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让一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娘们儿守城门,上面的脑子有问题了吧?”

    南门,守城门的兵卒打了个哈气,眼角挤出两滴生理性的泪水,慵懒地抱怨。

    与他一道巡逻的同伴压低声音道,“别瞎胡说,那些个小娘子可惹不得?!?br />
    “怎么了?”兵卒慵懒地抬了抬右眼皮,不屑地道,“老子以前可是干土匪的,现在虽然从了良,但也不是没尝过女人滋味的。碰见什么事情只会喊只会叫,力气小得跟猫儿……”

    兵卒从良之前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倒不是生性就那么坏,只是生活逼迫太狠,跟着村里的青年一样,不得不落草为寇,不然就活不下去了,像他一样被招安从良的土匪,多得是。

    如今当了好人不犯事了,但不意味着以前的一切就能一笔勾销,也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同伴低头想了想道,“其他小娘子是这样,不过这些个……最好别这么说……”

    见同伴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兵卒惊奇了,好奇地追问。

    “这些小娘子有啥特别的?”

    同伴想了想,说道,“总之跟那些只会哭闹、拖后腿的不一样,人家手里拿着的长枪可不是摆着看的,全都是用来杀人的,手上也有些功夫??上?,听说上头有律令,这些女兵得二十四岁之后才能退役,结婚生子,不然的话,真想让俺娘去提亲娶一个……”

    兵卒险些哑然失笑,“你木头可真是奇怪了,香软的小娘子不要,要母大虫?果然是年纪小,还不懂女人的滋味儿。等你年纪大了,见识得多了,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女人?!?br />
    同伴被调侃得面红耳赤,哪里不懂兵卒话中的内涵?

    不过,他依旧老老实实地摇头,压低声音,略带着些窘迫。

    “俺觉得母大虫挺好,凶就凶呗?!蓖槁韵跃执俚氐?,“不过,现在这世道不是不一样了么?听几个大哥说,北疆那些吃人畜生对东庆眼馋得很。你说啊,要是娶来的婆娘碰见那些畜生,只会哭只会叫的,最后还不得被人摁地上轮了?轮了还好,至少有条命,被吃了咋办?”

    兵卒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一茬。

    说话间,对面有两人队伍的女兵巡逻。

    “有什么异动?”对面问。

    兵卒回道,“一切正常?!?br />
    两方交接,继续巡逻。

    瞧着那俩女兵离开,兵卒嘀咕,“倒是像模像样的?!?br />
    此时,西门和北门的战斗正进入白热化状态。

    乱石耗尽,一块块青砖迎着青衣军的面,一砖头将其拍下去。

    等多余的青砖也被耗尽了,城下已经堆了尸山血海。

    两方人马已经杀红了眼睛,越来越多的青衣军爬上了城墙,更多的青衣军则长眠城下。

    城上的兵卒以血肉之躯捍卫城墙领地,寸土必争,杀戮之声响彻云霄。

    今夜,注定是个血腥之夜,无人能安眠。

    值得庆幸的是,之前的攻防血战消耗了绝大部分的青衣军主力,最后能堪堪爬上城墙的青衣军不过六七百人,在风瑾井然有序的指挥下,利用仅有的一些守城器械顽固防守。

    或进或退,利用城墙的地理优势,慢慢消磨着青衣军的兵力……

    要说守城器械,象阳县根本不缺,奈何双线作战,另一处也得分一半器械过去。

    风瑾的精神始终绷紧了,哪怕他站在后方指挥,依旧有青衣军冲到了他的面前,鲜血染红了宽袖大氅,偶尔有残肢断骸或者陌生人的头颅滚到他脚边,整个城墙几乎没有一处干净。

    天刚破晓,鸦青色的天空带着几颗稀疏的星辰,橘黄色的朝阳洒落人间,冲破了夜幕。

    西门和北门的杀喊声渐渐小了下来。

    平天将军甚至连城墙楼梯都没迈下去,被人用长枪胡乱扎死,楼梯上躺满了尸体。

    绝大部分都是敌人的,偶尔也有自己的同伴。

    此时,南门的战争才刚刚打响。

    茂林县的青衣军也是来势汹汹,不过他们并没有深夜偷袭,而是选择在黑夜即将破晓的这段时间发起了强攻,所带青衣军兵力比西门那边还要多了两千。

    因为城门兵卒早已经有了准备,第一波偷袭在木盾的抵挡下并没有造成伤亡。

    罗越作为禁军头领,本身有过硬的本事,指挥一场守城之战而已,还不至于让他手忙脚乱。

    与风瑾缜密的布置不同,罗越的指挥更加偏向刚硬。

    如果说风瑾是一张看似柔软,但细密得不留一丝缝隙的网,罗越便是一张厚重坚强的盾。

    前者更加细腻,后者更加沉稳。

    姜芃姬拉走了大部分的精锐,可女营只带走了五六百人,留守下来的女兵人数几乎是象阳县守备的四分之一。罗越听他们说女营的实力还可以,但没有亲眼见证,始终有些惴惴。

    不过,现实远比罗越想象中要好得多。

    本以为她们没有见过血腥,面对这样的大阵仗有可能慌乱失措或者惊恐尖叫,结果并没有。

    他暗暗感慨姜弄琴以及自家主公会训练人,印象中只会哭哭啼啼的女兵竟也有不输男儿的勇气,改良弩同样使得有模有样,射击准头半点儿不弱。

    也是,在生死关头,谁会在乎性别?

    女兵和男兵配合着给床弩上弦,对着进攻而来的敌军射击,举盾的兵卒挡下城下射来的一波又一波箭雨。不过总有流矢越过了木盾伤了人,扎进肉里,虽然不致命,但伤势也不轻。

    这种时候,自然没有人能将伤患带下去医治。

    只能用蛮力将箭镞拔下来,然后用身上撕下的布条现将伤口包扎紧,以免伤口流血过多。

    相较于西门和北门,南门的守城物资比较充足,弩床将敌军阻拦在五百步开外。

    青衣军试图顶着盾牌靠近南门城墙,但床弩的穿透力远远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可怕。

    不过床弩威力虽然大,但城墙上只有三十多架,根本不可能将所有青衣军都拦住。

    终于,他们丢下了数百具尸体,终于靠近床弩射击的盲区。

    “娘的……可算知道那些牲口为啥不啃这块铁乌龟了,咬一口都崩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