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五更哦】:活久见,头一次看到这样招揽谋士的,主播你要作死也别这么作啊,若是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你以后还招的到员工?招不到员工,以后谁给你打工?作死有个限度!

    【你猜】:我在想,要是三国演义里面,刘备也这么对诸葛大大说——你要是不跟我,我让你出不了这扇门,你们觉得还会有之后的三分天下么?哈哈哈,笑死我了,主播画风清奇。

    【是不是真的】:虽然很惊讶,不过这还真是符合主播的脾性,的确是她能说出来的??墒?,古代社会的谋士都有自己的傲气,这样威胁的手段对方未必肯安心归顺吧?性命受到了威胁,杨思为了活命,他有可能答应主播招揽,虚与委蛇,然后趁着主播不防备阴一把……

    以上这位观众算得上真相帝,杨思不就是这么坑了他的旧主昌寿王?

    关键是昌寿王只是冷待他,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丝毫不给颜面和尊严而已,姜芃姬却是直接威胁杨思小命,二者放在一块儿对比,似乎姜芃姬更加会被杨思记恨。

    直播间看热闹的吃瓜党多,除了少部分人能正经发言,其他人全都是逗比。

    【似水流年】:啧啧,你们还是太年轻。主播要是将杨思拿下来了,肯定哐哐哐——丢下一堆琐碎的公务文件,将他的人力资源往死了压榨,保证他一天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没有其他的私人时间,忙得晕头转向,脑子装不下其他东西……等尘埃落定,至少也要半年!

    【似水流年】:你们说,主播这样的人,有可能半年还拿不下对方的忠心?

    众人看到这条弹幕,纷纷发了一串的省略号。

    说得好有道理,他们竟然无言以对。

    姜芃姬如今最需要的就是能工作的人,只要完成了工作,一切好说。

    【老司机联萌】:哈哈,好久没来直播间了,主播还是那个熟悉的风格啊。其实你们也不用太担心,谋士各有各的脾气,说不定主播这样霸道作风反而更加切合杨思的喜好?毕竟,你们要相信你们的主播不是凡人。再者说了,卫慈和杨思是好友,卫慈能看着他捣蛋?

    卫慈的确不能看着杨思阴姜芃姬,但他也不想姜芃姬对杨思下手。

    若是如此,以后谁还敢归顺与她?

    “主公——”

    卫慈见两人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不由得紧张地喊了一声。

    姜芃姬没有理会卫慈,继续道,“先生也千万别觉得我任性霸道,只是这里是政务厅,搁置的文书都是事关县城命脉的。奉邑郡灾劫刚定,我可不想这个时候招来不必要的麻烦?!?br />
    要么杨思就成为自己人,他在政务厅随便走都没事。

    要么为了保守“秘密”,杨思就算能离开政务厅,也别想离开成安县。

    杨思面不改色,反而饶有兴趣地问,“你就是这么将子孝留下的?”

    他了解卫慈,这人不会这么早加入天下大局,更别说辅佐一个脾性不怎么好的毛头小子。

    之前还疑惑嘞,如今瞧瞧,他觉得自己真相了。

    姜芃姬自恋地道,“自然不是,子孝是恋慕我的才华,主动奔袭千里来找我的?!?br />
    卫慈脸色略窘,杨思脸上的表情险些挂不住。

    见过自恋的,然而他没见过如此自恋、信心满满的中二少年。

    杨思不客气地道,“你并非我所寻的明主?!?br />
    他还嫌弃黄嵩太不成熟呢,姜芃姬这样任性胡闹的毛头小子,他更加看不上。

    姜芃姬也道,“我也没说让你一辈子留这儿啊?!?br />
    杨思和卫慈哑然,诧异地看着她,啥意思?

    她继续道,“你这些天在政务厅蹭了那么多顿饭,看到子孝和我忙得昏天暗地,你的良心不会痛么?好歹帮把手,支付食费吧?忙完了这阵子,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不留你?!?br />
    杨思的脸色略略发青。

    合着这人只是看他蹭饭不给酬劳很不爽,让他当个零时工?

    卫慈暗暗扶额。

    算了,真是不能指望自家主公走正常礼贤下士的路线去招揽人才。

    杨思哦了一声,笑得意味深长,“你让我接触成安县的政务,临时帮你一阵,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难道就不怕到时候我离开了,泄露消息,对你不利?”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无所谓地道,“等你离开,不止奉邑郡,兴许整个丸州都在我手?!?br />
    口气平淡,可杨思却能感觉到对方平淡下的不容抗拒和绝对自信。

    “小郎君好大的野心?!毖钏嫉?,“您这是不将东庆皇室放在眼中了?”

    好歹东庆还没彻底灭国呢。

    “听说,先生原先效力昌寿王。昌寿王带兵围困谌州,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本身是个什么谋算,你难道会不知道?”姜芃姬无所谓地道,“古话说得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柳羲能以象阳县丞的身份占据整个奉邑郡四县,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卫慈起初还担心姜芃姬真的被杨思记恨,但随着两人对话的发展,他反而冷静下来了。

    杨思的野心很大,不安分,姜芃姬这般嚣张桀骜的性格和作风,反而对了他的胃口。

    特别是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更加踩中了杨思的痒痒。

    如今这个世道,没有长相、没有家世、没有名望……纵有才华满身,依旧不可能向上爬。

    杨思走了昌寿王这条路出仕,何尝不是因为这人“不拘一格”、“唯才是用”?

    只可惜,昌寿王只是表面做戏,并非真正不在意出身,杨思与他离心是必然的。

    姜芃姬口相当大,“……不只是奉邑郡,不只是丸州,不只是这个东庆,甚至不只是天下五国……但凡双脚能立之处,皆是我想去的。前人做不到的,我能做到?!?br />
    此时,杨思脸上的笑意略有勉强。

    他讥诮地道了一句,“小郎君仅有一处奉邑郡,周遭还有青衣军和红莲教虎视眈眈。说这样的大话,您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br />
    姜芃姬却道,“去年东庆地动刚发生,百姓死伤惨重,哀鸿遍野。我带着数千部曲和两万百姓长途奔袭到象阳县,那会儿象阳县被近万青衣军占领,结果如何?象阳县依旧是我的。今年,被青衣军霸占的奉邑郡也成了我的。待明年,整个北方也会是我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