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春耕已经过去两三月,天气越发炎热起来,政务厅每日敞开了门,依旧觉得燥热不堪。

    姜芃姬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顾虑,每天穿着一身简单轻便的裋褐,袖子卷到了肩膀,裤腿卷到了大腿一半的位置,白花花的手臂和大腿看得卫慈莫名脸红,惹来杨思诡异的注视。

    “你对你家主公抱着不可告人的心思?”

    杨思一面用右手提笔写字,一面用左手扑腾着扇子扇风。

    饶是如此,他依旧觉得后背的衣裳已经被汗水浸透,额头冒着豆大的汗珠。

    卫慈手中一抖,原本工整漂亮的书信出现一条不和谐的黑线,他无奈将这张报废的信纸收起,看似镇定,实则连手指都颤抖了,“靖容胡说些什么,慈与主公皆是男子……”

    杨思撇了撇嘴,昌寿王豢养的男童和男宠多了去了,这人也没有隐瞒过。

    见识了士族世家的阴暗面,杨思可不认为他们都信奉“阴阳之道”,不然男风如何盛行?

    “男子又如何?说起来,子孝今年也有二十二了吧?后院一无娇妻,二无美妾,旁人不说你有难言之隐,也会认为你有断袖之癖……这多正常?!毖钏夹ψ诺?,炎热夏季看着卫慈变脸,感觉跟三伏天喝了一大碗冰水一样畅快,“若是你恋慕自己主公,又不是什么大事?!?br />
    卫慈反驳道,“靖容二十有九,不也是孑然一身?!?br />
    杨思道,“我那是眼界高,普通女子瞧不上。以前媒人也曾踏破我家门槛,我不愿意?!?br />
    卫慈噎了一下,他道,“慈无意成家?!?br />
    杨思见他露出些许愁色,心中软了一些,生怕自己触到卫慈的伤心事。

    “还在为那个破八字纠结呢?”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姜芃姬的声音。

    她边走边说,“什么破八字?政务都弄完了,聊天这么开心?”

    杨思嘴角一抽,姜芃姬前几天去角平县抓壮丁,这才多久就回来了?

    等姜芃姬进了门,两人才看到她怀中抱着两个圆溜溜的绿色球状物件。

    卫慈见到她怀中的东西,诧然道,“青门绿玉房?”

    杨思和姜芃姬都懵了一下,直播间的观众也懵了。

    西瓜就是西瓜,说得这么文艺做什么?

    姜芃姬纯粹不知道西瓜还有这么一个称呼,杨思则是没见过西瓜。

    卫慈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被不少附庸风雅的士族称之为“青门绿玉房”的西瓜,如今还没从西域传来……他记得听清楚,这东西是姜朝开国之后,西域各个附庸小国为了讨陛下欢心,特地敬献的,味道倒是不错,炎热夏日解暑的好东西,后来还成了百姓发家致富的宝贝。

    如今……怎么就出现了?

    “原来还有这个名字啊,不过我称它为西瓜。挺容易种植的东西,成安县这里可以考虑种一些,夏日储水解暑?!苯M姬将两个大西瓜放在桌上,掏出匕首将其中一个砍成两半。

    放在井水里面冰镇过,果肉散发着冷气。

    “慈记得,这是西域之地才有的……”卫慈道。

    姜芃姬将西瓜切好,鲜红的瓜瓤看得人口齿生津。

    “的确是西域来的。古叔南来北往做生意,喜欢淘换一些稀奇古怪的植株,去年送了我一些。我给种到象阳县县府的小花园里了,听说结了果子,我吃了一个,味道不错?!?br />
    事实上并非如此,姜芃姬根本不认识远古时代的植物,还是家里种西瓜的直播间观众告诉她的,顺便教她如何种植西瓜和注意事项,她记下来之后便将诀窍丢给管事,让她照看。

    她去角平县办事,听到亓官让说了这么一句,便匆匆回了一趟象阳县,摘了几个带过来。

    稀罕的事物总是昂贵的,姜芃姬想要令奉邑郡快速恢复,商业发展不能弱。

    不过这种水果只能吃着解馋,不能当成粮食,哪怕种植,数量和田地都要限制一番。

    若是百姓见种西瓜赚钱,一个一个都想种,谁来种粮食?

    没粮食吃什么?

    姜芃姬心中想着这些,将盘子上的西瓜端给两人。

    “子孝不能多吃,这东西性寒,吃个一两瓣解馋就行?!彼V隽艘痪?。

    【渊渊虾条】:看到西瓜,我也想吃。纯天然的西瓜,水多汁甜,真想下楼去买一个。

    【星星大佬】:我已经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了,吃着可比一瓣一瓣爽多了。

    象阳县后花园的西瓜也就一亩半的样子,她让人摘了送去犒劳下属。

    夏日抱着西瓜啃,连烦躁的心情也能好转几分。

    杨思挺嫌弃姜芃姬,但又不得不承认这里的食物好吃,甚至连夏季的水果都别具一格。

    “主公,慈已经按照您的吩咐,令劳工开凿水渠,并且砍伐足够的竹子,切片暴晒?!?br />
    “嗯,砖窑的新砖烧得如何?”

    “已经能烧出极好的成品,虽然比不上普通青砖坚实,但也不会随意破裂了?!?br />
    三人一边啃西瓜,一边谈正事,画面太美,直播间的观众表示有些馋嘴。

    【荼蘼大佬】:感谢主播,我觉得今年的瓜农要笑了。

    因为直播间的神秘和跨位面的噱头,带动了不少新兴产业。

    举个栗子,今天直播间出现了西瓜,说不定附近水果店的西瓜就要卖脱销!

    广告效应,恐怖如斯!

    瓜农还不笑得见牙不见嘴?

    姜芃姬道,“你做事,我很放心?!?br />
    竹片搭在水渠两侧,烧制出来的新砖是为了铺盖水渠的。

    从春末之后,天气越来越炎热,至今不曾下过一滴雨,姜芃姬心中的预感即将被证实。

    这段时间,姜芃姬几乎调动了一半的人力去挖水渠、蓄水池和水井,角平县和茂林县也是忙得昏天暗地,众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夏日做准备。县城建设虽然放缓了脚步,但并没有停止,原本遭受青衣军蹂躏的荒芜县城,开始散发着欣欣向荣的气息。

    只要众志成城,力往一处使,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完成的。

    进入六月,天气燥热,烈阳旺盛之时,野猫野狗都不敢在外头久留。

    一件影响东庆整个局势的大事情发生了,毫无预兆,二皇子妃安伊娜暴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