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消息真不行,象阳县那可是极乐之地,听说去了那边做生意的商贾回来了,好多人都想举家搬过去住。听说那边地啊,整整齐齐,下雨天也是干干净净,房子像是天宫……”

    这人用贫乏的语言去描述,他说的这些也是从来往商贾那边听到的。

    奉邑郡还在青衣军手里的时候,商贾还敢去象阳县做生意,这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了。

    “……你们说,象阳县原先是个什么光景?不比俺们这里强多少,搁到那位柳羲县丞手里,大半年换了一个模样。现在成安县、茂林县、角平县都被他拿下了,这三个穷地方,说不定也会变成象阳县那么好,你们说说……这么好的机会,俺要是去了,说不定就发了?!?br />
    这人手舞足蹈地说着,末了叹息一句,“可惜婆娘和老娘不许,不然就跟俺闹?!?br />
    众人议论纷纷,对这人口中的象阳县十分好奇,大多人都不相信。

    书童听了,诧异地低声问谋士先生,“这柳羲……他不就是个县丞么?”

    一个县丞,挥兵攻打附近的三个县?

    别说是为了收复东庆失地,解救万民于水火,这屁话谁信啊。

    小小县丞竟然有收复三县的能力和兵力,甚至听这话的意思,人家还将三县纳入囊中……

    “有野心、胆子也大?!蹦笔肯壬攘艘豢诓?,“倒是个有趣的人?!?br />
    先生听说过柳佘,但柳羲么……还真是没听说过。

    “先生要不要去瞧一瞧?”书童问。

    先生好笑地瞧了一眼书童,道,“你之前不还说要去翟阳县么?”

    主仆正说着,又听到那个人气急败坏地说,“……俺说的都是真的,那些都是商贾做生意的时候传来的。之前谁敢去成安县做生意啊,现在不都去了,一个一个赚了大钱……负责主事的人,据说叫什么卫刺还是什么卫慈的,那是个大美人,做生意头头是道……”

    书童错愕地睁大了眸子,“子孝先生?”

    “未必吧,兴许同名或者这人传错了……子孝那个性子,不像是这么快入局的?!?br />
    如今天下形势还是一片混沌,以卫慈那个复杂的心思,多半会选择观望一阵,等待真龙。

    书童瘪瘪嘴,道,“那人不是说是个大美人么?”

    谋士先生哑然失笑,“几次三番教训你,你不听,子孝最厌恨旁人说他容貌?!?br />
    书童抬手揉揉婴儿肥的脸,他的模样平庸,真心不理解那种希望长得丑的人是个啥心态。

    “长得漂亮还不让说了,那小的以后就不说了?!笔橥ξ?。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仔细听了听那人的讲述,越听越觉得成安县主事像是卫慈。

    书童怔怔地道,“说不定……真是子孝先生?”

    谋士先生不确定地道,“兴许吧?!?br />
    书童问,“先生,要不咱们去成安县找子孝先生吧?”

    先生颇为无奈,“你这人,说风就是雨。既然都来了翟阳县边界,左右只是一日的功夫,先去看看这个黄嵩,也算不虚此行。若是不满意,咱们再去成安县找子孝?!?br />
    主仆二人喝了茶,动身回了马车。

    如今的天气还凉,百姓们还穿着厚重衣裳,春耕结束之后有一阵子农闲,街道两旁没有瞧见多少人影。不过越是靠近翟阳县,人气越是旺盛,瞧着有几分农家闲趣的滋味。

    “这翟阳县倒是平和,看样子那个黄什么有几分本事?!?br />
    书童驾着马车,车轱辘慢悠悠地滚着。

    谋士先生啧了一声,不做评论。

    主仆两人寻了个清净的地方,发现街道两旁竟然有开张的茶肆和食肆,来往百姓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红晕,显然这日子是过得不错,书童对黄嵩的好感度蹭蹭往上增长。

    谋士先生耳边尽是自家书童的絮叨,说这里不错,那里不错,黄嵩似乎是个好人之类的……

    “你很吵?!彼骄驳氐?。

    书童回嘴,“要是小的不说话了,先生铁定又说周遭太清净?!?br />
    主仆互坑日常(1/1),完成。

    心累,以前那个拘谨听话的小书童去哪儿了?

    谋士先生在茶肆寻了个位置,询问茶小二一些问题,然后点了一壶普通的茶。

    “先生不觉得翟阳县好么?”

    书童伸出脖子看看窗外,自从他们进了这城,看到的景象挺好的,街上甚至有孩童在嬉闹。

    “挺好?!?br />
    只是不够好。

    “那先生要住在这里么?”

    “先见见那位黄嵩吧,再做定论?!?br />
    谋士先生蹙眉,内心闪过关于黄嵩的资料。

    因为黄嵩以及风珏给昌寿王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昌寿王曾着重查过这两人的身份背景。

    黄嵩乃是中常侍黄覃的干孙子,宦官之后,出身是个毛病……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自然不会挑剔出身……至于能力,眼前的翟阳县便是最好的证据。

    不过,他得重点看看这人的胸襟气度。

    要知道,可是他出了计谋让昌寿王陷害黄嵩的。

    黄嵩能不记仇、膈应?

    他可不想被人穿小鞋。

    “怎么见?”书童问。

    “递一张拜帖,便说谌州疆定郡人士,杨思求见?!?br />
    书童啊了一声,道,“先生,我们直接一张拜帖送去,人家未必肯见啊?!?br />
    杨思笑着道,“若黄嵩连自己被谁阴了都不知道,这面是不用见了?!?br />
    若黄嵩查了他,自然会知道杨思是谁。

    管他是暴跳如雷还是别的,总该见一面。

    书童点点头应下,工工整整写了一张拜帖。

    门房见书童身着破烂,衣裳上面不知道打了多少个补丁,心下鄙夷。

    没好气地接过了帖子,门房也不看里面的内容,直接拿着进了府邸。

    他没有将帖子放在最上面,反而挤压到了最下面,放在上面的拜帖都是重要人物的。

    等了三日,依旧没消息。

    杨思让书童仔细描述那一日的情形,书童委委屈屈地说了。

    “穿着一身补丁百家衣,人家哪里会重视你呢?恐怕这帖子也到不了那人桌案前……罢了罢了,见不到面就见不到面吧。收拾东西,我们启程去寻子孝。那人还欠你家先生好几贯钱,几年不曾还,这次铁定要讨回来……”杨思倒也没什么留恋的,让书童收拾东西走人。

    书童拆台,“那哪里是子孝先生欠您的,分明是您利滚利,从一文包子滚到了好几贯……”

    杨思扭头轻斥,“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br />
    主仆二人上路半日之后,已经忙疯了的风珏无意间翻了翻黄嵩桌案上的拜帖堆。

    “谌州……疆定郡……杨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