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这阵子一直借住在县府,姜芃姬原本是想给她安排一间二进的宅子,不过她觉得无功不受禄,等她在县府积满一定资历之后再拿奖励,免得人心不服,饱受旁人诟病。

    姜芃姬知道上官婉的倔强,对此也没有太过坚持。

    她住在县府也好,至少没人敢无视上官婉,政务厅那些女郎更不敢轻蔑怠慢她。

    靠着底蕴,政务厅的工作她上手得很快,那些女郎也渐渐对她佩服,承认她这个上司。

    因为大军出征带走不少人才,政务厅的压力陡然增加,上官婉忙到四更天才堪堪忙完。

    以冰冷的井水靧面,洗去困意,整个人勉强清醒了两分。

    青衣军大肆进攻,兵卒在城外御敌,上官婉担心万分却也帮不上多少忙,只能做好手头的工作,尽量减轻政务。她预备回房间小憩一会儿,一边走一边用拳头轻轻捶打脖颈酸胀之处。

    走到半路,她眼尖地看到走廊快速飘过一阵黑影,一颗心陡然提了起来。

    “谁在那里!”上官婉暗中拔出腰间插着的短刀,警惕地望着那处。

    过了一会儿,那个黑影停下来,对着她道,“原来是上官娘子?!?br />
    这个声音……不是兰亭姐姐身边的侍女踏雪么?

    绷紧的神经松了下来,上官婉叹了一声道,“原来是踏雪姐姐啊,吓我一跳?!?br />
    她上前说道,“姐姐这是要起夜?怎么也不点着灯,要是没看清东西绊倒了,那就不好了?!?br />
    上官婉点开火折子,发现她手中还提着灯,便帮踏雪将灯点燃了。

    她就说么,半夜起床如厕,哪里会不点灯,八成是刚才夜风太大给吹灭了。

    “多谢上官娘子?!碧ぱ┪潞偷氐懒艘簧?,“上官娘子是刚从政务厅回来?”

    “对啊,政务厅的琐事太多了。不过想想外头兵荒马乱的,这些事情反而成了甜蜜的负担?!鄙瞎偻窀芯跽业搅巳碌淖约?,不管是政务厅的工作还是习武强身,都能让她充满动力元气。

    踏雪温和依旧,提着灯道,“外头夜色沉重,上官娘子快些回房休息吧,明儿个还忙呢?!?br />
    上官婉的房间距离这里很近,婉拒了踏雪试图将灯笼给她的举动,挥挥手,打着哈气回房。

    踏雪立在原地许久,直到上官婉拉开了门,点亮了房里的烛火,她才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她侧身背对上官婉房间,抬手拢在灯笼旁,对着里面的蜡烛轻轻一吹,熄灭了里面的火光。

    若是上官婉能看得仔细一些,神情在专注一些,估计能发现踏雪的异常。

    她外头罩着的衣裳明显宽大很多,看着有些不合身,里面的衣襟则是灰褐色的。

    悄悄出了县府,踏雪将外头罩着的衣裳脱下,露出一身灰褐色的裋褐。

    这是女兵营的统一装束。

    外裳被她叠起,放在巷内的某个角落。

    她怔在原地一会儿,视线遥望西门和北门,眼中闪过些许狠厉。

    良久之后,她的身形隐没在黑夜和阴影之中,所行方向却不是西门和北门,而是南门!

    此时,风瑾这边的战局已经进入杀红眼的状态。

    偶尔,不慎被一两个青衣军爬上城墙,兵卒们也会合力用重盾将其拍下去。

    城墙下已经堆积了好几堆尸体,青衣军踩着他们的尸体向上攀爬,距离城墙越来越近。

    下方,撞击城门的频率越来越快,每次撞击都要震落一层墙灰,坚固的城门已经爬开了数十道裂痕,眼瞧着就要被撞烂了。平天将军内心暗暗咬牙,这门难道是铜浇铁铸的不成?

    都已经烂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没有撞开?

    终于,当青衣军都要用尽气力了,不堪重负的城门终于报废。

    然而阻挡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一堵实实在在由青砖组成的厚重砖墙!

    城门后面可没有人阻拦,一群兵卒正在用青砖将门洞给堵上呢。

    “草了你的老娘!”平天将军看着这个现状,忍不住爆了粗口。

    城墙之上,风瑾令人将狼牙拍取来,打算给这些青衣军一点儿颜色瞧瞧。

    罗越已经赶往南门驻守,预计另一支青衣军也快赶到了。

    “上狼牙拍!”

    风瑾的声音已经沙哑了,哪怕他努力高声,在一片厮杀喊声之中也显得尤为虚弱。

    何为狼牙拍?

    长方形物件,稍稍有些扁状,面板上布满如狼牙般尖锐粗长的铁钉,四角带有环扣,用滑绳绞与滑车,钩在城上如果敌人意图攀附城墙进攻,可以用狼牙拍击打。

    一拍子扎下去,身上能多数十个血窟窿。

    守城器械还十分充裕,青衣军那边却已经流露颓败之势。

    特别是青衣军满心欢喜,耗费了老鼻子的力气撞破了城门,却发现城洞已经被人用无数码放整齐的青砖给堵住了,撞开它们,无异是要撞开一面城墙,那种心情简直操蛋。

    本以为很快就能突袭拿下,万万没想到对方准备如此充分,各种手段齐出,看得平天将军眼睛都直了,从来不知道守城还能弄出这么多玩意儿……如今进退两难。

    激战近两个时辰,青衣军方面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人手,城墙上偶尔才有兵卒不慎受伤。

    他们攻城只有云梯和弓箭,对方又是床弩、又是改良弩、又是木盾、又是火箭……

    这么能耐,怎么窝在小小的象阳县城?

    踏马直接上天不好?

    平天将军几乎要气吐血,心情犹如日了无数头母猪。

    本以为自己是过来日天日地的,没想到最后操不成反**翻。

    又过了一会儿,兵卒告诉风瑾乱石和滚木已经用尽了,箭囊箭矢的储备也不够用了。

    风瑾看着逐渐登墙……虽然被杀了下去,但人数明显增加的青衣军,风瑾咬牙说道。

    “将青砖搬上来!”

    乱石不够青砖凑,他就不信拍不退这群青衣军。

    “是!”

    另一处,南门。

    罗越匆匆赶至南门,发现这里并没有特殊情况,正好也轮到兵卒换班了。

    他仔细询问守备,一颗心始终不能平静。

    因为人手不够,南门守备有一半都是女兵营的。