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卒将一个话唠又热心的年轻人演绎得活灵活现,一边热心地关心这一家子人,一边大吐苦水,说自己去象阳之前的日子如何如何苦,去了哪里之后日子过得如何如何好。

    也是,要是这日子过得不好,怎么有钱穿上好几百文的羊毛衣裳?

    絮絮叨叨了两句,兵卒又状似不经意地说道,“对了大兄弟,小弟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跟你们讲讲经验。要是预备去象阳,小弟倒是建议你们先去成安县……那地方近一些?!?br />
    成安县?

    壮年男子已经完全卸下了心防,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更多外界的消息。

    他蹙着眉头,面色狐疑地道,“听说成安县那地方已经空成鬼了,那里的青衣畜生比这里的更加不是人。要是俺们一家子去了那块地方,这跟找阎罗王投胎有什么不同?”

    兵卒也是怔了一下,旋即嘿呦一声,用手拍了额头,一脸尴尬地憨笑着。

    “瞧俺这个记性,忘了跟你们说了,成安县那边的畜生已经被收拾啦?!北溲沟蜕?,话语中带着几缕兴奋,“收拾这些畜生的人,正是象阳县那位!可厉害了,半天就打下来了!”

    几个男人听了,眼睛都亮了好几度,激动地捏紧了兵卒的手。

    “真的?”

    兵卒重重点头,道,“真真儿的,这还能有假?象阳县那块地方,户籍不好弄,那些个新建的房子屋子,抢破头皮都抢不到。大兄弟几个先去成安县等着……你们想想象阳县以前是个什么模样,一样被青衣畜生占领过,如今弄得跟人间仙境似的,可漂亮了……”

    壮年男子循着兵卒的诱导,追问道,“你说成安那块地方,以后会和象阳一样好?”

    兵卒肯定地点头,“这是自然的,听说那位象阳县丞可缺人了,俺打算将老娘安顿好了,以后在那边谋个好差事。去年,俺是没赶上好时候,去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建得差不多了。听说那些一家子勤奋的,赚来的钱都能买上一间屋子了,一家子吃喝不愁……”

    夸奖象阳县,兵卒可以说上几个时辰不带停,不过如今不是唠嗑炫耀的时候。

    兵卒说得眉飞色舞,好似那个象阳县当真是人间仙境。

    当然,对于这些被战乱和贫困折磨的百姓来说,那已经不只是人间仙境那么简单了。

    兵卒说了一大堆话,又颇为可惜地喃喃道,“可惜也不知道象阳县丞什么时候来俺们这里……要是来了这里,说不定俺就不用将老娘接走了……唉……瞧俺这张嘴,一说起话来就没个停,大兄弟千万别笑话俺。时间也不早了,俺也要趁着天黑去将俺娘接走……”

    兵卒的“无心之语”,恰恰击中几个壮年男子的内心。

    若非真的活不下去了,谁也不想离开故土,更别说离开的代价是清空一家子的积蓄。

    如今有一个大好机会摆在他们的面前,若是能把握住,以后的日子可就发达了。

    几人脑海中浮现以前听过的象阳县传闻,心脏不争气地噗通直跳。

    他们兄弟几个对视一眼,纷纷看到彼此眼中的决心。

    “大哥,你们觉得怎么样?要不要干一把?”

    “俺是想做……爹娘年纪大,媳妇刚生完娃,娃又小……哪里经得起折腾?不如干一把,将那些畜生全部抓了,再让人去成安那边请那几位大人过来……不然的话,这日子怎么过?”

    第三人也是同意,只是其中某个妇女抱着熟睡的孩子,面色担忧。

    “可是……要是那些青衣畜生打回来了怎么办?”

    兵卒心中一个咯噔,暗道这个女人要坏事。

    他一副好似刚刚明白过来的表情,讪讪笑着道,“嫂子说得对,你们几个还是别冒险了。自个儿能逃就逃,俺们又不是圣人,管得住自个儿就行。俺看大爷大妈年纪也不小了,大兄弟几个找些帮手,将城门那些畜生打了,能逃就快点逃走。这地方水深,不好淌?!?br />
    几个男人脸上露出犹豫挣扎之色,兵卒心中一哂,添了一把火。

    “大兄弟几个倒是提醒俺了……”

    壮年男人问,“提醒什么了?”

    兵卒理所当然地道,“献城啊。要是俺去说动乡亲们,这事儿要是成了,可不是大功一件?”

    这话一说,三个男人的脸色倏地变了一下,心中的贪婪稳稳占了上风。

    对啊,他们要是将角平县献了出去,到时候可是有大功劳的!

    怎么一时半会儿就想不到呢?

    差点儿被自家娘们儿给耽误了,平白将这么好的事给推出去。

    想到这里,他狠狠瞪了一眼说话的那个妇女,将对方吓得缩了缩脖子。

    生怕这件功劳被兵卒抢走,三个男人先是一脸为难地说自己有东西落在家里了,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年长的两个兄弟走了,留下来最小的老三拖住兵卒。

    兵卒暗中长舒一口气。

    这年头,想要糊弄人也不容易啊。

    自家亓官先生说了,若是破晓时分城里还没有动静,外面的精锐就要强攻角平县。

    如今这个夜色,要是动作快一些的话,应该是能赶上的。

    看着这一家子折返回去,躲在暗中的兵卒蹙了蹙眉头,暗暗庆幸自己运气好。

    瞧着那个绊住他的大兄弟,兵卒心中一哂,装傻充愣,扮演一个热情又缺心眼的二愣子。

    城外,姜芃姬困倦地打了个哈气。

    亓官让抬头看了一眼月色,心中有些拿捏不定。

    仅凭一个兵卒,真的可以策反城内的百姓?

    “如果角平县兵力充足,这些被压迫威胁惯了的百姓,八成是没这个胆子去‘造反’的。不过谁让城里的青衣军仅有千余人,正处众人困倦入眠的时候?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br />
    说话的功夫,角平县内正酝酿着一场“阴谋”!

    被压迫的百姓三五成群,手里拿着自家做菜的菜刀、砍柴的柴刀、挑柴的扁担、洗衣裳的棒槌……能拿什么拿什么,疯了一般扑向自己知道的青衣军地盘。

    看守的青衣军多半已经昏昏欲睡,有些直接入梦找了周公。

    当百姓冲进来的时候,他们几乎没动静,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捶打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