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青衣军都是在睡梦之中被砍死或者锤死,有些还算幸运没被打死,只是被人用绳子捆绑起来,嘴里塞了东西,免得他们发出声音将其他入睡的青衣军喊醒。

    一开始,这些百姓还是惶惶不安的,唯有跟相熟的人一起行动,这才有几分胆子。

    可是,一次两次之后,看着曾经欺压自己的畜生没了生气,内心那点儿恐惧随之消散。

    正如他们所见,青衣军的人也不是铜皮铁骨的,被砍了脑袋一样会死。

    这场“造反阴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天边沉重的夜幕渐渐淡去,多了几丝青白。

    姜芃姬双手环胸,坐在草丛,腰杆子挺得笔直,脑袋微垂,双眼闭合。

    别人以为她在闭眼小憩,实际上她在睡觉。

    是的,她在睡觉。

    亓官让一脸神奇地看着自家主公,她维持这个睡姿一个多时辰了!

    “惊讶什么?”姜芃姬倏地张眼睛,一脸平淡地道,“作为一名合格的将士,本身就该养成这样的习惯,不管是在什么环境之中都能快速入眠,养精蓄锐……大惊小怪?!?br />
    说醒就醒,说睡就睡。

    姜芃姬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眉梢轻蹙,“角平县内还是没有动静?”

    亓官让道,“已经派遣斥候前去探听消息,估摸着快回来了?!?br />
    这时候,姜芃姬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墙,上面本该立着的守卫已经不见了。

    她道,“应该已经差不多了……演戏演全套,我们先后撤一段距离再过来?!?br />
    亓官让表情一怔。

    姜芃姬理所应当地道,“不然人家一出城就看到我们一群人在这里摩拳擦掌,里面的猫腻不就让人知道了?他们是献城的,我们是‘被动’接手的。角平县不是我们谋夺过来的,懂?”

    抢夺过来的,旁人上赶着送来的,两者听起来意义不一样好么。

    亓官让险些岔了气,他怎么不知道自家主公也有如此无耻的一面?

    想到什么,亓官让道,“若是如此,倒是没机会让主公一展身手了?!?br />
    兵不血刃拿下角平县,还是别人上赶着塞过来的,姜芃姬自然不用冲锋陷阵。

    她道,“瞧你说的,好似我多么血腥噬战一样。战争是会死人的,哪怕是压倒性的胜利,难保不会有人因此受伤死亡。能和平拿下角平县,再好不过。打什么打,有伤天和?!?br />
    姜芃姬说得义正言辞,不仅亓官让觉得她无耻,熬夜看直播的观众更是各种嘲讽。

    【圆通速递】:呵呵,年度最大的笑话——主播是和平主义者。

    【中通速递】:我觉得主播这话没毛病,敌人的性命不是命,自家人的性命就不一样了。

    【申通速递】:唉,主播恐怕是忘了她之前有多么想要上战场厮杀,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怨念。现在可倒好,一扭头说自己是和平主义者,不觉得脸很肿么?

    事实上,姜芃姬的确是“和平主义者”,只是她的和平是以杀止杀。

    杀的是敌人,敌人死多少她都不在意,而己方不必要的损伤能免则免。

    亓官让还未开口,姜芃姬道,“按照时间和路程算,我们接管角平县之后,若是一路疾行抄近路,还能赶回象阳县,抄了青衣军的大后方……我担心象阳县那边守不住……”

    兵不血刃收了角平县,姜芃姬这里的兵力损耗几乎为零。

    和平收拢最大的好处在于不用耗费时间安抚民心,她甚至可以临时征召一批人帮忙守住角平县,她能带着一千兵力驰援象阳县,这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快捷的办法。

    亓官让蹙眉,问道,“这怎么会?四千兵力的确吃紧,但怀瑜和罗越教头都不是善茬,城内守备完善,青衣军这些乌合之众想要从他们手中拿下象阳,几乎不可能……”

    “你也说了是几乎,而不是‘绝对’?!苯M姬沉着脸色道,“文证可还记得,我当年离开河间,跟随父亲前往上京城那会儿的事情。我为何会将部曲交给你帮忙照料?”

    亓官让不明白,仔细追溯那时的记忆,倏地想到什么,脸色稍变。

    “主公您的意思是……踏雪娘子……”亓官让错愕。

    当年,姜芃姬深夜潜入魏渊府邸,将部曲琐事交托给亓官让,言辞之间暗示她身边有龌蹉。

    那时候,亓官让还不知道这人是谁,直到她将寻梅留下,带走了踏雪。

    依照他对姜芃姬的了解,越是危险的东西她越喜欢放在眼皮底下盯着。

    后来,徐轲娶了寻梅,亓官让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主公当真糊涂,既然确定这踏雪娘子有异样,为何不……”亓官让面露焦急之色。

    踏雪身份还未公开,若是她在象阳县城做了什么事情,还真是防不胜防。

    姜芃姬懒懒地抬了抬眼睛,道,“文证安心啦,我做事虽然冒险了点儿,但也不是随便胡来。踏雪有问题,并且是大问题。她背后不止一个主人,你懂么?这么多年,我查明了其中一个,但对另一个始终没有头绪。放在身边的麻烦,总比隐在暗处的算计要好?!?br />
    “可是,若是她趁着这次?;?,将青衣军大军放进城……”

    “她不会这么做?!苯M姬嗤笑一声,万分笃定地道,“在没有达成一定目标之前,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我的举措。也许,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我能在北方站稳脚跟?!?br />
    亓官让哑然,聪明的脑子感觉不够用了。

    蓦地,他有些烦躁道,“踏雪娘子不是老太爷给您准备的贴身侍女,怎么会让人钻了空子?”

    姜芃姬意味深长地道,“是啊,我父亲准备的人,只是架不住人家手长……”

    要是跟亓官让说寻梅也有问题,估计他得疯。

    自家父亲这是啥运气,安排的两个人都有问题,啧!

    正说着,角平县紧闭的城门打开,一伙百余人规模的百姓在破晓之前摸出了城。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两方人马在半路碰上了。

    百姓战战兢兢,姜芃姬肃了肃容,沉声报出来历。

    “我乃象阳县县丞柳羲,你们是谁,来自何方?”

    柳羲?

    象阳县县丞?

    百姓们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此时,一位颇为年长的领头老人缓步出列,作揖道,“老朽等人乃是角平县的百姓?!?br />
    “角平县的百姓?你们怎么在这里?”

    老人倏地伏地,哭泣着道,“恳请县丞救救角平县百姓吧,若县丞不肯答应,整座城的百姓都将被青衣畜生杀光了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