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邑郡的势力变故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除了损失惨重的青衣军以及和青衣军死扛的红莲教,北方依旧静悄悄的。相反之下,南方的战火已经燃起,并且引起了连锁反应。

    昌寿王将柳佘庶女柳嬛的尸体送到了崇州,本意想要借此拉拢柳佘,让他跟自己站在同一个阵营,哪里知道柳佘无动于衷,收下庶女棺椁之后,竟然连吱声都不曾吱声一下。

    柳佘这个无情冷漠的反应令昌寿王愤怒不已,不仅心中恨意渐深,更将柳佘惦记上了。

    不过他暂时还无法对柳佘做什么,只能等他登上帝位之后再来一个秋后算账。

    只是,哪怕昌寿王使计离间了皇帝和黄嵩的君尘之谊,让黄嵩从前线退出,成了翟阳县县丞,他依旧没能顺利啃下谌州这块肥肉,更没有将他的胞兄皇帝从皇位上拉下马。

    为何会如此?

    因为他帐下首席谋士跳槽了!

    说起这个,这就不得不提昌寿王日渐骄傲,暴露本性。

    自从上次柳佘暗中派人给昌寿王送了一封信,令他知道柳佘庶女柳嬛乃是昌寿王的亲女儿,他失态之下落了首席谋士的面子,之后战事胶着,昌寿王认为是这位谋士不行,屡次下了人家面子,这也就罢了,武将质疑谋士策略正确性的时候,昌寿王也在一旁落井下石。

    于是,这位昌寿王彻底将帐下有能耐的谋士得罪了。

    得罪一个普通人,没关系,反正普通人没什么能耐,昌寿王也不怕。

    但是,他得罪了一个小心眼还记仇的谋士,关键是这个谋士真的有脑子,这就尴尬了。

    谋士先生跳槽之前还阴了一把昌寿王,令昌寿王在攻打谌州的战争出现了重大失误,兵力耗损严重,狠伤元气,正是因为这个,挽救了岌岌可危的谌州势力,令他们得以喘息反攻。

    不过,这个谋士可是聪明,他干坏事儿之前没有暴露自己,将这个锅甩给了别人。

    顺利甩了锅,作为被昌寿王“冷待”的“小委屈”,谋士跳槽走人,昌寿王也无颜迁怒。

    事实证明谋士先生的做法是正确的,昌寿王前线失利,眼看着就能攻破谌州防线,挥兵新都城,偏偏出现了重大失误,导致半数精锐部队被谌州方面蚕食吞灭,令他元气大伤。

    短时间内,他只能无奈地望着谌州,根本无法对谌州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战事失利之后,昌寿王想起了这位可爱的谋士先生,随便派了个小兵去将人喊过来。

    帐内人去空空,谋士早就拍拍屁股,包袱款款走人了,走之前还留了一封书信,里面的内容自然不是“我要走啦,你这个负心汉辜负了本宝宝的信任,宝宝不跟你混了”之类的内容,反而是哭诉家中老母病体沉珂,已然不久于人世,作为孝子的他要回家侍奉母亲,为她送终。

    看到这封饱含悲恸之情以及孝子之心的信,昌寿王纵然有再大的怒气也发泄不出来,更别说他还是不对的那一方,冷待了谋士先生,甚至连谋士先生家中老母病重都不知道。

    如今,谋士离开去老母病床前尽孝,昌寿王只觉得自己应该给对方送点厚礼,聊表心意。

    这会儿的昌寿王还不知道自家谋士不是暂时性走了,人家是彻底远走高飞了,甚至连他前线战局失利也是谋士一手导致的,不知道真相还要,等他知道了,估计连生啖的心思都能有。

    昌寿王倒是没想过将人追回来,一来他面子挂不住,战事失利之后连忙去找自己冷淡许久的谋士,好像离不开对方一样,他的老脸往哪搁?二来么,他帐下人才济济,还缺这一个?

    自然是不缺的。

    所以,人家给老母尽孝就尽孝呗,等尽孝完了再回来,对方的地位会更低。

    昌寿王随手将竹简信丢在一旁,然后令人将其他谋士招来,准备商议后续事宜。

    那位悄悄离开三日之久的谋士呢?

    人家已经带着书童和半车的书籍走人了,这些书籍都是他用昌寿王提供的竹纸抄录的。

    别看只是半车,只装一两个箱匣,但要是弄成竹简,估计二十两马车都不够塞。

    虽说这个昌寿王人不怎么样,但他对人好的时候,那是真的好。

    得知这位首席谋士喜欢读书,掏空了心思投其所好,送各种各样的珍贵书籍。

    这位谋士也看出昌寿王的本性,知道自己在对方手下待不久,可不死命抄录?

    驾车的书童问道,“先生,咱们现在去哪儿?”

    谋士先生在车厢内研读,随口道,“去哪儿都行,反正不能在南方?!?br />
    南方可是昌寿王和东庆皇室的战场,如今昌寿王元气大伤,原先的优势化为齑粉,令两方势力重新回到了起点线,他们还有的磨呢,自己继续待在南方,不慎碰见昌寿王势力咋办?

    是的,谋士先生所谓的“老母病重”不过是托词。

    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生母是谁,吃着百家饭、靠着师长接济长大的。

    根据师长的说辞,他的生母有可能是青楼女子,因为他是在那片地方被发现的,裹着的襁褓也算富贵,不像是贫穷人家的孩子。不过这都是无需追究的老黄历,谋士先生根本不在意。

    书童苦着脸,一边赶马车一边道,“总该有个地儿啊,总不能胡乱吓跑吧?如今这个世道那么乱,听说南盛灭国之后乱作一团,诸侯并起,东庆也是乱象频生,瞎跑容易出事儿?!?br />
    谋士先生不耐烦地掀开了车帘,蹙眉道,“以往总说你家先生啰嗦管闲事,如今轮到你做主了,怎么还怨气我了?让你做决定就行,爱往哪里跑就往哪里跑?”

    书童脸色越发苦了,哪有这么任性难伺候的先生?

    想了想,他道,“先生之前不是挺欣赏那位黄什么的人么,听说他被贬到翟阳县了。小的记得翟阳县在昊州茂德郡,靠近北方,远离南方战火中心,又够不到北方战乱,去那儿吧?!?br />
    谋士先生卷着手中的书籍,轻轻敲了一下书童的后脑勺。

    “我就知道你这人小心眼儿,这是想害死你家先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