对于那些刁民,姜芃姬高贵冷艳地选择了无视,对于女兵,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告诉我,你们的选择?!?br />
    年长一些的女兵咬了咬下唇,眼神闪躲,支支吾吾地道,“一切,全听奶奶的?!?br />
    虽说县丞许诺女兵二十四岁退役能立女户,生下子女随母姓,但这事情又没影。

    她脑子乱哄哄的,全是前几天父亲、母亲和奶奶的轮番语言轰炸。

    这话一出,直播间的观众都炸了。

    【桑雀】:握草——这人真是脑子有坑啊,回去嫁一个年纪可以当老爹的男人,还是死了两个老婆,底下有四个儿女的老男人,她竟然也说愿意?主播都说帮她们撑腰了,日!

    【塞璞】:气得宝宝肺炸!她们是不相信主播么?我要是主播,心都哇凉哇凉了。

    【喵喵哒的兔】:也别这么激愤啊,骂有什么用,换成是我上去两个巴掌打醒她们。

    【阿卡特丽丝】:呸,你们还记得主播是怎么训练那些女兵的?还打人呢,小心被反杀。

    【玄月之蝶】:不行了,本宝宝的心都要崩坏了,为什么女兵小姐姐不愿意相信主播?

    【跪求月票】:这简直是往主播心口插一刀??!她现在为了以后公开身份做准备,必然要大力扶持女兵,让女子走上前台的,现在这个女兵小姐姐一扭头就打了主播脸,简直了!

    姜芃姬并没有直播间观众以为的那么难受,事实上,她的心态十分平静。

    对,太平静了。

    风瑾担心地看了一眼姜芃姬,心中暗叹。

    若非女营是姜弄琴的地盘,他真想越俎代庖,在姜芃姬回来之前解决这个破事。

    他了解这人的脾气,根本不会吃亏的。

    谁让她吃一点小亏,她绝对是千百倍地讨回来。

    姜芃姬平静地挪开视线,落到年纪比较小的妹妹身上,问道,“你呢?和你姐姐一样?”

    这个女兵是百夫长,据姜弄琴说她平日训练十分刻苦,别人都休息了,她还在练习。

    之前攻城战,手臂被流矢射中,她也是咬着牙将箭头拔出来,潦草止了血,继续拼杀。

    性格很倔强,姜弄琴暗地里想将她当做女营副校尉培养。

    女兵忐忑地看着姜芃姬,她的奶奶暗中用几乎能吃人的眼神瞪着她。

    “小的不愿意,不愿意和姐姐一样嫁人生子?!彼怕业厮档?,“县丞之前不是许诺,女兵二十四岁可以退役,户籍独立,以后所生子女可以随母姓?故而,小的不愿意嫁人……”

    相较于在家里被奶奶暗地里扭着肉,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她更喜欢拿着刀枪剑戟厮杀。

    唯有那种时候,她才感觉自己是属于自己的,是自由的。

    姜芃姬倏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了,我答应过的事情,自然会办到?!?br />
    “你这个死丫头,是想气死老娘是吧!”

    那个老妇人不顾场合,伸手捏向少女腰间。

    她留着厚重发白的长指甲,要是扭到肉了,光是想想都觉得剧痛无比。

    啪——

    透明的玻璃掷在地上,摔开的碎片溅了一地,吓得老妇人眼皮一跳。

    “当众袭击兵卒,该受到什么惩罚?”姜芃姬扭头问风瑾。

    风瑾回答,“应该打三大板子?!?br />
    姜芃姬道,“嗯,记下来?!?br />
    她对着那个年纪小的女兵招了招手,示意对方在下首坐着。

    姜芃姬平静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军营更是纪律严明之地。你们也知道女营是什么地方,将女儿送来的时候,可还记得画押一份文书?文书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女兵未满二十四岁者,不得婚嫁妊娠,违反者,怂恿之人应受百大板,当众执行。女兵若是执意嫁人,驱除兵籍,永不录用?!?br />
    这下,跪在下面的百姓纷纷变了脸色,年长的女兵更是脸色煞白。

    “至于你……你很好,倒是没辜负女营校尉的期许?!彼醋拍歉瞿暧滓恍┑呐?,“你提醒了我一件事情,这事情也的确是我疏忽了。你们年纪连二十都不到,婚嫁还有些早,不过户籍的事情的确该着手处理。即日起,但凡女营女兵,户籍全部从原户籍迁出,自立一户!”

    姜芃姬眼中,人就是人,只要能用,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不能为她所用者,在她眼中无异于是辣鸡。

    姜芃姬冷漠地道,“怀瑜,按照女营契书上面的内容执行吧,不用跟他们废话?!?br />
    风瑾叹息一声,他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情形。

    别说杖责一百,这些百姓的身体,十几杖下去也够呛。

    他道,“是,主公。只是不知道,谁是主要怂恿者?”

    说完,他视线扫了一下底下跪着的十来人,众人寒蝉若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