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伊娜怎么就死了呢!”

    巫马君偷偷摸进皇宫,令心腹宫女向慧珺传话,让她过来。

    慧珺刚过来,他劈头盖脸便是一顿斥责和质问。

    “呵呵,她怎么死的,关我何事?你若是好奇,应该去问别人,问我一个深宫宫妃做什么?”

    慧珺一袭复杂宫装,美得好似一幅画儿,哪怕天上仙女也不过如此。她像是一朵娇花,越开越艳,光是站着便能吸引旁人的魂魄,可惜,巫马君因为盛怒并没有心情欣赏这种美丽。

    巫马君本来是斥责慧珺,想要听一听理由,探一探消息,哪里她竟然这么说话。

    一时间,巫马君气得面色涨红,睚眦欲裂,心头暴怒之下,恨不得掐死慧珺。

    “孤知道了,肯定是你想方设法害死了她对吧?你这无知妇人,你可知道安伊娜有多么重要?只有这个女人活着,孤才能得到她手中的势力,推翻那个老不死的帝位,偏偏你却……”

    慧珺呵呵冷笑,她道,“现在虽然是白天,但白日梦还是少做为好。你无凭无据,怎么能断定我害死了安伊娜?她是二皇子妃,我是你父亲最宠爱的宫妃,按照关系,我算是安伊娜皇子妃的长辈。我们俩又没什么冲突,我莫名其妙要她的性命做什么?你以为是因为你么?”

    巫马君反问道,“难道不是你知道孤和她的事情,心中生妒,这才用毒计害人?”

    虽然被皇帝彻底厌弃了,还被对方踹了一脚心口,致使巫马君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不过巫马君并不觉得自己没有机会登上帝位,因为他和安伊娜以及昌寿王都有合作。

    若是仔细布置,说不定现在已经坐上皇位了!

    哪里知道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先是柳嬛在皇宫生产,生出了一对怪胎妖婴,他被皇帝软禁府邸,柳嬛被“难产血崩而亡”,柳嬛死了,他失去了强大岳家的支持,然后又是安伊娜出事暴毙,断了他在北疆的人脉。

    现在,没有这两方的支持,他拿什么和昌寿王这个老狐狸谈判交易?

    原本触手可及的皇位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巫马君如何能甘心?

    思来想去,他觉得安伊娜之死和慧珺脱不了干系。

    安伊娜死之前,曾经进宫探望过皇后,然后去慧珺宫殿和她说了几句话,回去当夜暴毙。

    这是他能查到的消息。

    光看这些消息,直觉告诉巫马君,安伊娜皇子妃的死和慧珺有关。

    所以,他才会冒险出府混进皇宫,只为了寻求一个真相。

    慧珺听到巫马君自恋的话,险些笑出声。

    她会为了巫马君吃醋,然后去陷害安伊娜?

    这人脑子里到底上演了什么狗血大戏?

    “随便你怎么认为,安伊娜的死和我无关,你要是不相信就不相信吧?!被郜B一脸倦怠的神色,挥袖准备离开,巫马君不愿意放人,心头怒火高涨,最后抬手甩了她一巴掌。

    白皙细嫩的肌肤出现一个明显的五只印,一侧脸颊明显肿了起来。

    听到那响亮的声音,再感觉到右手手心的麻木,巫马君终于冷静下来。

    他打得十分用力,慧珺的脸都被扇到了一边。

    感觉到口腔蔓延出些许铁腥味,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

    她没有哭,反而露出妖冶的笑容,凄惨道,“你这没用的男人,说什么最爱我,为了一个死人,给我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只为了安抚你心中的恐慌……巫马君,你真有种!”

    说完,她气得拂袖离去。

    巫马君也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怔在原地,脑海中回荡着她离去前绝望心碎的双眸。

    想要追赶上去道歉,慧珺已经离开了。

    “糟了,孤这次是将她伤着了……莫非安伊娜真的不是她害死的?”

    巫马君喃喃自语,一脸懊悔之色。

    “伤心离去”的慧珺却是冷着脸,用帕子沾了点儿脂粉涂抹在脸上。

    她发现自己入宫之后,身体变得格外健康,肌肤嫩得容易留下印子,但是愈合得也快。

    巫马君刚才那一巴掌的确将她打蒙了,脸颊高高肿起,看着很惨。

    不过慧珺很清楚,这种伤势顶多一刻钟就能消下去,若是配合药物会好得更快。

    “啧……安伊娜要是不死,死得可就是本宫了……”

    将宫女打发下去,慧珺对着铜镜中的自己低声喃喃,眼中闪过坚定毒辣之色。

    安伊娜为何会死?

    仅仅是因为这个女人查到了一些不该查到的消息,这些消息会让慧珺死无葬身之地。

    慧珺出身上京贫民窟,只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下等流莺。

    柳府帮她遮掩身份,按理说应该是万无一失才对,不过安伊娜似乎知道当年的旧事。

    想到这里,慧珺脸色一沉,思绪回到那天,如今想来,心中依旧怨恨难平!

    安伊娜皇子妃以提前祝贺皇后千秋节为理由,进宫陪皇后说了一会儿话,然后转道来到慧珺的宫殿,她说出的第一句话便令慧珺肝胆俱裂,所幸她镇得住场子,没有露出异样神色。

    安伊娜道,“本公主知道,你只是上京城脚下一名下等流莺而已?!?br />
    慧珺心中一颤,面上却好笑着反应道,“皇子妃这话何意?本宫清清白白,何时成了流莺?”

    安伊娜其实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她知道了一些秘密,只是不确定而已。

    所以,她挑选这个机会来诈慧珺。

    只是,慧珺的反应太过正常,这反而令安伊娜不确定。

    她道,“皇贵妃恐怕还不知道吧?您这张脸与多年前的一位王贵妃一般无二,官家那么宠爱您,也只是因为这张脸而已。王贵妃容颜绝色,可惜天妒红颜,年纪轻轻便病逝了。官家心痛欲绝,下令搜集天下与王贵妃有几分相似的美女,以此缅怀佳人,各地百官纷纷敬献。其中,有一位女子与她极为相似……只是,这名女子已有夫婿,还怀了三月的胎……”

    安伊娜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慧珺的脸色已经微变。

    她问,“你说这个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