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慈道,“这事情是慈思虑不周了,主公稍待,慈这便过去迎接靖容?!?br />
    “早去早回?!?br />
    姜芃姬埋首桌案,摞得高高的竹简文书将她的身影都淹没了。

    传信兵赶路速度挺快,消息也没有延误,杨思主仆在城外并没有等多久。

    等卫慈来到城门口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杨思坐在马车边缘,饶有兴趣地看着排队的流民。

    “靖容——真的是你?”

    听到熟悉的声音,杨思扭头,只见友人一袭厚重的衣裳,看着就让人浑身发热。

    杨思笑着踩着轿凳下马车,两人作揖见礼。

    “子孝,我现在可是来投奔你了,还望你能收留一阵?!?br />
    卫慈心中一喜,脸上笑容越发灿烂诚挚,连忙笑着打趣道,“你我二人相交莫逆,何须见外。莫说叨扰一阵子,便是叨扰个三五十年,慈也不会将你赶出门的……”

    几个关注这里的女兵悄悄用眼神交流,本以为经是假的,没想到杨思真是卫慈的朋友。

    听两人对话的内容,女兵们流露出“你知我知”的内涵眼神。

    杨思不客气地道,“卫子孝,你这话可是假了。叨扰个三五十年,未来弟妹还不闹翻天?”

    如今这个世界男风盛行,为了家庭和谐,不少关系比较深的男**人也会自觉保持距离。

    不然的话,指不定就会惹来像女兵那样的误会。

    除了面对姜芃姬,卫慈在友人面前相当放得开,特别是杨思这样不正经的人。

    他笑着回道,“能得靖容这般友人,纵然三五十年不娶妻,又有何妨?”

    杨思倏地收敛笑意,抖了抖袖子。

    啧啧道,“几年不见,你这人真是越发没皮没脸了,这般话都说得出口?!?br />
    卫慈眼神一睨。

    “不及靖容无耻?!?br />
    美人么,举手投足,一颦一簇皆是风情。

    杨思觉得自己受不了,他身边的书童反倒痴迷地看着卫慈的脸。

    见状,杨思暗中打了一下书童的后脑勺。

    卫慈漂亮是漂亮,但是心肠也黑啊,真不怕被他悄无声息阴一把?

    两人说笑几句,卫慈主动将杨思迎进城,态度热情周到,这令杨思神经紧绷。

    不得不紧绷啊,他认识卫慈多少年了?

    这家伙一旦笑得百花齐放,绝对没有好事情!

    两人姿态亲昵,守城门的女兵悄悄目送两人离开,书童牵着马儿跟在后面。

    女兵甲:“那人……难道是先生内子?”

    女兵乙:“为何俺觉得……先生更像是内子?”

    入了内城,周遭百姓人影寥寥,房屋破败残缺,一派萧条之色。

    杨思跟着卫慈走了一段路,这才看到有人再拆废墟,露面更是被凿得坑坑洼洼。

    他敛了敛心神,严肃地问卫慈,“起初听闻成安县主事是子孝,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毕竟,依照子孝心性,不可能这么早入局。你如今侍奉的主公,此人野心甚大……”

    卫慈唇角带着浅笑,“是啊,再也没人能比她的野心更大了?!?br />
    杨思疑惑了,一双眼睛在卫慈脸上徘徊,感觉几年不见,朋友不像是朋友了。

    卫慈笑着打消他的疑虑,“靖容该知道慈的志向,慈见到她的时候便知道她能做到,也许是唯一一个有可能做到的人。既然已经碰见了对的人,慈何必管时机对不对?”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已经碰见可事之人,自然要把握住机会。

    杨思可是知道卫慈志向的,他错愕地道,“你竟是认真的?”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br />
    认真到不能再认真了。

    杨思错愕一会儿,指着满目疮痍的景象道,“就这?你确定?”

    卫慈说,“不出三月,靖容瞧着便是。如今的废墟,焉知不会成为帝都一般的存在?”

    他越是这么说,杨思越是好奇了。

    他道,“便是冲你这话,我也得在你府上蹭个三四月,瞧瞧这地方能变成什么模样?!?br />
    卫慈笑得意味深长,要的就是这句话。

    他能将一心梅妻鹤子的隐士党张平拉下水,还解决不了一个杨思?

    张平是万事不管的个性,如今照样被使唤得晕头转向,前几日传信,他还在抱怨多久多久没好好休息,如今脑袋一沾到枕头就能呼呼大睡……杨思和张平不同,拉他下水太简单了。

    杨思瞧着卫慈的笑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觉得脊背有些毛毛的。

    他不客气地说,“你别笑,我看着瘆得慌?!?br />
    卫慈听了,笑容俞盛。

    政务厅的压力基本堆在姜芃姬身上,卫慈这个“小”病初愈的病人不需要做太多活。

    县内能住人的地方不多,又是全面革新建设,卫慈的住处被安排在县府附近的一座宅院。

    听说宅院的前主人是一户富商,后来全家都被青衣军弄没了,属于无主之物,收公了。

    卫慈将杨思主仆带入家中入住,他没有刻意询问对方来成安县的目的,只是正常往来。

    他了解杨思,这人做事或者谋划,风格宛若毒蛇,耐心蛰伏,一击必杀。

    不过,人无完人,杨思的喜好却是个致命伤。

    这人喜好美食,爱吃却又挑食,非常挑食!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吃肉绝对不吃菜,能喝酒绝对不喝汤。

    卫慈有着上一世的经历,十分清楚杨思是怎么被姜芃姬坑的。

    黑心的姜芃姬以美食诱之,离间杨思与他主公之间的情谊,造成误会。

    一次两次自然没事,杨思也解释清楚了,但次数要是多了呢?

    积少成多,积土成山。

    要知道杨思的主公黄嵩,人家本性也相当多疑,面上不说,心里肯定记了一笔账。

    嗯,杨思上辈子就是栽在贪嘴这个爱好上的。

    上辈子,卫慈和杨思暗地里叙旧,这人抱着他大吐苦水,嘴上将姜芃姬骂了个遍。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杨思上辈子会在贪嘴上栽一跟头,这辈子自然也会。

    为了照顾卫慈这个病患,姜芃姬把县府厨房教出来的厨子拨给他了。

    可想而知,卫慈府上的一日三餐是个什么滋味。

    杨思这人根本不会跟卫慈客气,使唤他的厨子跟使唤自家书童一样顺手。

    不过七八天工夫,书童悲剧地发现,自家先生的脸胖了一圈。

    “先生,您就悠着点儿吧。继续这么吃下去,您的脸能跟满月并肩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