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安县严重缺人,城门守卫全都是男营和女营轮流值班。

    上前询问的守卫乃是女兵,书童慢了一拍才意识到对方的性别,脸上多了几分无措。

    这个成安县有些不对劲啊,怎么会让女子出来看守城门,饱受风吹日晒的?

    女兵不知对方想法,见书童身穿旧衣,打满了补丁,拉马车的马还是一匹看似行将就木的老马,步履缓慢,马车破旧简陋……想来,他们赶来成安县吃了不少苦头吧?

    女兵心中多了几分怜惜,声音缓和了一些,问道,“你们是过来寻找卫先生的?”

    书童见女兵态度不错,心下一松。

    能沟通就好,生怕遇见狗眼看人低的。

    “我家先生姓杨,名思,乃是卫先生的好友。不知这位……女郎,能否帮忙通传一声?”

    女兵听他说杨思是卫慈的友人,当下也不敢怠慢。

    她令传信兵去通传,然后恭敬有礼地请书童驾车到一旁等候,免得挡了后面行人进城。

    书童诧然地看着城门口井然有序的场景。

    “先生,这地方倒是有趣?!?br />
    让女子当城门守卫,书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杨思道,“的确是蛮有趣的,不过这不像是子孝的作风……”

    他一语中的,这的确不是卫慈的手笔。

    卫慈身体娇弱,如今又处于季节交换,正是容易得病的时节,他劳碌一阵子就光荣病倒。

    姜芃姬为了不被直播间的观众鞭挞讨伐,主动接过了成安县的杂物,卫慈从旁打点。

    她对着卫慈叮嘱,“我说你这个身子骨,的确该好好养养……”

    体弱多病,感觉跟瓷娃娃似的。

    姜芃姬压榨其他下属一向不会手软,对于这个病秧子真是哪儿哪儿都下不了口。

    所幸卫慈只是简单的低烧,乖乖修养几天,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

    这两天已经能帮着处理公务了。

    不过,他的唇色依旧显得有些苍白,再配上那张脸,简直是病美人的标配。

    “多谢主公体恤,慈以后定会好好调养的?!?br />
    卫慈温和地应下,好似病倒耽误工作全是他的锅。

    如此善解人意,直播间的观众都忍不住了,深感姜芃姬的无耻。

    这哪里是慈美人没有调养啊,分明是沉珂的工作根本不给人调养的时间。

    【月瞳】:辣鸡主播,日常欺负我家相公公,看了真心疼。

    【咸蛋超人】:慈美人还是挺看重养生的,生病吃药也很配合,之前那些药汁我看着屏幕都觉得口舌发苦。谁让主播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他就算想要调养也没办法安心调养吧?

    【晏日安】:我觉得你们还是别骂主播了,我们直接抄起家伙打她就行。

    【燊枷】:你们都心疼慈美人,我还挺心疼主播的。她就是典型的嘴硬心软,慈美人一生病,她不就乖乖接过工作,最后没让慈美人继续劳累了呀。你们回想一下这些天的直播内容,全都是看主播在政务厅处理文件,看着那些龙飞凤舞的东西,总感觉自己上了一个假的学校。

    依照姜芃姬的脾性,若非真的体恤下属,她怎么可能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

    早就浪得飞起,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了好么?

    说起来,主播对慈美人挺好的。

    看看风瑾、徐轲、亓官让、孟浑、罗越他们,一个一个忙成了什么样子,有见主播心软?

    卫慈如今不宜费神,不过他会将竹简依照轻重缓急的顺序仔细归整,最重要、最需要处理的竹简放在她顺手的位置,稍微不怎么重要的则放在第一类……表情认真,做事十分仔细。

    姜芃姬一边提笔处理文件,或批注或下达指令,偶尔抬头看看卫慈。

    卫慈察觉她的视线,好笑地问,“主公这么瞧着慈做什么?”

    姜芃姬特诚实地道,“温良贤淑,若我们上辈子是夫妻,你定然是贤内助?!?br />
    卫慈手抖一下,竹简啪唧一声掉在地上,他抬手去捡,又不慎碰到桌案,摞得贼高的竹简哗啦啦倒了一堆……他苍白着脸,低着头,动作迅速地将那些竹简捡回了原地。

    半响之后,他惨白着脸,故作镇定地问。

    “主公为何产生如此荒诞的念头?”

    姜芃姬道,“我这人处理公事的时候有些小习惯,若非极其信任之人,不会让他们知晓的?!?br />
    她能从普通的基因战士走到联邦军部权利巅峰,自然经历了不少的竞争和考验。

    她不仅要防范外来的敌人,还要注意内部的异样。

    这般情形下,她的戒备心怎么可能弱?

    卫慈对“姜芃姬”的习惯相当了解,若非长时间相处,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些。

    她以前试探过几次,如今不过是更加肯定内心的猜测。

    卫慈唇瓣翕动,姜芃姬倏地道,“开个玩笑而已,子孝莫要当真?!?br />
    他只觉得手心都沁满了冷汗,政务厅内的气氛相当冷凝。

    此时,传信兵的到来打破了僵局。

    卫慈暗暗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地起身询问传信兵,背影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

    “有何事?”他问。

    传信兵道,“城外有一对主仆,自称是先生友人?!?br />
    成安县攻克之后,卫慈拟定了好几封书信,打算拐几个朋友过来。

    不过他最近太忙了,又小病一场,书信至今还没发出去呢。

    “是谁?”

    “自称是疆定郡杨思?!贝疟卮?。

    杨思?

    卫慈的脑子放空了一秒。

    姜芃姬耳朵尖得很,问道,“子孝的朋友来了?”

    卫慈一扫之前的紧张,心中涌动着惊喜,连声音都欢快了两分。

    “是,靖容来了?!?br />
    “靖容?”

    “谌州疆定郡人士,名曰杨思,表字靖容?!蔽来攘成鲜且种撇蛔〉男σ?,“此人可是大才?!?br />
    姜芃姬上下打量一下卫慈这个脆弱的小身板。

    她平静地问,“他多有才?”

    卫慈不知所以,坦诚地道,“慈自愧不如?!?br />
    姜芃姬双手环胸看着他,道,“我倒是觉得子孝比谁都好?!?br />
    卫慈:“……”

    见姜芃姬回到了桌案前,卫慈诧然,“主公不与慈一道去看看?”

    “人家来找你的,又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凑什么热闹,免得令人误会?!?br />
    热情洋溢地过去,然后一谈话,人家只是过来看卫慈的,她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