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妃安伊娜是北疆三族的皇庭的公主,嫁到东庆皇室本就是为了“两国友好”。

    如今突然暴毙而亡,尸体匆匆收殓下葬,与她风光嫁入皇家时候的场景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消息原本被东庆皇室捂得紧紧的,只是昌寿王在谌州安插了间谍,几乎是第一时间便知道了这个消息,他原本还在发愁拿不下谌州,登不了皇帝之位,安伊娜暴毙,简直神来之笔!

    昌寿王几乎忍耐不住内心涌出的狂喜,不住地搓手,嘴角的笑容几乎要咧到后脑勺。

    “这个消息可是真的?安伊娜真的暴毙了?”

    他急切得问,内心又暗暗懊悔。

    他怎么没没想到用安伊娜皇子妃作为突破口呢?

    早知如此,他早早就将安伊娜皇子妃和四皇子巫马君以及其他大臣的龌龊事捅出去了。

    皇家丑闻,皇子妃与小叔胡搞也就算了,还勾搭了那么多重臣,早就被暗中处死才是。

    昌寿王与北疆方面有些交易,北疆三族给予他好处和方便,他动用人脉掩护安伊娜在东庆的行动。他答应得干脆,不管安伊娜皇子妃做了什么,在他面前都是透明公开的。

    反正是坑了东庆皇帝,又不是坑了他,昌寿王还乐得看好戏呢。

    柳佘那个孬种,死了庶女柳嬛,至今也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没对东庆皇室表达任何不满。

    若是柳佘能表达些许不满,站在昌寿王这边对方东庆皇室,昌寿王早就登上了帝位!

    柳佘不帮忙也就罢了,反正战局已经倾斜向昌寿王,只要再耐心等个几月,谌州不攻自破,偏偏这个时候战场出现了重大失误,导致原本的优势被谌州方面扳平,战事胶着不下。

    这段时间,谌州方面的军队和昌寿王的军队又发生了好几次对战和冲突,但双方战事胶着,谁也奈何不了谁,让昌寿王只能看着谌州的皇帝龙椅眼馋,心中痒痒难当,记得抓耳挠腮。

    本以为这样的状态还会继续持续下去,谁知道这个时候谌州竟然传来安伊娜皇子妃暴毙!

    安伊娜可是北疆三族皇庭的珠宝,莫名其妙暴毙,不管是真的生了重病去世了,还是另有死因,北疆皇庭都不会善罢甘休,这也是昌寿王趁机争取北疆支持的好时机。

    昌寿王野心不小,这些年和北疆三族方面有不浅的联系,如今若是合作,肯定能成事。

    帐下谋士和武将听到他这个主意,脸色纷纷一变,或青或紫,十分难看。

    有一个年岁颇高的谋士起身,作揖道,“主公,此事万万不可。北疆三族觊觎东庆国土已久,近些年更是战力拔高,若是此时选择与他们合作,无异于是引狼入室,危害太大了?!?br />
    坐在首位的武将也沉声道,“是啊主公,这件事情绝不能答应。北疆皇庭将安伊娜公主嫁入东庆皇室,本就不安好心,这些年末将也有听到风闻,这位公主收了不少入幕之宾,实乃银娃荡、、/妇,将朝堂弄得乌七八糟,镇北侯府便是被这妖妇弄得家破人亡,还请主公三思!”

    “主公,臣附议。此时还请主公再三思量,一旦将北疆这头野狼引了进来,再想送走可就难了。想想当年北疆三族偷袭崇州上虞郡,多少百姓死不瞑目,这番血海深仇……”

    帐下大多谋士和武将对北疆三族的印象都差到了极点。

    这只是其次,请神容易送神难,更别说北疆三族觊觎东庆多年。

    不过,这件事情他们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昌寿王是怎么想的。

    有喜欢钻营阿谀的臣子见昌寿王面色不愉,连忙出列。

    “诸位先不用着急,此事未必全然是坏事?!币幻心耆迳赖哪凶涌谒档?,众人对他纷纷怒目以示,唯独昌寿王双眼微亮,制止旁人想要叱骂的动作,示意男子继续说话。

    得到昌寿王的应允,中年男子心中底气更足。

    他本就喜欢独断专行,以往做出礼贤下士的姿态,认真倾听旁人的意见,不过是做戏而已。

    如今距离东庆帝位仅有一步之遥,这一步却卡了近一年时间,他已经暴躁得装不下去了。

    那个中年男人没什么大本事,但察言观色极其擅长,能准确切中昌寿王的脉。

    “你继续说?!辈偻醯?。

    帐下众人脸色一黑,唯独中年男人脸色散发着喜悦之色,他道,“北疆三族乃是蛮荒之地,个个都是茹毛饮血之辈,东庆乃是礼仪之邦,本就有教化他们的职责。不过是区区蛮人,等主公事成之后给予些许赏赐,直接打发了便是。若是打发不了,也可口头许诺一些?!?br />
    满嘴的屁话!

    众人脸色铁青,正好有个脾气激进的人起身将中年男子痛骂一顿,叱责他为“虫豸”。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主公乃是上天指定真龙,注定君临天下,借助北疆之势,不过是顺应天意。许诺北疆三族一些好处,也是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率土之滨,莫非皇土,迟早能收回来。若不这么做,诸位可有其他好办法,能顺利攻破谌州?”

    昌寿王脸色平静,内心却已经起了波澜,

    他对中年男子越发满意和看重,想将他提拔为首席谋士,成为帐下文人之首。

    中年男子又道,“更何况,我们可以令北疆蛮族打头阵,消耗他们兵力……”

    “一派胡言,竖子不足与谋!”

    不少人还想劝说,可他们一看昌寿王的表情,一腔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有脾气激烈的人直接起身叱骂,昌寿王不仅不平息争端,反而站在中年男子这一边。

    这令众人心寒,脾气爆裂胆子又大的武将直接起身,挥袖离开主帐。

    这都什么鸟玩意儿!

    眼看着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昌寿王的脸色黑成了锅底灰。

    他平日里装得礼贤下士、广开言路,但不意味着这些人能在自己头上撒野。

    不过,他还有些理智,并没有一下子就答应和北疆合作,反而谌州内的奸细继续探查消息。

    安伊娜皇子妃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暴毙了?

    其中到底有什么内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