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官让被她撇在角平县,如今做什么都是她说了算。

    一声令下,大白撒开了腿,一马当先跑得飞快。

    茂林县的青衣军被打得士气全无,狼狈逃窜,溃不成军,他们逃了一段距离之后几个头目开始整合人手,移动速度自然缓慢。等他们堪堪整合大半残兵败将,便要面临新的大难。

    某个小头目呸的一声唾了一口唾沫,晦气地道,“什么象阳县城内兵力空虚,踏娘的,这像是兵力空虚的样子么?简直比肉骨头还难啃,不仅难啃还崩牙……这次是亏大了?!?br />
    身边的同伙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抹了一把脸,恶狠狠地道,“这个仇,今天记住了,以后一定要让象阳县那伙人付出代价!让俺们兄弟吃了这么大的亏,说什么也不能轻易算了?!?br />
    也有人颓然地遥望远方,不知道在发什么神。

    远处,青衣军正三三两两地聚拢过来,一个一个含胸驼背、面色土灰,像是斗败的公鸡,身上看不出半点儿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令人瞧着心中十分不快,暗骂一群窝囊废。

    某些小头目对这些见风使舵的小卒十分不爽,不过是一次败仗而已,至于这样?

    他们不还活着?

    只要还活着,肯定有翻身算账的一天,这些没用的废物一看风头不好,跑得比谁都快。

    “现在现将人手整合起来,先回茂林县再做打算?!?br />
    本来是想过来占个大便宜的,谁知道便宜没有占成,反而被人家反杀回来,真是丢人。

    象阳县这块肥肉是没法觊觎了,如今还是先带人马回去,免得后方空虚太久被人趁虚而入。

    青衣军的头领这会儿才想起自家后院人手不足,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反正茂林县已经被剥削得干干净净,根本没有丝毫油水可捞,临近的青衣军甚至连看都不看一下,哪里会觊觎?

    不过,他们都忘了,其他青衣军的确是不会觊觎,但这不意味着姜芃姬不动心啊。

    如今,奉邑郡四县都在她手中。

    她现在可是名义上的象阳县县丞,实质上的奉邑郡郡守。

    不说东庆一国,哪怕是放眼其他国家,还有比她更加年轻的郡守?

    姜芃姬完全有信心,不出一年便能让整个奉邑郡再次焕发生机,重现繁荣景象。

    等奉邑郡安定下来,下一步便是整个丸州!

    聚拢而来的青衣军完全没有意识到?;诒平?,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腹中饥肠辘辘,手中的“武器”在逃跑的时候已经丢弃,又饿又累之下,不少人随便找了个地方睡觉。

    瞧着七倒八歪的青衣军,几个头目气得脸红脖子粗,恨不得给这些人一鞭子,将他们打醒。

    “象阳县那边竟然没有追兵赶来……”某个小头目惊讶地张口。

    另一人稍稍有些见识,回答道,“没有出城追击,多半是因为城内人手不够,牵住他们了?!?br />
    若非这个原因,依照象阳县方面如虹的气势,完全可以全歼青衣军。

    那个小头目道,“人手不够都这么难对付了,要是人手够还得了?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说不定他们只是觉得没有追的必要……哪怕人家城内人不够,你能攻得进去?”

    这个问题将同伴问得哑口无言,两人默默对视,皆露出无奈的眼神。

    敌人没有来追击,终究是一件好事情,青衣军有更多的时间整合人手。

    正当他们长舒一口气的时候,有眺望把风的青衣军连滚带爬地过来回禀。

    “报告将军,远处有敌人过来了?!?br />
    什么?敌人追过来了?

    青衣军一众大小头目纷纷骇然,其中一个黑脸壮汉抓着追问,“有敌人?多少人?”

    那个可怜巴巴的青衣军结结巴巴地道,“敌人行军速度极快,人数、人数无法确定?!?br />
    “废物,要你的眼睛何用!”黑脸壮汉生气地抓紧了那人的衣领,将他高举之后重重丢掷在地上,那个青衣军在泥地里滚了两圈,摔得头昏眼花、眼冒金星,“待洒家去看看?!?br />
    黑脸青衣军哼了一声,大步流星去眺望之处查看敌情。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果然如那个青衣军所言,这一支敌人行军速度极快,距离他们不过数百米,身后还扬起了浓郁的灰尘,好似有马蹄铮铮,根本无法确定追杀来的追兵的规模。

    不过,光是从扬起的灰尘中跑出来的敌军便有数百人,追兵规模至少也有三千!

    人家是三千打了胜仗的人马,雄赳赳、气昂昂,己方虽然还有近四千人,但人员疲累、战役全无,两者若是对上了,他们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只能再次体会溃败如山倒的滋味。

    当下,这些小头目也忍不住生出了退让之意,想着尽快逃命要紧。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至于地上这些青衣军,他们死活与自己有何关系?

    另一处,姜芃姬正领着五百人冲杀在前,其余三百人则从扬起的灰尘中分批出来,借此营造成大规模部队追击的假象,实际上么……她只是让几个兵卒砍了几个棵树,然后拖着树枝在地上来回地跑,扬起浓郁的灰尘。

    这个计谋破绽不小,但能虎骗青衣军一会儿。

    直播间观众见她如此奸诈,纷纷吐槽她。

    【大哥卖草鞋】:话说,主播你用这个计谋骗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张飞大大的心情?

    【二哥舞大刀】:唉,张飞大佬难得聪明一回,办法还被主播剽窃了,心塞塞。

    当然,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个计谋,而在于“欺骗”。

    只要将他们骗住了,依照他们刚吃了败仗的颓废心理,再战的可能性极小,哪怕动手了,战斗力也不够看。姜芃姬完全有信心领着七八百人将三四千青衣军围剿殆??!

    “追兵来了,大家快起来!”

    “追兵杀来了,快逃??!”

    高喝响起,不少青衣军从睡梦中醒来,耳朵听到有追兵,身体已经先思维一步做出了反应。

    逃!

    逃得越远越好!

    大部分青衣军都在盲目奔逃,可想而知姜芃姬遇到的阻力有多么小。

    大白兴奋地加快了跑速,青衣军只是疲乏战败之军,哪里能快得动过它?

    一些青衣军见自己逃不了了,干脆转身想要背水一战,哪里知道他们根本没能近身,大白高高扬起前蹄,赏了他们一马蹄,正中胸口,只听骨裂之声响起,纷纷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呼吸衰弱。

    姜芃姬挥舞着手中的锋锐长枪,招式十分朴实,一招一式,必然收割人命。

    大白所过之处,一人一马配合默契。

    姜芃姬马上杀人,大白冲撞开路,顺便用蹄子踹个两脚,愣是杀出了一条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