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下李赟,参见主公!”

    “属下姜弄琴,见过主公!”

    清扫战场,顺便抓俘虏,李赟和姜弄琴两人牵着各自的马来到姜芃姬面前,屈膝半跪行礼。

    姜芃姬倚靠着旷地上的一棵枯树,嘴里叼着根杂草,说道,“起来吧,坐着休息休息?!?br />
    李赟怔了一下,姜弄琴倒是冷着脸坐到了姜芃姬身边。

    “果然还是弄琴可爱一些,汉美你这样拘束,感觉不像是平常的你了?!比粘4裘刃√焓?,战场高冷男神,这才是吸引人的反差萌点啊,拘束什么的,其实没必要,她又不在意这些。

    李赟面色微窘,干脆也寻了个地方坐下来,手中的银枪搁置在手边。

    他问,“主公怎么会在这里?”

    姜芃姬道,“你怎么在这里的,我自然就怎么在这里的。角平县那块地方,还能难得到我?”

    李赟挠挠头,羞窘地道,“主公威仪英明,青衣军自然不敌?!?br />
    姜弄琴是个沉默的性格,一般只是默默听着,除非真有什么意见,不然不会轻易开口。

    所以,她没加入这个谈话。

    姜芃姬扭头问姜弄琴,“你们那边攻打茂林县,战果如何?”

    后者怔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张口道,“茂林县青衣军守备稀少,孟校尉作战经验丰富,徐先生更是足智多谋,故而并未耗费多少时间便夺下了茂林县。将士们英勇作战,除了有二十余人受了轻伤,以及六人重伤、八人战亡,其他兵卒安然无恙……”

    六个重伤的兵卒还属于意外,若非他们掉以轻心,顶多一个轻伤。

    至于那八个战死的,则是在一开始偷袭攻城的时候,被敌军流矢射中要害,不治身亡的。

    偷袭攻城战,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十分傲人了。

    更别说这些人中间还带着不少经验不足的新兵,以及旁人眼中纯粹拖后腿的女兵。

    当然,至于有没有拖后腿,唯有那些参战的兵卒能判断,外人无权利、无资格置喙

    “受伤的兵卒好好安顿,战死的勇士也要魂归故里,他们的尸体可有妥善处理?”

    虽然伤亡很小很小,但终究是有的,人死不能复生,但她可以弥补生者和死者的家属。

    权当是一种安慰和补偿。

    姜弄琴暗中看了一眼李赟,对方面色自然,并没有被姜芃姬“冷待”的不悦。

    她心下一安,继续道,“主公放心,将士尸体已经全数收敛,能安葬的已经安葬好了?!?br />
    直播间的观众大多都是李赟的颜粉或者真爱粉,小天使被主播“冷待”,莫名有些不爽。

    【跪求月票】:唉,主播你看到我们家汉美小天使渴望的眼神了么,看看他呀。

    【不然就闹】:可怜的小天使,不要慌张,来姐姐怀里,给你爱的抱抱。

    【打滚儿撒泼】:这是战后总结报告?我家汉美小天使也会啊,主播不能厚此薄彼。

    【直播哭麦】:你们别慌啊,汉美又不是心胸狭隘的人,哪里会因此觉得受委屈啊。

    姜芃姬无意间扫过这些弹幕,暗暗有些好笑,嘴里继续询问弄琴关于茂林县的安排,一边发了一条弹幕解释,免得“汉美粉丝团”继续鞭挞她,说她欺负她们的相公公。

    【主播V】:汉美是先锋营副校尉,弄琴是女营校尉,询问情况自然不能越过弄琴。

    姜芃姬这人喜欢随性而为,但这不意味着她在某些原则方面的问题掉以轻心。

    军营本就是阶层分明,纪律眼严谨的地方,她的态度会影响到两人在兵卒间的地位。

    若是一昧冷待了姜弄琴,给兵卒造成一种她这个校尉还不如副校尉的错觉,无意之间会削弱弄琴在兵卒间的威望,哪怕这个削弱幅度很弱很弱,姜芃姬也不希望这事情发生。

    好吧,既然主播解释了,直播间观众也表示理解,一扭头就打赏如雨,附赠的评语全都是“摸摸我家小天使”、“小天使不伤心”、“过来让阿姨揉一揉”这样的话,看得姜芃姬无奈。

    姜芃姬又询问了茂林县的大致情况,毕竟还要战后重建……被青衣军这些蝗虫扑腾过的地方,能是富裕的?姜芃姬依旧以象阳县为大本营,但势力却已经辐射整个奉邑郡。

    姜弄琴是个细心的人,她没想过姜芃姬能询问她,但该有的准备都已经准备了。

    既然主公看重她,她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没有丝毫遗漏。

    姜芃姬听后,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

    如果以三县财政情况做个排序,成安县最穷,茂林县次之,角平县反而是状态最好的。

    不过,三县人口流失的情况都差不多,说不上十室九空,但也是人烟稀疏。

    “……算了,重建也不是一日之功,虽然人少了些,但又不是鬼城,俘虏来的青衣军能充作徭役苦力,倒是能减缓不少压力。我回头让孝舆他们些告示招募劳力,慢慢重建三县?!?br />
    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很多房屋和土地都成了无主之物,她能尽情利用,谋取利益。

    姜芃姬的地盘越大,兵力越强,在外人眼中她这里便是乱世之中的世外桃源。

    到时候,不知道能吸引多少来避难的百姓和富商。

    嗯,想想象阳县的那些宅子吧,如今的价格已经从分文不值到一日一涨。

    最近陆续有富商遣派家丁过来询问,地契房契都在姜芃姬手里,她现在还不肯松口。

    现在卖了太亏,等奉邑郡彻底稳定下来,这些宅子才能卖出应有的价格。

    只是,她的兵力就万把来人,铺陈开来,分散到四个县,实在是捉襟见肘。

    招兵买马,扩充兵力,势在必行。

    再重建初期,恐怕是姜芃姬这个势力最为危险的时候。

    地盘太大,兵力太过分散,若是被敌人抓住了,恐怕要翻船。

    不过,她相信自家谋士都是聪明人,哪怕她没有传过去指令,他们也知道这段时间怎么做。

    事实证明,不管是角平县的亓官让、成安县的卫慈还是茂林县的徐轲,他们都属于神队友。

    刚刚攻克下三县,三人不约而同去招募能用的劳力,另一面还要想办法将一两千的兵力营造出万人的效果,加强各地巡逻,丢放烟雾弹,迷惑可能存在的敌人,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象阳县又是接连两场大胜,多少也能震慑觊觎的敌人。

    只是,这也同样意味着,几位谋士即将迎来更加可怕的加班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