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老人跪下,身后的百余百姓也哀求着跪地。

    他们一个一个面黄肌瘦,肌肤透着不健康的颜色,似乎多说两个字都能晕厥过去。

    直播间的观众看了于心不忍,忍不住发弹幕建议姜芃姬别作秀了,快点接纳这些百姓。

    【一百月票】:主播,他们瞧着真可怜。你之前不也说乱世百姓,身如浮萍么?他们都这么哀求你了,你就接纳他们吧。反正这也是你的计划之一,让他们跪着多不好。

    【加更一章】:啧,所以我说主播心真脏,明明是她觊觎角平县,暗地里让人指使百姓杀了留守的青衣军,跪着求她收下角平县……啧啧,什么好事都让她占了,有没有天理?

    【五一到五七】: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以前看的电视剧。情况雷同,难民跪求主角。那会儿觉得有些可笑,毕竟群众演员演得不像,难民们不像是难民,也不像是哀求,更像是看主角的猴戏,让人觉得尴尬。现在看着这个画面,讲真,我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平复一下心情。

    【七天双倍】:你们想多了,主播是那种喜欢拿乔的人?

    事实证明姜芃姬还真不是,至少她不会让这些百姓真的跪在地上磕破脑袋。

    “你们都起来说话,有什么冤屈尽管说,我柳羲能帮大家伙解决的,一定不会推辞?!苯M姬翻身下马,将跪在前头的几个人扶起来,“如今更深露重,地上湿气重,全都起来说话?!?br />
    那位领头的老人颇有情商,自然不会跪在地上说什么“您不听俺们讲完,俺们就不起来”之类的话,这不是求饶,这是另类的要挟了。所以姜芃姬扶他的时候,他就顺势起来了。

    这位老人在角平县颇有威望,其他百姓见他起来了,纷纷互相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老人又作了一揖,道,“柳县丞整装兵马,这是预备去哪里?”

    姜芃姬道,“听闻成安、角平以及茂林三县有青衣军匪患成灾,百姓民不聊生,故而过来清缴。成安县内的青衣军已经被尽数绞杀,本想安心整顿,前不久却听闻角平县内的青衣军点了兵马,倾巢而出,不知有何目的。所以,我这才带了一些兵马想要过来探一探虚实?!?br />
    老人心中一喜,热泪盈眶,激动地道,“那可真是赶巧了。柳县丞有所不知,青衣匪徒的确离开了角平县,仅留千余驻守县城。老朽听闻柳县丞高仁大义,带着乡亲们除了青衣恶匪,正要赶往成安县寻找柳县丞。那些恶匪若知道这些,恐怕不会放过全城的百姓啊?!?br />
    姜芃姬似乎这会儿才明白过来。

    “莫非老人家是为了这事儿才请求我?”姜芃姬问。

    老人抬手擦了擦眼角的热泪,道,“正是如此……只希望柳县丞大仁大义,能庇佑角平县无辜百姓一二,令他们不受青衣恶匪的刁难和磋磨。若县丞答应,老朽纵然是死也能瞑目了?!?br />
    姜芃姬面色犹豫,老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没多久她的眼神变得坚定无比。

    “既然乡亲厚爱,羲又岂敢辜负?”姜芃姬道。

    老人听到这个好消息,顿时长松一口气,苍白的脸多了几分红晕。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围观自家主公这番完美作态,纵然是亓官让这般不要脸的人,暗地里也为她害臊。

    主公如此不要脸,他可以安心了。

    事实上,老人不是没有怀疑过姜芃姬的身份,但她一身仪态清高矜贵,面容更是俊雅正直,身后兵马强健而有力,兵卒所穿衣物干净整齐,周身要害覆盖皮甲,身上携带武器更是精良。

    这老人也不是没见识的,光看这个阵仗就相信了八成。

    他又以言谈试探了姜芃姬对角平县的态度,见她是真心怜悯百姓疾苦,对各种赈灾救民的手段侃侃而谈,想来顶尖世家之子,水平也就她这般了,老人根本挑不出错来,越谈越满意。

    老先生是角平县少有的知识文化分子,好为人师。

    一些家境不好的孩子找他求学,他也会酌情减免或者免除对方的束脩,心地极好。

    他认可姜芃姬就是传说中能创造奇迹、爱民如子的年轻柳县丞,其他百姓也心宽地相信了。

    将人引到了城内,看着向他们敞开的角平县城门,亓官让动手用羽扇扇风。

    主公太能干,总感觉身为谋士的自己有种面临下岗失业的窘境。

    一路迎到角平县县府。

    这里已经被百姓占领了,青衣军也是抓得住,杀得杀。

    姜芃姬坦然地坐在上首。

    角平县的平天将军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前脚刚离开半天,老巢已经易主了。

    外头,晨光微醺。

    至此,奉邑郡四县,已经有三县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

    茂林县那边,估计也快了。

    李赟和徐轲几人还真是没有辜负姜芃姬的厚望,趁夜奇袭茂林县,攻破城门。

    茂林县的防守比角平县还要孱弱不堪,城门之上的守卫小猫三两只。

    李赟在城下弯弓搭箭,直接将城墙上的守卫射了个对穿。

    开门红,士气大振。

    相较之下,茂林县方面甚至连像样的攻击都没能组建起来,抵抗强度更是孱弱渺小。

    战局势如破竹。

    利用云梯登上城墙,李赟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银枪所过之处,敌军横尸当场。

    徐轲深谙打击地方士气的办法,或者说他跟姜芃姬混久了也变得不要脸了,令兵卒一面强攻,一面高声呼喊“青衣军气数将近,全军溃败逃窜”之类的话。

    期间,陆陆续续有增兵赶来,然而面对强横的攻城冲车、改良弩以及床弩这些大家伙,青衣军冲了一批死一批,加上兵卒高呼的那些话,令青衣军士气跌到了谷底,再无再战之心。

    青衣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失去了主心骨,士气又低落,茂林县内青衣军人数又少得可怜,整体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更是可怜巴巴的。不过是大半天的时间,他们已经占领了整个茂林县。

    相较于象阳县那边的?;?,角平县和茂林县的偷袭攻城战搞得像是小游戏。

    不知风瑾得知这个消息,会不会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