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的表情僵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一眼书童。

    不会说人话就别说,哪家书童像这小子一样整天欺负自家先生的?

    书童一边收拾干净的衣物,折叠整齐放入衣箱,一边嘟囔道,“先生本就爱挑食,这不吃那不吃,想要吃什么就一定要吃到才善罢甘休……小的可没有庖子那样的手艺……”

    杨思一怔,理所应当地道,“那你去学?!?br />
    书童呵呵一声,“小的也吃了一些,那般美味的佳肴,铁定是家传手艺,谁肯教外人?”

    这么说……倒也是这个道理。

    等卫慈回来已经月上中天,杨思专门蹲守他,问道,“你家那个庖子能否转手?”

    卫慈“疑惑”反问,“你说府上的庖子?那人是主公体恤慈身体不适,特地赏赐下来的?!?br />
    只要是赏赐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意义特殊,自然是不能转手卖人的。

    杨思道,“那你能不能让那个庖子传授我家书童厨艺?吃惯你府上的东西,我怕是要饿死?!?br />
    面对至交好友,杨思从来不遮掩自己的爱好。

    吃也是一种艺术,爱吃更是享受生活的方式,没什么可丢人的。

    卫慈想了想,不客气地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庖子主要职责便是负责府中三餐,传授他人厨艺,这事情恐怕不是他的分内之事。若是想学,需要缴纳束脩银子?!?br />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不管是杨思还是卫慈,两人都不是什么风光霁月的小白花,谁不了解谁???

    伤感情就伤感情,钱是一定要谈的!

    杨思所有家当就那么两只箱子的书籍以及些许薄产,以他对卫慈的了解,这人准?;崾ㄗ哟罂?,所以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子孝莫不是忘了,你还欠着我好几贯钱呢,抵了就是?!?br />
    卫慈懵了一下,他什么时候欠对方钱了?

    谁不知道杨思这人不仅爱吃还抠门,不算贪财,但进了他口袋的银子,休想出去。

    属性貔貅!

    杨思吧啦吧啦翻起了旧账,所谓几贯钱的旧账源自当年一只一文钱的包子。

    卫慈:“……”

    他果然还是对这位友人不够了解,一文钱的包子能滚出几贯钱的债,你家放印子钱??!

    想了想,他改口道,“好吧,慈还你就是了?!?br />
    杨思诧然,卫慈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要说庖子手艺,慈以为还是政务厅的小厨房最好,要不将你家书童拨到那里学两天?”

    杨思点头答应,对于吃货来讲,没什么能比美食更加诱人。

    见杨思这个模样,卫慈突然能明白前世的杨思为何会被陛下坑得如此惨。

    活该!

    书童去求学的这段时间,姜芃姬发现政务厅小厨房的食物蹭蹭上涨,哪怕她食量大,一顿吃下来也觉得肚子有些撑,关键是做的食物味道都有些偏重,害得她口干舌燥。

    奈何肚子里已经没有容量了,她再怎么渴也只能含着一口水解一解口干,咽不下去。

    招来庖子询问,这才知道小厨房的菜单都是卫慈特地嘱咐的。

    得到这个理由,姜芃姬无奈地挥了挥手,将庖子打发下去。

    她一脸宠溺地道,“由着他了?!?br />
    正如卫慈所料,书童学了一点皮毛就在杨思面前秀,将杨思肚子里的馋虫勾了起来。

    第二日办公的时候,卫慈听到杨思在外等候。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知道杨思是掐着饭点过来的。

    蹭饭蹭得如此清丽脱俗,也是一绝。

    因为政务忙,姜芃姬这些时间基本待在政务厅,吃饭也是在这里解决的。

    原本简陋的政务厅就他们两人,今天突然冒出一个略有些婴儿肥的青年男子。

    她眼神一飘,吃自己的饭,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

    杨思也是旁若无人地吃着,胃口相当好。

    总之,气氛有些蜜汁尴尬。

    卫慈原本是想给两人创造一个谈话的氛围,依照自家主公的魅力和谜一样的脾气,这两人不说立刻狼狈为奸吧,至少能一拍即合……如今,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不仅仅现场三人觉得气氛怪异,直播间的观众也看出了端倪。

    【春冽】:本宝宝是过来看“君臣”吃饭的,为什么多出了一个尴尬的大灯泡?

    【可乐】:额,也许是新招募过来的人才?主播现在的地盘越来越大,需要的人更多了。

    【抠脚吃饭】:明明是气氛不对啊,感觉三人自己吃自己的,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

    姜芃姬中了一种“我家属下生病,我要帮他加班”的封印,接连几日的直播现场都是小小的政务厅,直播间观众看得有些腻味,每日三餐用膳时间,那是他们唯一的乐趣了。

    看主播和慈美人吃饭,不少人能多吃好几碗呢,毕竟长得好看,看着有胃口。

    突如其来插了一个陌生的杨思,谁能习惯得了?

    一连几天,杨思都来政务厅报道蹭饭。

    一开始只是一天蹭一顿,然后是一天蹭两顿,最后是一天蹭三顿外加各种点心时间。

    姜芃姬看都看烦了,直接对着杨思道,“不如留下来吧,每天掐着点报道也挺麻烦的?!?br />
    这是她和杨思说的第一句话,卫慈听到这话吓了一跳,执笔的右手在竹简上划了一条长线。

    不是,自家主公这话跟轰人有什么区别?

    招揽谋士不能这样的??!

    特别是针对杨思这样自尊心很敏感的人来说,这样歧义的话,是个忌讳。

    若是友人说这话,顶天了算个玩笑,若是陌生人,极容易被判定为嘲讽。

    杨思起初也有些不悦,不过他抬头对着姜芃姬的眼睛,发现对方并没有嘲讽或者不屑的意思,只是简简单单陈述一件实事,这个发现熄灭杨思刚刚冒出头的火苗。

    “若是不肯呢?”

    “那可真是可惜了,政务厅的食物只是用奉邑郡周边能搜到的材料制成的,种类贫乏,与美食一道,不过是冰山一角?!苯M姬又道,“而且……若是不肯,这几日的膳食记得付个账?!?br />
    利滚利欺负她家谋士是吧?

    不答应,让你背一辈子债!

    杨思继续看着她,“然后呢?”

    她道,“跟着我,以后能吃遍天下!不跟着我,你试一试能不能走出这扇大门?!?br />
    卫慈心如死灰,自家主公这般脾性,难怪上辈子的人才都是抓来的。

    正常人根本不会跟着她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