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是不是要爆炸,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且将视线调转回象阳县,此时西门和北门的青衣军已经被尽数打退,死的死、伤的伤,不少青衣军见大势已去,更是慌不择路,撒腿就跑,丢下身后数千具尸体。

    看着一地的狼藉,风瑾面色沉着地抬手抹了一把脸,将脸上的血液擦拭干净。

    他哑着声音问兵卒,“南门情况如何?”

    天边渐渐由黑色变成了青白色,朝阳自地平线升起,驱散了黑夜。

    瞧这个天色,南门那边应该已经打起来了才对,只是不知道战况如何。

    兵卒喘息厉害,呼吸粗重,那人道,“南门战事胶着,罗将军正在带人抵抗?!?br />
    风瑾颇有些可惜地看一眼被青砖堵上的城门,若是身边人手足够,哪里需要将城门堵上?

    若是不将城门堵上,派遣一支机动性强的队伍在后方骚扰青衣军,击打他们士气,最后也不至于双方鏖战这么久,城墙防线险些就被青衣军突破了,这令风瑾颇为懊恼。

    他扫了一眼众人,道,“伤员全都歇息一下,除了守备城门的,其余人皆与瑾一道出城?!?br />
    堵了西门和北门,他们还能从东门出去,迂回包抄南门青衣军的后方,骚扰他们。

    只需要南门城坚,青衣军久攻不下,后方又被多次骚扰,士气定会一泄如虹。

    有个兵卒满身是血,瞧着好似血人一般恐怖狼狈,他出声阻拦风瑾。

    “先生万万不可,只需告诉俺们怎么做就行了,何必出城冒险?!?br />
    风瑾断然道,“瑾并非手无缚鸡之力,自保尚且足矣。诸位将士,无需多言?!?br />
    兵卒身强体壮,军营高强度的训练不是摆着看的,鏖战一宿还有精力,但风瑾却是生活精致的世家贵子,身子骨比普通人好,但相较于这些粗糙的大老爷们儿来说,还是弱了很多。

    如今,连他都能咬着牙说继续再战,其他兵卒自然是士气高昂,战意滚滚。

    南门的情况倒是比风瑾这边好一些,相对来说,守得轻松一些。

    尽管南门的青衣军人数比北门和西门多,但架不住他们的攻城器械没有那么丰厚。

    没有充足的攻城器械,强行攻城的损耗可是相当可怕的。

    罗越又是老练之人,防守得密不透风,愣是让底下的青衣军寸步难行。

    纵然如此,城墙上的兵卒也是累得够呛,总有兵卒不慎被流矢射中,运气好一些只是受个轻伤,运气差一些便命丧黄泉,只是如今无人有时间去哀悼,唯有打起精神应付敌人。

    正如姜芃姬所说的,战场之上只有活人和死人,并没有男女之分,看着兵卒默契配合,罗越心中略有感慨,渐渐认同自家主公组建的女营。

    若是让所有女性待在后方相夫教子,的的确确是浪费了近一半的人力资源。

    她们经历严格训练之后,提着武器一样能上阵杀敌,表现不比男兵差。

    如今这个世道,妇孺被视为弱势群体,需要人守护,但大部分男子连自身都?;げ涣?,如何能?;に??哪怕罗越的观念让他觉得女性不该上战场,但理智告诉他,这种做法没有错。

    别人?;げ涣怂?,还不许她们努力去?;ぷ约??

    一万兵马守一个象阳县绰绰有余,但再加上成安县、茂林县和角平县呢?

    想要依靠一万兵力守住一个郡县,几乎是天方夜谭。

    可以预料,等攻下其他三县,扩兵势在必行,但北方经历了一系列的天灾和**,青壮男子流失巨大,到时候也不知道能招募到多少兵卒,若是增添女兵,的确能大大缓解军营压力。

    脑中想着这些,罗越继续镇定自若地指挥。

    本以为还有好一阵子胶着,哪知青衣军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原本还算有序的进攻瞬间乱成一团。罗越借着城墙高度,能远远看到那边的动静,他的眸子亮了亮,心中闪过狂喜。

    “将士们,西北两门的青衣军已经被尽数斩杀!”

    他振臂一呼,兵卒像是打了一剂强心剂,原本略显疲乏的脸上闪过欣喜之色。

    西北两门已经赢了?

    众人都知道象阳县腹背受敌,南门兵卒抵御青衣军的同时,生怕后方被敌军攻破。

    如今,罗越告诉他们后方已经安全,他们只需要将前方的敌人打退,怎么能不激动?

    己方军队士气一再高涨,青衣军则不?;?,风瑾领着兵卒御马冲锋,迂回骚扰。

    城门固若金汤,青衣军久攻不下,后方又有骑兵在骚扰,几次之后青衣军的气势已经一落千丈,根本无心打仗,溃败之势无可挽回。哪怕他们头目再怎么呼喊,青衣军依旧四散奔逃。

    城下攻击越来越经弱,根本无法对县城大门造成威胁。

    风瑾本想带兵去追,不过想到象阳县城目前的守备力量,只能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

    罗越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对着风瑾作揖道,“多谢先生赶来驰援?!?br />
    南门的战斗也就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但西北两门的战斗却是从四更天就开始,还是夜间作战,精力消耗极大??捶玷飧鲅?,应该是那边战斗刚结束就带人驰援南门了。

    若非如此,纵然罗越有信心守住南门,但整体上也要消耗极多的守城器械。

    风瑾耗费喘匀气息,抬手虚扶罗越,道,“罗教头无需感谢,这本是瑾应该做的?!?br />
    罗越眼神愤恨地看着青衣军四散奔逃的方向,恶狠狠地道,“可惜让他们逃了?!?br />
    一般来讲,败方溃逃、毫无战意的时候,正是胜利一方扩大战果的良机。

    如今眼睁睁看着青衣军剩余残部离开,罗越心里自然不好受。

    风瑾道,“无妨,这一笔债总有一日要算回来的?!?br />
    殊不知,他们口中“幸运逃脱”的青衣军十分不幸运。

    姜芃姬带着八百精锐一路疾行,正好碰上溃散奔逃而走失的青衣军,抓了两个回来审问,得知茂林县青衣军残余部队奔逃的大方向,她振臂一呼道,“众将士听令,随我一道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