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先生,俺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跟在姜芃姬后面冲锋的兵卒看着自家主公绝尘而去,他们只能在后面吃土,内心绝望可想而知,亓官让被撇在角平县,暗中叮嘱不少兵卒一定要看紧主公,让她别太浪……

    嗯,连几位谋士都无法阻拦的主公,哪里是他们一群小卒能看住的?

    杀戮能使人理智全无,身后的兵卒战意高亢,不过数百人便能追着数千青衣军砍杀。

    后者只顾着四散奔逃,根本组织不起来任何有效的防御,任凭一众头目如何威胁,青衣军们依旧只顾自己逃命,姜芃姬看着这些人的表现,轻蔑地嗤了一声,手下的动作不停。

    厮杀一阵,一路上留下上百具尸体,大白的毛发已然猩红,姜芃姬这才高声大喊。

    “茂林县已经被攻陷,你们逃回去也是送命!降者不杀!意图反抗者,杀无赦!”

    什么?

    茂林县已经被攻陷了?

    在大环境带动下,青衣军头目也知道大势已去,再不逃命就是死,他们拔腿就跑,只是没想到自家老窝已经被人一锅端了。他们脑海中还想着回去之后重整旗鼓,以后再报仇呢。

    如今,没了地盘和根基,他们如何才能东山再起?

    心灰意懒之下,不少青衣军放弃了逃命和抵抗,依旧有一部分人选择继续挣扎。

    此时,跑得最前的青衣军耳边隐隐传来一阵杀喊声,仔细一瞧,只见前方也有敌军杀来。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一支青衣军已然插翅难飞。

    不过是一个愣神的功夫,眼前闪现一片刺目骇然的银光,眉心仅留下一道红色血迹,鲜血自伤口淙淙流出,身体顺着巨大的惯性前扑,然后轰然倒地,摔在泥草地上,发出沉闷声响。

    “杀!”

    李赟言简意赅,声音带着些许低沉和肃杀,令人不由自主便为之精神振奋,汗毛倒竖。

    直播间的观众视野比较远,他们大老远就看到前方青衣军有异动,奔逃的阵型更是乱得不成样子,好像被什么绊住了脚步,再拉近镜头一瞧——沃德马,那个白马银枪,不正是汉美?

    【今天月票破两千】:啊啊啊啊——超级默契啊,我家相公公杀过来了!

    【我为你们七更】:太苏了,汉美相公公帅得宝宝合不拢腿,战场上的汉美怎么也舔不够。

    【从小就很八卦】:对啊对啊,战场上的汉美简直男神没话说,屏幕有点脏,让我舔一舔……呸!不对,话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在这里花痴另一个男人干嘛?完蛋,感觉自己药丸。

    【源源虾条】:你们这些庸俗的人,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汉美骑着的马没有马镫么?

    【吃素的数字】:鄙视楼上,我们花痴是庸俗,你难道不污么?污透了。

    【一叶成舟】:萌新小白表示不懂没有马镫是什么梗。

    【天庭凌风】:来来来——老司机告诉你是什么梗。没有马镫,上马骑马腰力好,你懂的!

    明明是很热血正经的场景,直播间观众上一秒还在舔舔姜芃姬的英姿,下一画风突变,跑去迷恋李赟了,迷恋也就算了,竟然还在直播间开车——啧啧,这群善变的小妖精!

    姜芃姬和李赟他们显然是没有通过气的,前后夹击不过是因为巧合,青衣军运气太差。

    她只带了八百精锐,李赟那边也没有多少,两者加起来不到一千五,然而两边兵卒气势如虹,哪怕长途奔袭,但在战场杀戮氛围的影响激励下,众人都感觉自己身体有着用不完的劲。

    李赟厮杀的一阵,同样注意到青衣军后方追击的姜芃姬一行人,心中大喜。

    “主公就在前方,我们前去接应!”

    孟浑和徐轲留在茂林县坐镇,免得有其他势力暗中偷袭,李赟和姜弄琴则带着数百人预备偷袭青衣军后方,只是没想到他们来的时间有些巧,正巧碰上青衣军四散溃逃。

    姜弄琴哑着嗓子,“众将士随我出击,策应主公!”

    姜弄琴师从姜芃姬和孟浑,下马使用短兵,但马上作战则喜欢使用长矛。

    因为力气限制,她走得也是灵巧轻便、一沾即走的路线,如此一来,这对准头要求更严格。

    唯有一击毙命,她在战场上的存活率才更高。

    李赟与姜弄琴作战数次,默契也有,二人互相策应,杀伤力更强。

    他令胯下马儿疾驰,侧身避开暗中冷箭,“看样子,象阳县和茂林县都安全了?!?br />
    姜弄琴嗯了一声,没有其他言语。

    李赟也不在意她的冷淡,而战场之上也不适合频繁交流。

    此时此刻,他越发感慨几位先生的能耐,真是到了哪里都不曾吃亏。

    茂林县几乎倾巢而出,这样还没在象阳县占到便宜,反而被打得落花流水,还被自家主公带兵追击。李赟沉着脸,丝毫看不出平日里的反差萌,手中银枪握得稳健,杀人精准而迅捷。

    在他身后还跟着数百名兵卒,男兵居多,女兵也有。

    虽说女子整体素质比不上男性,但每个群体都有优劣,随同而来的女兵皆是佼佼者,体能耐力和意志格外坚定,疾行赶路也不见抱怨或者娇气,令人不由自主就忽略了她们的性别。

    别说李赟这个带兵之人,哪怕是其他男兵甚至是女兵自己,慢慢也忽略了这一点。

    “杀——”

    当一群饥饿的野狼冲进了慌乱无措的绵羊群里,那会是何等模样?

    青衣军见逃无可逃,只能硬着头皮去迎战,只是他们哪里能打得过气势如虹的敌人?

    一个照面便溃不成军,姜芃姬又喊了一声,“降者不杀,不降者杀无赦!”

    发现李赟带兵过来的时候,姜芃姬便知道自己已经占领了奉邑郡全郡,但除了象阳县之外,其他三县已经被青衣军啃噬得差不多了,百姓纷纷背井离乡,这意味着姜芃姬在重建三县的时候将无人可用,与其杀光了眼前的青衣军,还不如将他们留作徭役苦力,好歹也是劳动力。

    为了活命,青衣军纷纷缴械投降,那些不肯投降的则被当场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