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你的、你的,什么东西都是你的!

    杨思看着几乎能有一人高的竹简文书,心态有些崩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是着了什么魔,脑子一抽就答应去当零时工——哪家零时工能接触这些乱七八糟但是挺重要的内部政务?

    他一扭头,看到卫慈正坐在茶炉旁边,悠然自得地烹茶品茗。

    杨思抬手指了指能有一人高的竹简堆,狞笑着问道,“不是说很忙?”

    那么高的竹简堆啊,若是倒下来,那重量都能将人砸个重伤。

    真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成安县,哪里来的那么多破事,杨思都想将卫慈抓来好好询问。

    卫慈腼腆地抿唇一笑,不好意思地道,“慈身体孱弱,不能久做?!?br />
    杨思暗暗咬牙,冷笑着讥讽道,“你这话骗骗别人也就算了,骗我可骗不过去?!?br />
    什么身体弱?

    卫慈身体是很弱,但也没有孱弱到那种程度。

    “靖容,慈真的没有骗你。去年冬日,慈被困深山,大雪漫天,寒气入体,身子骨不比从前了?!蔽来仁贾锗咦盼潞偷男σ?,嘴上说得可怜,眼中却闪烁着些许的狡黠,“要是忙碌过甚,一病不起,这整个政务厅的琐碎杂物可就堆你身上了。如此一来,慈也是于心不忍?!?br />
    于心不忍?

    “摸摸你的良心,你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发自真心实意?”

    谁不了解谁啊,别人都说卫慈风光霁月,他却知道这人肚子里也有一肚子的坏水。

    “一字一句,绝无假话?!蔽来鹊?。

    杨思呵呵一声,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反驳了。

    他真怕这小子真的“一病不起”,然后政务厅琐事就堆在自己身上。

    至于姜芃姬?

    抓来杨思这么一个免费劳力之后,她就从政务厅彻底解放啦。

    杨思一连干了三天活,发现姜芃姬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除了吃饭的点会准时出现,其他时候根本不见人影。今日午膳,小厨房刚刚端来食案,姜芃姬后脚就抱着一堆竹简进来。

    这时候,杨思才发现她并没有穿着往日的宽袖大氅,只是一身干练的裋褐,裤腿高高卷在膝盖以上位置,袖子也卷起来,露出大半条胳膊,双脚好似在水里泡了很久的样子。

    杨思瞧了一眼她脑袋上戴着的斗笠,眼神多了些古怪。

    这么接地气的装扮,丝毫不像是柳羲!

    不是说,柳羲出身河间士族,家世清贵么?

    “主公,慈来帮你?!?br />
    卫慈起身,想要帮她接过重物,对方打量了一眼他的身子,然后绕了过去。

    哐——

    竹简放在桌案,发出沉闷而响亮的声音。

    姜芃姬拍了拍手,说道,“最近进城的流民越来越多,开垦荒田的进度怎么样了?”

    卫慈也没尴尬,回答道,“依照计划,荒田已经开辟了三成左右,预计再能有两个月就能彻底开荒结束。每一亩田已经收录在案,等户籍登记结束之后就能分配下去?!?br />
    听到户籍登记,一旁的杨思真想拍桌走人。

    外头的流民越来越多,这意味着户籍登记的工作也会越来越繁重,更别说之后的整理和归纳,要是哪里出了错,以后再折腾起来可就麻烦了,饶是杨思这样的人,险些忍耐不下去。

    姜芃姬感觉到杨思的怨念,道,“不急,只要明年春耕之前能完成就好?;Ъ羌鞘种匾?,慢工出细活也行,宁愿慢,不可乱。相较于这个,我倒是更担心今年会有大旱?!?br />
    卫慈和杨思俱是一怔,“大旱?”

    姜芃姬取了一只陶碗,灌了些凉水,咕嘟咕嘟灌下肚子。

    “嗯,我找来经验老道的几个农人,他们也觉得今年这个天气恐怕会炎热少雨?!?br />
    姜芃姬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的,加上她的脑域精神强大,可以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细节。

    不过农事方面,还是要听取老农的意见。

    综合两方的消息,姜芃姬觉得今年这个年份估计不好。

    象阳县水利设施有了雏形,好好伺候田地庄稼,挨过了这个夏天,今年秋收应该不会太差。

    不过成安县这里情况不一样,农作物倒是没多少,但聚集来的流民越来越多。

    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夏天不喝水吧?

    她查了查以往的卷宗,倒是查到不少东西。

    原来,成安县也有几次大规模的旱灾,田地龟裂,河流干涸,农作物基本枯死!

    卫慈道,“若真有大旱,开垦荒田的进度恐怕会被拖延?!?br />
    青衣军肆虐之后,成安县的春耕基本报废了,今年春天种下去的农作物基本没多少。

    若是今年大旱,他们倒是不用担心田地庄稼,只需要解决用水就行。

    “没事,时间还长,慢慢来?!苯M姬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我这几天带着几个农人去附近深山寻找水源,试着能不能开垦水渠,正好希衡的水车也能派上用场……”

    张平,表字希衡。

    自从被好友卫慈坑进了象阳县这个火坑,每日的生活都过得贼“充实”。

    听到她这么说,杨思暗暗将视线放在姜芃姬的双脚上。

    怪不得她的双脚和小腿一副被泡得发白的样子,原来是去深山寻找水源了。

    直播间的观众一直追直播呢,自然知道姜芃姬这双脚在水里泡了多久,他们看着都心疼。

    【欧皇扛把子】:主播,要是今年旱情很严重的话,建议可以修个小一些的水库,能蓄水!

    【举高高】:摆脱,这都什么时候了,挖水库可不是几天功夫就能解决的。说得倒是轻松,哪里挖水库比较合理?水库怎么建比较好?这些都是有学问的,不是嘴巴一张就能解决。要是水库建得不好,保不准哪年水涝了,水库被冲塌,到时候位置低一些的还不被淹死?

    【人菜瘾还大】:啧,那么主播准备去挖水渠就很靠谱喽?挖水渠有那么简单么?

    【散排输到炸】:至少比挖水库靠谱一些,你知道我们家附近的水库挖了多少年么?古代又没有挖掘机之类的,只能靠双手用铁铲去铲,效率有多低?光是想想我就觉得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